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系列」05.Sweet

2010/09/01


05.Sweet



六點起床,七點搭公車,五十分之前到校,八點二十分開始一天的課程,這是亞瑟每天的固定時間表。
除了假日,他平常都是以這規律開始自己一天的生活。

設定一分鐘的烤土司,外加幾片火腿、一顆蛋,以及眾多口味的果醬,還有最不能缺少的,散發誘人香氣的紅茶一杯。
份量不多,但對亞瑟來說足夠了,他本來就不是會吃很多的人。
雖然有人老是叫他吃多一點才不會這麼瘦,但他想自己的身材是天生的,三餐定時吃,有時候還會吃宵夜,運動量也普普,腸胃方面也沒什麼大問題。
但他就是這副體型,想胖都做不太到,還能怎樣?

幸好比照相同年紀的男生,亞瑟的BMI值還在正常範圍裏面,而且還是偏中,很明顯的不胖也不輕。
亞瑟的力氣也不小,至少學校提供的體能測驗都過了外加分數還不錯,所以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身體很虛。
不過這也是比照相同年紀的人之下的結果。

亞瑟他忘了,要比較的不是普通男生,而且那個全身上下只能用「怪胎」來形容的阿爾弗雷德。

每當遇到那令自己很頭痛的大男孩時,亞瑟真的有埋怨上天為何如此不公平,就算知道了對方的來歷跟身分之後,他還是覺得上天真的很不公平。
可是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有某方面好,就一定有某方面差強人意。

套用在阿爾弗雷德身上的話,亞瑟則是認為體力好、功課不錯、身高力氣都略勝許多是對方的好處,至於壞處就是他那怎麼改都改不掉的爛個性。
而個性這種東西是不是天生如此……就真的是看每個人的見解了。

可能有人覺得阿爾弗雷的的個性應該被稱為「開朗」,但亞瑟卻認為那是造成他麻煩的最大源頭。
撇開個性不談,讓亞瑟覺得頭痛的還有另外一點,那就是……


***


「亞瑟!」

亞瑟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叫他的人是誰。
媽的!這個時間他怎麼會在學校?那個一星期有五天會睡過頭的遲到大王阿爾弗雷德上哪去了!

「亞瑟~」

不要故意拉長音啊這個白痴,而且還故意裝少女音,噁心死了!
亞瑟的腳步加快,很明顯想要擺脫跟在後面的某人,不過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
阿爾弗雷德也增加速度,讓兩人的距離始終維持在一開始的寬度。

「亞~瑟~」

靠……他忍無可忍了。

「媽的阿爾弗雷德你到底要幹麻啦!」他只不過要去學生會是拿個資料而已,為什麼要在回教室的路上受這種折磨!

「誰叫亞瑟你都不理我。」

「你再裝可憐小心我扁你!」

「欸~可是亞瑟你不是很愛……」

「F˙CK誰愛了!給我收回去!」亞瑟努力壓抑著怒氣,好讓他不會把文件夾拿來當做凶器朝某人臉上砸過去。

看著因為怒氣而紅通通的臉龐,阿爾弗雷德笑了,他也知道亞瑟現在並不是真的生氣,不過再不停下來的話後果怎樣就很難說了。
今天的他,內心仍低誦著那不知道重覆幾次的話。

亞瑟真的好可愛啊……

「好啦找我幹麻?」鬧夠了笑夠了生氣也夠了,總該進入正題了吧?

不料阿爾弗雷德的舉動是一把抓過亞瑟的右手臂,讓亞瑟差點反應不及而讓文件夾散落一地。

「喂你幹麻!?」

「嗯……果然沒錯……」東摸摸西捏捏,從手腕到手臂的範圍都讓阿爾弗雷德給摸遍了。

「什麼東西果然沒……」呀然靜止,亞瑟忽想起什麼似的,急忙地想抽出自己的手臂,但有人的反應比他還快。

阿爾弗雷德一把抓住亞瑟的手,沒有給他逃脫的機會,拉著亞瑟往學生會室的方向走,只有那邊一大早的不會有任何人出現,況且現在還是早自習時間。
意外的,亞瑟沒有做出任何反抗動作,可能是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而努力在想解釋理由吧。

