有沒有可以完成的一天(?)

2010/06/07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一直在想BA(因為暑假),所以夢到BA的次數變多了,俺超高興///(臉紅)

雖然起來就忘了,但有時後仍會依稀記得一點,接著隨著刷牙洗臉準備出門等動作而將這些片段遺忘

遺忘歸遺忘,可能也是因為知道自己夢到了不錯的畫面(?),而開始幫那些片段妄想劇情ww

想著想著,想到被自己放置超久的某篇文Orz(抹臉)


都還沒有打完啊然後就想到最後面去了(喂)

於是變成阿爾哭哭XDD(靠)

其實當初有打算把這篇文章蹦出來變成暑假新刊

但有鑑於之前的慘況...(?),我不敢再挑戰一次暴肝生活了|||

若是10月還有機會的話,也許...(抹臉)






「因為是你,所以我才說的……原來你也跟其他人一樣,不肯接受嗎……」

充滿悲痛的眼神,那是亞瑟從未看過的,幾乎絕對不可能出現在對方身上的情感。
心好像被千劍穿過似的,痛苦不堪。
說不定自己受到的痛,是對方的好幾倍……明明受到衝擊的並不是自己。

接著,他看到最不可能發生的一幕。

「就連你,也要捨棄我而去嗎……就像那些人一樣……」

嘶啞的嗓音,那是阿爾弗雷德拼命擠出來的。
眼眶打轉的淚,那是阿爾弗雷德拼命想隱瞞卻藏不住的。

就在他聽到亞瑟的回應,並且思考停止的當下。
他以為亞瑟不一樣的,一直以來,從初次見面時開始。
沒想到……

他錯了嗎?
再次的,輸在普通人類的手上?






で……整體的片斷之一
我是阿米命,但也是亞瑟命,所以在亞瑟哭哭的同時也要在阿米痛一下這樣才平衡(咦)

學園生活固然歡樂,笨蛋情侶也是爆笑百出
但受限於阿米的身分,亞瑟其實想的比當事人還多吧
所以才會,慌亂之中說出最不能說的話

再想下去就真的想打了...絕對不想加入死線行列啊啊啊!!!(痛)

徽章的圖超難想...Q版很簡單但動作...
我一向就是動作苦手啊Orz(抹臉)

comment (0) @ APH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