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迷迴試閱01

2011/06/16
*Attention:
此為米英ONLY跟CWT28會出之刊物試閱,首發在特殊關係,CWT28也會繼續販售
想做個宣傳所以來放試閱,還請多指教ˊAˋ///

PS.文尚未完全潤修過,所以實體本跟這裡會有些許文字表現差異



-------------------

「所以說……這裡是別的世界嗎?」
「沒錯。」回答的人笑了笑,「這是個跟你們平行的世界,所有的事物相似但卻不同,譬如我跟你。」
「……原來如此。」點頭,看著眼前的人,他不可否認。
「反正你短時間也回不去,不如讓我先招待你吧,畢竟……」拿出懷錶確認現在時刻,距離下個階段還有大概兩小時。
「你要離開這也只有靠『他』,不然世界之門是不會打開的。」男人側身回望,露出在外人面前鮮少出現的微笑。

道路走到盡頭,在前方等著迎著他們的是座一眼望去即可得知佔地十分遼闊的建築,人行道跟入口之間隔了條人造河,河後面還有道城牆,要通過就必須接受橋上檢查人員的確認才可通行。
來自異世界的自己也是剛才得知,這個地方對這世界來講是獨一無二的。
他不意外的看見橋上稽查人員對那個帶著自己的人深深的一鞠躬,而且還交給他某樣東西,從這距離看過去好像是信件之類的,令他意外的是那人在看完後臉色變的不是很好看,但礙於部下在面前不好發洩的樣子。

這點真是……跟他很像啊……

他看見對方向自己招手,也因為對方的地位崇高,所以他沒有經過任何盤查變順利進入那座莊嚴聳高的建築,應該說「城堡」才對。
自己掉落的地方正好是這城堡的前花園,又這麼剛好帶著他的那人剛好在那散步,因為感受到異樣的空間扭曲而過來查看……

不過對方的說法是:「世界不會這麼剛剛好提供每個人各式各樣的好運,你會在這裡只是因為我們相近進而互相吸引,不過也好險你是掉在這,要不然很麻煩。」

踏上紅地毯的那瞬間,一股「這裡是不屬於自己的世界」的異樣湧上心頭,外加些許的身體不適,彷彿被很重的東西壓在肩頭般,每移動一步都顯困難。

「有點難過吧?因為這裡都佈下了結界。」接過大臣送來的手杖,並在對方肩頭點了一下,「好多了吧?」

「嗯,謝謝……」原來是結界,這裡的人難道……?

「那麼,不好好正式打個招呼不行呢。」手杖輕敲地面,男人站的直挺,雙眸有著堅毅跟驕傲的意志,淺淺的微笑讓人看不出真心,那也是他對付不知心機的外人時使出的一向手段,同時也是基本禮儀的招呼。

「歡迎來到撲克王國,迷途的旅人,我是黑桃皇后,在你找到回去方法的這段時間內,就由我負責你的安全。」

褐金色髮絲,綠色眼眸,高貴的氣息,不隨便向人示弱的態度,偽裝自己。
正因為他們相似,所以自己才能在短時間內看出這麼多特質吧,真的是一模一樣。

不知道現在苦笑還來不來的及?

「那麼,你想先知道什麼呢……另個世界的我——亞瑟˙柯克蘭。」

-*-

01. 初始

「美國先生今天還是缺席嗎?」
「嗯啊,那個小少爺現在是怎樣的情況你也不是不知道,日本。」
「話是沒錯,可是……已經將近一個月了,這樣好嗎?」
「不好也得好,他現在哪有心思來處理開會這檔事啊……」

皮鞋跟地面相撞所發出的聲響迴盪在長廊中,這次的聯合會議在德國的一方領導下順利結束上半場,趁著午休時間,法國跟日本相約一同用餐。
想起今日的會議,日本終究忍不住擔憂本該接手今日德國角色的人,也就是美國。

「英國先生……仍沒有好轉的跡象嗎?」
「……有的話美國那小子一定會手舞足蹈,才不會像現在沉重的跟死人一般。」雖然法國的話重了點,卻也清楚表達出美國目前的精神狀態。

「說的……也是呢……」字句之間充滿了日本對美英兩人濃濃的關心與擔心,「真希望英國先生早日醒來,這樣下去美國先生遲早會撐不住吧……」已經倒了一個,另一個也支持不住的話怎麼辦?

「也是啊……英國那傢伙,怎麼一天到晚都這麼讓人操心啊……」

法國仰天長嘆,可是現階段的他們除了等待,也什麼都做不了,畢竟讓一切恢復原狀的鑰匙就掌握在英國那笨蛋手上,雖然這樣講自己會有些許不爽,但英國一天沒恢復,身為中心的另一個笨蛋也就不會恢復。

那對白癡情侶為什麼就這麼會找麻煩啊……


-*-

十分鐘前還拿在手上的遊戲手把已經被主人隨便放在地上,客廳內的電視仍開著但卻不見有任何人在,地上散落著幾包吃完後尚未收拾好的食物包裝,但比照美國平常的習性,這數量算少了,他自己家更亂。
從廚房倒了杯咖啡,他發現電視還開著便走過去關掉,拿起放在沙發上的小說、PSP和預計今天要回傳回去的資料,踏進不算長的走廊,沿著樓梯而上,打開二樓走廊第二間房間的門,將帶上來的東西先通通放在床邊的櫃子上,接著拉開窗簾,讓陽光幫房內空間增添溫暖。

