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系列」04.Room、Sleep and Love

2010/09/01


04.Room、Sleep and Love


俗話說的好,偷襲反被偷襲誤……請不要相信,並沒有這句俗話。
簡單來講就是有人想偷襲但沒成功,沒成功就只好成仁……又扯遠了。





臉上來殘留著刺痛的熱辣感,阿爾弗雷德摀著臉,腮幫子鼓起來,眼神哀怨地看著亞瑟,不過後者完全不想理他,看都不看對方一眼然後自顧自的開始收拾書包準備打道回府。

不過要是這樣就可以輕易打發阿爾弗雷德的話,就大錯特錯了。

從揮拳的力道感覺得出來眼前這個人真的快累垮了,即使表面上看還是精神亦亦,但是身體的反應是騙不了人的,阿爾弗雷德想起期中考距離現在也沒剩多久,而這邊還是每天有著一堆堆看似消耗不掉的文案。

真的要說多其實也沒有很多,主要是因為這些東西只能放學後來處理,在短暫有限的時間內可以閱覽完的數量根本不多,導致不斷累積累積再累積。
也只有這種時候阿爾弗雷德才會打從心底認為自己把那個很變態又沒有用的副會長踢下去是好事一樁,雖然一開始的目的只是想要更接近亞瑟罷了,可是可以幫上對方的忙,他的內心實則是很高興的。

下課要來批文件,回家後又要準備考試的範圍,即便亞瑟再怎麼聰明,總還是會有體力不支的時候,這種時候就是HERO大顯身手的時候啦☆

「亞瑟亞瑟~」不把剛才被揍當作一回事,阿爾弗雷德又黏回亞瑟旁邊。

「幹麻啦……我很累不想跟你繼續胡亂下去。」

「我知道啊,所以說來我家睡吧!」

亞瑟靜默,已經混沌不清的腦袋正努力地想要消化方才冒出的句子。

「啊……?」

停下整理書包的動作,亞瑟轉頭,疑惑又不明所以地望向對方。「你在說什麼傻話?」

「才不是傻話呢!亞瑟你快累掛了不是?」

雖然不太想承認,但一整天下來真的也快體力不支了,「那又怎樣,我回家休息睡覺就好啦,幹麻要去你家……」

「可是我家比較近啊!亞瑟你還要坐公車回去不是?」放棄不是他的作風,所以阿爾弗雷德繼續遊說。

淺嘆口氣,亞瑟放下書包,完全轉過身跟對方面對面,「你想要幹什麼?幹麻非得叫我去你家不可?」

「哪有要做什麼……只是想說我家比較近,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去……早點休息不是比較好?」邊說邊拉過亞瑟,將人輕輕帶入自己懷中,以不失溫柔而對方也無法掙脫的力道環住亞瑟。

或許因為真的太累,也或許人體天生的體熱是會讓人想睡覺的溫度,亞瑟的眼簾緩緩闔上,心想能早點休息也不是不好的事,這種時候就別計較這麼多了吧。
迷糊中他說「好吧。」,如同阿爾弗雷德講的,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在他家過夜,這樣明天還可以不用這麼早起來,就隨他去吧。

距離五分鐘的路程跟距離四十分鐘的車程,怎麼算都是時間少的划算又好賺。


結果亞瑟連五分鐘的路程都沒辦法走完,應該說在這短短五分鐘的路途內他已經靠在阿爾弗雷德的肩頭打瞌睡不知道幾次了,最後是阿爾弗雷德看不下去,直接把亞瑟打橫抱起。

「要睡快睡,看你這樣你不難過我都難過了。」還好自己提議睡他家,不然亞瑟一定會睡到公車終站然後被司機叫醒。

雖然很累很想睡,但亞瑟可不會接受自己在大馬路上被人用公主抱的形式走,於是他吵著放他下去,就算現在很晚,街上也沒什麼人,但自己被抱著說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

「你看看,你連直接從我身上跳下來的力氣都沒有了,還叫我放你下來,萬一你等下真的跌在路上怎麼辦?」你不痛他看了先痛死!

