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系列」01.寄情

2010/08/27
新系列^q^...應該算
把之前的舊文再加以修改,因為想當不連貫的同主題(?)
所以決定重來ww

目前簡單設定如下:

→BA主、學園風格
→菊君是二次元MASTER,法叔很悲哀(何),小賽=學生會雜工
→全員出沒有,目前戲份多少不知道

額外設定:

→異族戀(啥鬼)
→HERO=非人類之吸血鬼末裔,眉毛是貨真價實的真人類XD
→吸血設定有,但其實都是親熱戲(不對)
→某些兩人之間的關係與本家不太相同,但基本是一樣的XDD(LOVER!!)


各篇時有連接,時不連接,可當單篇看即可
有LINK的會附加說明XDD


以下!!



01.寄情



如果可以重新來過,亞瑟•柯克蘭相信他一定會二話不說直接拔腿狂奔,什麼形象什麼冷靜什麼紳士通通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只要能夠逃離。
逃離那雙湛藍的天。
只可惜這已經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早在第一時間他就失去了機會。
最後等著他的,就只是緊緊的纏繞。

糾纏不清。

時間無法重新來過,這點是誰都知道的自然定律,所以亞瑟也沒辦法抱怨什麼,真的說要抱怨的話……他此時此刻只想叫坐在他對面的人閉嘴。

「阿爾弗雷德,你要工作就好好工作,可以不要邊改文件邊吃東西嗎?」他可沒忘記上次就是因為有人太過愚蠢,飲料蓋子沒蓋好結果不小心被當事人撞到,黑色液體灑了一桌還「順便」波及成堆的文件……

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心神去整理那些文件啊!!
媽的這個人根本不配當副會長!!

「啊?可是我肚子餓啊。」

說的有夠理直氣壯,雖然說肚子餓吃東西是天經地義,但亞瑟還是暗自希望對方能夠看時間地點跟場合。
吃東西是無罪沒錯,但是吃相太難看就另當別論了。

「那把你的東西吃完再回來簽文件!」自己的忍耐不斷地被挑戰,亞瑟以為他的忍耐度已經很高了,沒想到眼前這個白痴根本就是一直在他的痛點上跳來跳去。

「還有,給我先洗過手再回來,不准把文件弄的油膩膩的聽到沒?」

「咦———?好麻煩喔……」要去廁所還要跑到樓下,HERO他很懶啊。

不過亞瑟根本不把對方的哀怨當一回事,愈靠近考試工作就會愈來愈多,他明明也是個應考生為什麼還要分時間還應付學校裡面的大小雜事啊!?
F●CK!!

一口兩口地將手上漢堡啃掉,發現自己的飲料已經喝完了,阿爾弗雷德拿起餐廳紙把手隨便擦了擦,然後離開座位走到亞瑟所做的沙發椅旁。

「亞瑟~」

手想搭上對方的肩,不意外看到亞瑟傳來凶狠的眼神,大有「你要是敢把我衣服弄髒就給我走著瞧」之意味,可是他才不管呢!
反正弄髒亞瑟衣服又不是第一次了☆

「亞瑟,我口渴了。」雙手掛在肩頭,阿爾弗雷德貼近亞瑟的臉頰,從後方看到亞瑟正在觀看的文件。

嗯?那不是菊的社團補助請求嗎?
記得亞瑟早就說OK了不是?
亞瑟拿起鋼筆,快速地在文件下方簽上自己的名字,然後像是知道背後的人腦子裡在想什麼似的,他說出了解答。

「補助金額方面沒有問題,菊申請的只是相關用具的增添而已,不過這方面當初就有包含在補助款裡面,可能是沒有溝通好吧,結果讓菊誤會了。」

「喔~」原來是這樣,他就想說早就OK的案子怎麼還會被臨時打回來……而且申請對象還是菊———那個亞瑟根本就不可能打回票的菊。

「還有。」

「嗯?什麼?」

「你到底是打算在我身上賴多久啊?阿爾弗雷德•F•瓊斯!」脖子被壓的很酸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

阿爾弗雷德一臉無辜,只是掛在身上也不行嗎?
他比亞瑟晚下課,所以一定會比亞瑟晚進學生會,當他進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亞瑟在桌前奮筆疾書了,接著就被亞瑟命令去處理其他事務。
好吧,雖然自己的身分是副會長,幫助會長也是應該的,只是……
從他走進來到現在自己都還沒有好好補充能量,他快累死了啦———!!
在這種心情下,他決定要好好補充能量免得晚上回家攤死在客廳動彈不得。

「亞瑟,我口渴了。」再次重覆話題被轉移前的最後一句話,阿爾弗雷德還很故意地貼近亞瑟的耳邊說,說話時自然產生的氣音吹近亞瑟的耳裡,讓後者不自主打了個冷顫。

「媽的你口渴關我什麼事,是不會去販賣機還是便利商店買飲料喔———」亞瑟轉頭,可是在他看到阿爾弗雷德的眼神之後,他立即噤了聲。

SH●T……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十分清楚地知道亞瑟已經了解自己那句話到底有著什麼涵義,阿爾弗雷德的笑容愈來愈深。
翠綠跟天藍的距離不到五公分,只要往前一步就可捕捉到對方。

「亞瑟~我口渴了啦~」

噁!這個甜膩的撒嬌音到底是誰教出來的啊———!!
亞瑟的臉一瞬間闇了下去,他實在很不想理這個胖子,可是不理的後果就是被黏被撒嬌被———

好吧……會被怎麼樣自己也有個底可是他並不想去想。

「你昨天才喝的不是……?」有氣無力,這極度符合亞瑟現在的心境。

「可是當初是說一天一次的啊!所以我要索取今天的份!」

「一天一次個頭啦!!要是你真遵守這項規定的話就不會三不五時的來偷襲我了!!」

「噗———那要怪亞瑟你啊,老是在奇怪的地方誘惑我……」

「誘、誘惑……」這兩個字像是地雷般炸到亞瑟,只見他拾回過往的不良形象,漸漸口無遮攔起來。

「你●媽的誰誘惑你啦!阿爾弗雷德你不要給我亂講話!」F●CK!!誰快把這胖子拖去死一死吧!

「不管啦……」不把對方的憤怒放進眼裡,阿爾弗雷德的唇從耳畔、臉頰,然後移至脖子。

無論看幾次曲線依舊優美的白皙頸子。
察覺到對方的意圖,亞瑟很想把背後的人給推開,無奈力氣跟施力點方向都不對,只能乖乖被後方的人給牽制住。

「等、你給我等一下———」

「我要開動囉~」

些微的刺痛從自己的左方傳來,隨即是感受到體內某種東西的流失,雖然量不大,但被抽離的異樣感確實在侵襲自己。
亞瑟紅著臉,拉開嗓子,用足以讓包含學生會室的整棟大樓都有可能聽見的音量。

「媽的阿爾弗雷德你給我走著瞧啊———!!!」




[END]
comment (0) @ APH相關
<< 「學園系列」02.Lunch | 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你而存在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