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系列」06.決定

2010/09/12

06.決定


門一打開,出現在亞瑟面前的是位意想不到的人,他笑的很開朗,那是任誰初見到應該都會跟著回以微笑的笑容。

「早安,亞瑟哥!我有榮幸邀請你一起吃早餐嗎?」

亞、亞瑟哥……是在叫誰?

「嗯?這樣叫不好嗎?總不能叫我直接叫你名字吧?」敬老尊賢,對長輩要敬稱這點人生基本常識他還有。

「所以我左思又想,決定叫你亞瑟哥啦!」雙眼瞇起,笑口大開,掛在阿爾弗雷德臉上的是他個人最有自信,誰看了都會被感染的笑容。

只是經過昨天的事件,那笑容對現在的亞瑟根本沒用,主要是亞瑟根本就不想見到對方。

一個昨天才被自己踹倒在街上,讓眾人傻眼的人,怎麼有辦法在隔天還可以一臉笑嘻嘻地出現在凶手面前,他是腦袋壞掉了嗎?
跟著這想法同步進行的是,亞瑟的關門大業,但他還來不及完全關上,某人的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先贏一步。

不意外的,亞瑟聽到慘叫。

「噢!好……好痛……」

可就算痛,阿爾弗雷德也沒有把他的腳伸回去,就這樣硬生生卡在亞瑟、門跟自己的中間。

「嘿,亞瑟哥!」再度展開笑容,亞瑟發誓他沒有漏看阿爾弗雷德一閃即逝的痛苦表情,以及目前在他額頭的幾滴汗。

既然關不起門,也不可能把眼前這突然來訪的人趕走,亞瑟只好乖乖等著,看看對方有何指教。

「不說話?」好吧,阿爾弗雷德現在終於了解到他的新鄰居脾氣真的不怎麼好。「給我個機會吧。」他說,然後從口袋裡抽出兩張像票一樣的物品。

「TEA TIME’s的早餐優惠卷,你對那家的紅茶有好感吧?當作道歉,一起去好嗎?」

內心訝異了一下,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喜歡去那家店?認識明明還不到一天,而且還不是那種相談甚歡的場面。

「你……怎麼會……」一下子距離拉的太近,亞瑟默默地拉起警戒線。

阿爾弗雷德只是低頭笑了幾聲,「這裡的大家都很好啊,昨天就聊了不少關於你的話題,所以不要太驚訝我為何會知道。」這個社區的人都很熱情呢,很好。

亞瑟「嘖」了一聲,這就是社區的優點,同時也是缺點。
任何八卦、小道消息都躲不過婆婆媽媽的傳遞網,它是無所不在的。

「不過在那之前……先開個門讓我把腳跋出來吧,亞瑟哥。」


***


以鵝黃色為基底的牆壁,搭配著水藍色的不規則圓點,天花板上有著隨機地點出現的倒吊式花盆,內部佈置呈現鄉村悠閒風,吧檯、椅子、餐桌、大門、櫥櫃等等,每樣製品都是老闆親自挑選木材,再由經驗老到的師傅製作出來的。
店內不停歇的老歌CD,琳瑯滿目的各式茶類,不油膩的養生餐系列,目的是讓人在準備進入繁忙的一天前,可以先沉澱自己的心靈,享受無人打擾的閒暇時光。
這就是TEA TIME’s,也是這附近亞瑟最愛的地方。

「嗚喔!這東西好好吃!難怪亞瑟哥很中意這裡!」

「吃東西就慢慢吃,不要邊吃邊講話還這麼大聲。」亞瑟承認這裡東西的確不錯,可是實際吸引到他的不是食物,而是那些各具功能的茶類。

「嗚……因為很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所以……抱歉喔。」

看著對方三兩下就把兩人份的早餐吃個精光,甚至還請服務生再送餐點,他是想把所有東西都吃過一遍嗎……不對!就算是大人也沒有這種胃,更何況還只是個孩子!?
這是亞瑟頭一次看別人吃飯看到目瞪口呆,而對方只是個十一歲的小孩。

「哇啊~吃的好飽!決定了,我也學亞瑟哥以後都來這家店吧!」

看看阿爾弗雷德,再看看桌邊放的MENU,亞瑟很確定他把全部的套餐都點一遍了,總共有十道耶,外加前菜、沙拉跟餐後飲料……
亞瑟不敢再想下去,應該說他強制停止思考。

新來的鄰居是個小孩這就算了,而且還有個不像正常人的胃跟食量。
他的一天才剛開始,就覺得今天似乎將要充滿不幸。

「等等!我可不是每天都來,只是比較喜歡這裡而已!」而且以他這樣吃,錢包受的了嗎!?

「欸?可是東西很好吃耶。」

「但再怎麼好吃,吃久了還是會膩,你該不會真的每天都來吧?」如果是那也太瘋狂了。

阿爾弗雷德思考了一下,「可是我都有連續吃麥當當一個月的記錄了,這邊我可以維持兩個月都OK吧!」

「什……」

吃麥當當一個月!?真的假的!?