「誰管你!反正我不要被你抱啦……快放我下來!」

「那我也回你誰管你,你等下快快洗澡然後早點上床睡覺,不准再給我做些其他多餘的事知道沒!」語畢,便在亞瑟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然後亞瑟就安靜了,一方面是他沒力氣吵,另一方面是因為對方突如其來的吻打斷了他原本想講的話。

太狡滑了……


***


當亞瑟看到阿爾弗雷德的客廳時,有股想把屋主打一頓的衝動。
到底是怎麼搞的可以把這裡弄得如此亂……吃到一半的零食封也沒封就被隨便放在茶几上,沙發上丟滿了看完或是還沒看完的報章雜誌,地上則是一台又一台的遊戲主機,而不遠處,位於廚房門口的小型餐桌也推滿了好幾件衣服,有的還掛在一旁的椅背上。

就算房子大,空間多,也不要當成是可以隨地丟棄的垃圾範圍啊這個白痴―――

「怎麼啦?亞瑟。」

「你還敢問我怎麼了……你家怎麼永遠都這麼亂啊,不是才來幫過你稍微整理一下的嗎……」扶著額頭,想睡覺加上無奈讓亞瑟的眉頭皺摺更深了,他不是某人的家庭保母,可是每次看到這髒兮兮的環境時,總是不由自主先清乾淨再說。

而他上個禮拜才利用假日來幫這不知道怎麼打理自己的笨蛋整理房間,起碼清掉了好幾包垃圾出去,為什麼幾天不見又亂成這樣!

「啊……這個嘛……」如果不是因為現在雙手抱著亞瑟,阿爾弗雷德一定會舉起手,抓著後腦勺接著打哈哈,他自己也知道整理房間這檔事雖然他做的來,但卻幾乎辦不到。

因為丟總是比收還快了許多,久而久之也就隨它去了,只要沒有造成生活不便,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阿爾弗雷德是這麼想的,但亞瑟卻是跟自己完全相反,說白一點,快到很龜毛的地步了。

「算了算了,我不想管你了,放我下來我要去洗澡睡覺。」

「喔,好。」

來過太多次,亞瑟對於阿俺弗雷德家中格局已經十分清楚,將書包跟外套往沙發上放後,便直接往二樓走去。

「我的衣服放在原來的地方吧?」

「嗯,還放在那。」

「是嗎……那我先說晚安了,阿爾弗雷德。」

「嗯,晚安了亞瑟。」

站在客廳,阿爾弗雷德滿意地聽見腳步聲逐漸往二樓前進,當他拿起亞瑟的外套準備帶到樓上好好掛起來時,他又聽到亞瑟的聲音。

「阿爾。」

他往樓梯口一探,發現亞瑟站在樓梯中間,「怎麼了?找不到衣服嗎?」

「不是啦!我是說……」

「嗯?」

「……不准趁我睡覺時偷襲我,我真的很累了。」

阿爾弗雷德愣住了,隨即笑了出來。

「不准笑混蛋!」媽的要不是這傢伙有前科他怎麼會這麼小心翼翼!

真的是被逗笑了,被指名的當事人邊笑邊走到亞瑟身邊,彼此之間相差幾個樓梯階。
他招了招手,希望亞瑟走下來,而亞瑟也順應希望往下走。
反正才幾步路不是。

「幹麻?」

然候某種拉力將他往前一拉―――

「你放心,HERO我是不會做出趁人之危這種事的,所以你還是趕快去睡覺吧!」

抱著亞瑟,阿爾弗雷德面帶微笑的打包票,只是看在亞瑟眼中這種包票通常不能信,有點想相信但又不太信得過,他狐疑問了句:「真的?」

「真的,好了快去睡啦,你的黑眼圈超重的知不知道!」

「知道啦……我去睡就是了,晚安。」

「嗯,晚安。」他捧起亞瑟的臉,給了對方一個帶點激烈跟溫柔的晚安吻。

「祝你有個好夢,My dear。」


-END-

comment (0) @ APH相關
<< 「學園系列」05.Sweet | 「學園系列」03.初識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