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系列」03.初識

2010/08/28


03.初識


亞瑟‧柯克蘭,世界聯合學院高中部二年級,同時也是高中部學生會的會長。
而學生會長四個字———這聽起來是相當光榮的職位,但亞瑟會更直接地回嗆講出這句話的人。

「X的最好學生會會長是光榮的職位啦!!F●CK!!」

雜事一堆幾乎不間斷,不管大事小事學校的事學生的事,只要有問題就通通一股腦往學生會室塞,就算底下有人幫他做事好了,但卻是一群處理績效低的可以的懶惰蟲群。
搞到最後亞瑟根本就是氣到全包了,因為他根本就不想再指望那幾個蠢蛋了。
整天只想跟學妹學弟搭訕的色情鬍子、老是騷擾自己耳膜,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又露出很愚蠢表情的番茄男安東尼奧、個性雖然算認真但是動作卻慢的可以的菲利奇亞諾,還有他那動不動就跟安東尼奧在辦公室上演表則吵架裏則聯絡彼此感情的雙生哥哥羅馬諾。
結果到最後,整個學生會裡面可以用的人就只有他自己,還有無辜被牽連進來的賽西爾以及路德維希了,可是最累,時間精力也花最多的,還是他自己。

所以說,要是哪個人說出羨慕學生會長可以搞特權或是站在學生群的頂點,而好巧不巧被他聽見的話,他真的會如那個人所願———施展特權讓那個人好好記住一下學生會長也是不好惹的。
只不過這些都是背地裡進行的動作,事實上,也還沒有任何一個人踩到亞瑟的這項禁忌。
他原本以為這種忙碌要人命的生活只會維持到上學期結束,畢竟下學期就要開始準備考試,也差不多該交接了,可是因為學校方面對於亞瑟的處事態度非常讚賞,甚至提出優渥條件請他繼續擔任學生會長直到畢業。
至於優渥條件有哪些,這就不是可公開事項了。
只不過依亞瑟個性,能敲竹槓的時候他會敲的比任何一個人還過份。

幾乎沒有個人自由時間,亞瑟就這樣度過了半學期。
直到路德維希送來一份校內新進轉學生名單之後,他的生活才開始產生重大轉折。

第一頁、第二頁、第三頁……
明明各校才開學半學期左右,怎麼想進來的轉學生仍是這麼多?
亞瑟實在想不透這學校好在哪裡,不就是很普通的一所學校嘛!?
雖然說是從小學涵括到大學就是。
好吧……雖然這所學校的最高原則是「自由」,而且真的是讓學生自由過頭了……
惰性是天生的,自從踏進這所學校後,亞瑟從此堅信不疑。

第四頁、第五頁……翻到第五張個人資料時,亞瑟的目光停住了。

「阿爾弗雷德‧F‧瓊斯……?不會吧……?」

下意識認為是同名同性,於是他將視線移至照片。
接著是靜默,長達好幾分鐘的靜默。
亞瑟始終沒把視線從照片移除。

「天哪……怎麼會……」怎麼會……他怎麼會唸到這所學校來?他家明明就住在———

下瞬間,亞瑟猛然想起那個人的奇怪興趣———也就是不停搬家。
明明只是個十歲出頭的少年,卻喜歡獨自到處跑,到處玩,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玩遍整個世界。
靠著背後龐大的家產,他不停地在世界各地打造屬於自己的地方。
遷移,落腳,然後又遷移。
接著他們相遇了,在英國‧倫敦的某個住宅區。
那時的自己剛買完東西,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準備彎進家中庭院時,那個人就隔著一道欄杆,笑著對自己打招呼。

「Hello!我新搬來的,叫做阿爾弗雷德‧F‧瓊斯,你可以叫我阿爾弗雷德或阿爾!」

從那之後,亞瑟對這位新鄰居的感想只有兩個字,「詭異」。
他跟阿爾弗雷德相差四歲,說多也不多,說少也還好,當初遇見對方時自己才十五歲,也就是說阿爾弗雷德只有十一歲。
可是個性卻跟一般的十一歲孩子完全不一樣。

太過早熟,這是亞瑟唯一的感覺。

也可能是因為父母不在身邊,而被迫自立的緣故吧……這句話是阿爾弗雷德自己講的。
他們年紀不同,一大一小;個性不同而且不太合,一個熱一個冷,年紀這個問題先放一邊,基本上當遇到跟自己個性不合的人的時候,不是刻意遠離就是當作對方不存在。
亞瑟不清楚阿爾弗雷德的不在乎是真的還是假裝的。
門口巧遇的那聲Say Hello,可以說是他們最初相處的日子中最平安無事的招呼了。
隔天,阿爾弗雷德馬上就踩到亞瑟的地雷,讓亞瑟足足有三天把他當作空氣,視而不見。

熟識亞瑟的人會說他其實是「刀子口豆腐心」,所以雖然目前的他是獨自在外生活,但一方面也受到社區裡面屬於母字輩的女性很多照顧。
亞瑟有著許多男生不會有的興趣跟專長。

他對花很有研究,家中院子被鄰居們稱為花海;亞瑟對刺繡之類的手工藝也很內行,有媽媽們提議亞瑟可以開課來教她們,他笑說那只是興趣,若是有需要他隨時都可以幫忙;他也很喜歡打掃,一般同年紀的人放假多半都是出去玩,他卻是整理家中環境,雖然累,可是亞瑟覺得很充實,畢竟是自己每天都在的地方,髒了也只會讓自己看的難過。
雖然有時候講話很毒,可是那都是他的關心,大家都笑說他其實是不善言詞。

亞瑟實際生氣的情況很少,至少社區們的大家都還沒看過,就在阿爾弗雷德搬來的隔天,大家才知道這名受到大家喜愛的孩子原來還有如此火爆的一面。

起因很簡單,阿爾弗雷德只是針對亞瑟的眉毛發表了幾句意見罷了。
不過這句話是阿爾弗雷德後來自己講的,雖然有人跑去跟亞瑟求證,可是意外地亞瑟沒有回答,也就是這是不是正確答案不知道。
但大家都知道的事是,亞瑟的回應是二話不說直接把人踹倒在人行道上。

沒錯,用踹的。

這舉動讓經過的人無不看到傻眼,連坐在地上的當事人也是一樣。
另一頭,亞瑟也沒有講出任何道歉的話,只是冷冷的看了阿爾弗雷德一眼,然後進到家中,再也沒有出來。

「新來的,你沒事吧?」一名路人把阿爾弗雷德拉了起來,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亞瑟怎麼會如此生氣?

「你跟亞瑟怎麼啦?」

「啊?」阿爾弗雷德轉頭,隨即了解到對方問的是什麼後,他放聲大笑,「沒事沒事!真是太有趣了!」

居民們聽的一頭霧水,怎麼有人被踹倒後還可以開懷大笑的?

「唉呦,沒事啦真的沒事啦!對了大哥!」他轉頭,向剛剛扶他起來的人喊話,看見對方的視線望向自己後,阿爾弗雷德笑著問:

「你說他叫什麼?」其實昨天有聽到對方的名字,不過隔了一夜就忘了,沒辦法誰叫他的記憶力不太好。

「你說亞瑟嗎?亞瑟˙柯克蘭。」

「亞瑟……亞瑟˙柯克蘭嗎?」然後阿爾弗雷德又笑了,不像方才的大笑,而是一種找到想要以久的東西時,興奮又想要壓抑激動的的微笑。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只屬於我的唯一。』」


-END-
comment (0) @ APH相關
<< 「學園系列」04.Room、Sleep and Love | 「學園系列」02.Lunch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