「對了對了,亞瑟哥。」

驚訝到無法言語,只能以眼神示意回去。
亞瑟認為他應該是想太多,因為他看回去的那瞬間,對方的眼神似乎變的有點……奇妙?
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有點像是……

像是想要透過靈魂之窗,而把你整個人,包含靈魂都想要看透的眼神。

「有沒有人說過,你的綠眼真的很好看。」

他花了幾秒鐘才把思緒整理好,「你說我?」亞瑟指向自己。

「嗯啊,很漂亮耶!就像寶石一樣。」

人家說小孩子講話是最真也是殺傷力最大的,不管是好或壞,都能給人最直接的影響。
亞瑟發現自己的臉好像有點熱,因為從沒有人這樣形容他的雙眼。

「綠……綠眼珠的人很多啊,又不是只有我而已……」這個誇獎簡直就是直線殺球,亞瑟不停攪拌自己的飲料,希望能降低一點害臊感。

「呃……」不能讓話題在這裡打轉,得要盡快拉開才行。「話說回來,你的父母呢?他們放心你跟一個陌生人出來?」

就算昨天見過,也有過不愉快,嚴格來說他們是陌生人沒錯,而他的雙親就這麼大剌剌地讓孩子獨自跑出來嗎?
想到這,亞瑟覺得有點怪怪的。
以社區裡面的八卦網流傳如此快速,這小子的爸媽不可能不知道昨天發生的事,連來拜訪道歉都沒有,可是從阿爾弗雷德的言行舉止看來,家教不算太壞,那父母不可能不來詢問當時狀況。
除非父母不在,但那應該是不可能的啊?只留個十歲小孩在家裡!?

「我的父母?」拿著自己剛剛新點的柳橙汁,阿爾弗雷德很大方的告訴亞瑟答案。「沒有啊,搬來只有我一個人。」

「……什麼?」

「只有我一個人啊,才幾個字而已你不可能聽不懂吧,亞瑟哥。」

當然聽的懂他又不是聾子―――不對,這不是真的吧?

「騙人的吧……?」

「沒有喔,是真的,只有我一個。」

「……為什麼?」亞瑟想到數千百種有可能的理由,但都沒有一項準確符合阿爾弗雷德的情況。

叼著吸管的阿爾弗雷德往亞瑟靠了靠,笑問:「想知道嗎?」

亞瑟不自主的點頭。

「嘿嘿,我有條件,那就是……」貼近對方耳朵,阿爾弗雷德講出他的條件。

亞瑟靜默了一會,「你的條件……就這樣?」

「嗯?嗯,是啊,就那樣。」

「是可以啦……不過直接講不就好,幹麻要說是條件?」

「這個嘛……其實亞瑟哥你不太喜歡跟人太親近,對吧?」

「咦?」不禁睜大雙眼,亞瑟愣住了,他看著阿爾弗雷德,後者則回給自己一抹微笑。

他感到疑惑了,實際相處的時間才多久,為什麼這個孩子就一語命中自己個性上的缺點,說是碰巧猜中應該也不可能,因為根本沒有那個環境和實例去讓他猜測。
忽然間,亞瑟察覺到眼前這個人,似乎並不如自己所想的,只是個單純的孩子。

但,想起阿爾弗雷德的條件,亞瑟認為他真的只是個孩子。

「想要亞瑟哥每天晚上都來陪我吃飯。」

即使現在還不明瞭,為何他是隻身一人來到這裡,亞瑟想說日後有時間可以慢慢問,起碼阿爾弗雷德似乎不排斥這個問題。

滿足地伸了個懶腰,阿爾弗雷德呼了口氣,「飯吃了肚子也飽了,我想去參觀亞瑟哥的學校,可不可以?」

「……咦?什麼?」

「世界學院啊!全世界前TOP5之一的學校耶,亞瑟哥能唸到那裡超厲害的!」

「咦……不、不是啦,我的課業還好,能念那裡是因為地緣關係啦,畢竟我一直住在這,其實那學校很普通的,有名的是大學部,很多人才是從那裡來的,國中部很一般啦!」

「喔……是這樣啊……」或許是跟預期的有點差距,阿爾弗雷德的口氣中帶了點失望感。

「啊,不過!」

「嗯?」

「學校裡面有很多有趣的東西,而且假日都有開放,或許跟你去哪邊走走也不錯。」亞瑟邊笑邊說,順便簡單介紹了他目前就讀的世界學院是所怎樣的學校,可是後半段的話阿爾弗雷德沒有聽的很清楚。


***


當年僅十一歲的他看到亞瑟的笑容時,便下了第二個決定。
他要那抹笑容變成他的,只專屬於自己的。

無論是對誰笑都沒有關係,因為那是人與人交往的必要條件。
可是,只有隱藏在笑中的那份真意,只能是他的,是他阿爾弗雷德的!

這是他所立下的……

獨占宣言。


-END-

comment (0) @ APH相關
<< 一瞬間又過了9年 | 「學園系列」05.Sweet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