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雨、失眠

2009/04/29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閱讀前注意事項:

1. CP為米/英,阿爾亞瑟的故事

2. 極短文,千字數出頭而已

3. 標題看起來很嚴肅又是個梗(?),其實內容再正常不過(茶)

4. 怨念累積破表的產物,需要一點紓發Orz

5. 也許日後會有附圖,到時再另外更新(?)


準備好的話,就請往下點吧XD


這裡的天氣多半是陰天常駐的,艷陽高照的下一刻立即轉換成傾盆大雨是常有的事,人們早就見怪不怪。
一夜未眠的他好不容易終於熬到天亮,幫自己泡了杯香氣滿溢的紅茶想要藉此振奮精神,打開晨間報紙,滿滿的大事小事,總算讓他的大腦稍微轉移了點注意力。

亞瑟很慶幸今天沒有任何公務跟會議要參加,可以讓沒睡好的他好好休息。

為什麼會睡不著?
他自己的內心也沒有解,昨天跟往常相同,並沒有任何變化,生活作息一切正常,但就是莫名的無法進入意識的深層帶,害他只能坐在床上看書看了一晚。

好累……是後遺症嗎?
頭好痛……

闔起尚未翻完的早報,即使沒有睡意,但慢慢侵蝕著自己的頭痛讓他知道還是該去床上小躺一會兒會比較好,不過卻來了位不速之客,是現在的他最不想見面的人。

「呦!亞瑟,你今天有空嗎?不可以說沒空喔,我都打聽好了你今天很閒,所以陪我出去吧!」

陽光又閃亮的英雄式笑容出現在亞瑟的面前,後者微皺眉頭,為什麼在這種時候來了個麻煩的傢伙。
不過把人擋在門外實在有些失禮,縱使現在不想見到這個大麻煩,可是骨子裡的良好禮儀卻不准他這麼做,低著頭,嘆了口氣。

「先進來吧再說吧,外面在下雨不是?」即使雨不大,但下雨是事實。

隨手揮去外套上的水漬,阿爾弗雷德一臉不在乎,這種小雨對他才沒有什麼影響呢。
跟著家中主人後頭,很順手的將門關好,忽然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喂,亞瑟。」

明明兩人只相差幾步距離,但被呼喚者卻沒有立即地做出反應,反倒是頓了一下才慢慢的轉身看著對方。

「幹嘛?」

也許是因為自己剛剛站的位置逆光,也許是因為剛剛亞瑟的頭低低的讓自己沒能看清楚他的表情,也許是因為自己自顧自的說話完全沒注意到他不像以往的會插話進來罵人。

總之,他剛才就是沒注意到,可是他現在看到了。
大步邁進,阿爾弗雷德很理所當然地把比他瘦小許多的亞瑟擁入懷中。

「哇靠!亞瑟,你是怎麼了?為什麼眼睛血絲這麼多?還一臉有氣無力的樣子?」

拖起對方的臉龐,阿爾弗雷德發現亞瑟不僅僅眼睛是紅的,下方是黑的,連帶氣色也整個傾向蒼白。

若是平常,對於這突然起來的擁抱亞瑟可能還會象徵性地掙扎一下,但現在的他完全沒有那種力氣,他只覺得他好像快昏倒了。

「沒啊……就只是昨天晚上莫名奇妙睡不著……」

「睡不著?你喝了咖啡了嗎?」

「誰像你一樣喜歡喝那又黑又苦的東西啊……」

將全部重量都倚靠在抱住自己的那個人身上,衣物加上人的體溫,讓亞瑟開始產生了睡意。
雖然不曉得亞瑟為什麼會有失眠症狀,但看到他都已經閉上眼睛了,阿爾弗雷德二話不說馬上將人打橫抱起往臥室走去。

「真是的……一定是公務一直壓啊壓的才會壓出問題,這個不會照顧自己的大笨蛋……」




【END】






【後續おまけ】


「嗯……」渾沌的意識漸漸變的清澈,雙眸睜開的瞬間是被一片鵝黃色的光壟罩著,那是他臥室的燈。

他……睡著了嗎?
而且還睡到晚上?

想要起身,卻發現棉被被某種物品壓住,動彈不得。

「阿爾……?」

自己的左手被對方握在手心裡,可能是太無聊所以也趴在床上睡著了吧。

「這個傢伙……難道一直看著我睡覺的樣子嗎……」

臉頰慢慢變熱,亞瑟心想還好阿爾沒醒,不然看到自己的樣子八成又會取笑一番

望著窗外,天色已經全黑,亞瑟略為失望地淺嘆口氣。

「我難得的放假啊,卻被一個失眠給搞砸了……」




【END】
comment (0) @ APH相關
<< 有沒有梯子可以讓我爬上去啊(默) | 04/21的短漫,只是很崩(完全沒修的亂撇)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