不過無論什麼理由,都沒有辦法瞞過阿爾弗雷德的。

開了門,上了鎖以防萬一,從亞瑟手中抽過資料夾隨便往桌上擺,阿爾弗雷德讓亞瑟坐在椅子上,自己則是撐住椅靠,由上往下看著亞瑟。

「你為什麼又沒吃早餐就出門了?」

SH˙T……果然是因為這件事。
亞瑟內心暗罵,所以當他在剛剛看到不該出現的人出現時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一次不吃又不會死……」

「是不會,可是你已經不只一次了好嗎?」

「反正中午再補回來就好啦……」

「亞瑟……」阿爾弗雷德眼一瞇,「你忘了你之所以會長期體力不濟,除了公事、作業、天生因素、其他雜七雜八,還有我之外,再來就是不懂得怎麼保養的『你自己』,知道嗎?」

亞瑟脖子縮了縮,他不意外對方會有這種反應,因為自己已經碰過好幾次了。
每次提到吃飯問題,阿爾弗雷德的反應總是很大,可是亞瑟知道那其實是為他好,外加自己也知道理虧,所以他慢慢地接受的阿爾弗雷德的建議。

只是沒想到,偶爾一次沒吃早餐出門的下場竟是直接被抓包,這運氣是有多爛!

「算我拜託你……」阿爾弗雷德淺嘆口氣,彎下腰把亞瑟圈在自己懷中。「我可不想再看到你昏倒一次。」

「……嗯。」

因為身分的緣故,阿爾弗雷德的直覺跟洞察力不是普通的好,但這裡指的不是對事情的發展或是分析,有著給人無限贊嘆的清晰思考能力,而是阿爾弗雷德對於人體變化有著絕高的敏銳力。
其中受到影響最大的就是亞瑟本身。

那太過強烈的感覺,讓亞瑟想搞壞自己的身體都沒機會,所以當阿爾弗雷德知道學生會長職務是由亞瑟來擔當時,他二話不說直接把原副會長給踢……喔不是,是兩人交換。

副會長變回一般學生,阿爾弗雷德則變成了能隨時陪在亞瑟身邊的幹部。
只要稍微熬夜,隔天身體內部一定會出現細微變化,而那些變化阿爾弗雷德通通都會知道。

有時候,亞瑟會心想,這到底算不算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啊……可是他有點不太想要這種負擔。
因為太麻煩了。


***


頸部傳來些微的刺痛感,透過神經直到大腦中樞,讓在小憩中的亞瑟逐漸清醒。

「啊亞瑟你醒了?」

「……我可以請問你在幹什麼嗎?阿爾弗雷德。」

「幹什麼?你看了不就知……噢!很痛耶亞瑟!」

「早跟你說不要無預警的咬下來,被打活該啦!」

揉了揉後腦,阿爾弗雷德一臉無辜,「我才沒有咬呢!只是牙齒它……」

「它自己不小心跑出來了是吧?」雙手環胸,亞瑟打斷對方的說詞然後自己接下去。

看到此景,阿爾弗雷德再也忍不住地朝亞瑟撲了上去。「亞瑟~我想要啦~」

「笨、笨蛋!你再說什麼啦!」

「好不好啦~我想補充能量啦~」

亞瑟心想這應該是幻覺,或許是精靈們給自己的一點小小惡作劇。
他彷彿看見阿爾弗雷德的頭上出現毛茸茸的狗狗耳朵,誰可以告訴他為什麼嗎―――!

「亞瑟,晚上來我家住啦!不對應該說你趕快搬到我家來啦!」

「滾啦你阿爾弗雷德!」

對亞瑟來說,阿爾弗雷德的個性很讓他頭痛,敏銳的觀察力也是,想放縱一下都沒辦法只好乖乖維持正常生活。
但最最最頭痛且麻煩的……

果然還是只有阿爾弗雷德˙F˙瓊斯這個人了。


-END-
comment (0) @ APH相關
<< 「學園系列」06.決定 | 「學園系列」04.Room、Sleep and Love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