「早安,亞瑟,今天也是天氣很好的一天呢。」他回過身,向那躺在床上的人露出微笑。
「今天天氣真是不符合你家個性……說也奇怪,最近一個禮拜都是這種陽光普照的天氣,像極你個性的陰雨氣候是跑到哪裡去了……」

他走回床邊,坐下那已經放在這位置將近一個月的長椅,寬厚的掌心牽起對方略帶低溫的手,然後包覆。

「一定是因為你都不起來所以才不下雨的吧?真是的,要鬧消失也不是這樣玩的吧?」
「吶……亞瑟,你還不起來嗎?雖然一直好天氣固然不錯,但偶爾我也想要來點下雨啊……」

俯下身,他輕吻了英國,這是美國這半個多月來的例行公事。
早上幫他迎接陽光,然後說點話,接著一吻,陪在他身邊直到晚上,中間還加上處理工作,叫外賣來家裡,下樓邊看電視邊吃飯,吃完又回到房間,坐累了可能下去打點電動或是沖個澡來提振精神,到了該休息的時間他就會上床睡覺,抱枕是亞瑟,最後是隔天早上起來去樓下活動筋骨,時間差不多了再上來,日復一日。

從得知消息後的瘋狂到自己已經平靜許多,差不多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就在第二個禮拜開始時,他毅然決然地說要將他的住處跟工作都先移到跟自己相隔大西洋這個海島國家,除非真的是非得出席的場合,不然他幾乎沒踏出英國家一步。
吃的叫外賣,用的上網買,聯絡用手機跟信件,現代科技的發達讓他不用出門也可以把事情辦的好好。
因為他怕要是就在自己不在的期間,英國醒來了怎麼辦?
英國已經沉睡一個月了,但卻沒有生命危險,就真的是很單純的──沉睡。
即使有這層認知,美國還是很不好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沒有人知道,他甚至動用了最高等級的私人醫療技術,也還是查不出個所以然,每個檢查報告都呈現了最自然,但在這情況下也卻是最古怪的結果──「深層睡眠」。

他有思考過可能變成這樣的原因,可是怎麼想就是想不出所以然,事發前他們也沒吵架,英國家也沒發生什麼讓他很困擾的事,美國記得自己應該也沒給他添麻煩……如果說前一天他還很高興的跑來英國家硬拉他出去玩算的話。
而且很快就是他的生日,現在卻發生這種事情,連準備派對的心情都盡失了。
怎麼可以讓壽星苦惱呢……這樣不行啊英國!

趴在床邊看著對方的睡顏,跟平常的他沒甚麼兩樣,好似下一秒就會緩緩睜開眼,用那雙焦距有點模糊但帶著溫柔的綠眸輕聲地向自己道早安。

「啊啊……給我在生日前醒來啊……亞瑟。」對沒有辦法將對方喚醒,束手無策的美國來說,只要床上的人能夠醒來,要他關在家裡工作到死他都願意。

鑒於昨天打電動打了一個晚上,體力透支的結果就是美國一直猛打哈欠,揉揉眼睛,心想看樣子得補眠一下,工作什麼的晚點再弄吧。
其實這陣子他一直都睡不好,剛開始還以為自己得了睡眠障礙,畢竟受到的打擊也不小,可是若就這樣去看醫生又覺得有點丟臉,只好睡睡醒醒睡睡醒醒,睡眠品質大打折扣,只是過沒幾天美國忽然想到一個可能是造成自己無法好眠的原因。

他怕英國在他睡著的時候醒來。
他不希望對方醒來時自己卻不在身邊看著他。

雖然不太可能做得到啦,誰叫他根本不知道床上那人什麼時候會睜開眼睛……但他又無法放鬆心情好好大睡特睡。

「……我睡覺的時候你不准醒來,等我醒了你再醒!」說歸說,但英國根本就聽不見自己的聲音,這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美國懲罰似地朝英國的額頭彈了一下,邊打哈欠邊往外走,就在他踏出房門沒多久,英國的房間內出現了奇異的變化,出現好幾道非常細微的莫名聲響,其中還夾雜著幾聲馬蹄聲,聲音給人感覺非常慌亂,完全沒有規律可言,沒過多久,理應只有一人的房間卻突然間出現另外一人,那是位有著姣好面容,披著淡金色長髮的女人,身穿著純白的長裙洋裝,給人清新純潔之氣息,無論誰看到都會不自主地想好好停下來觀看。

「決定了嗎?決定了的話我就去告訴那個人這件事。」說話的同時她還向床鋪望了一眼。
回應她的是方才那些細微聲響,而且到最後聲響愈來愈大,可是仍是非常不規律的,完全沒辦法聽出來想表達甚麼。

女人皺了皺眉,「是你們建議說告訴他的,現在又突然反悔,真的想讓英國一睡不醒嗎?」

她搬出了英國之名,頓時間那些吵雜的聲音消失了,女人也跟著安靜,片刻後她點了點頭,似乎同意或是答應了什麼。

「我知道,不管他相不相信……」說到這,她頓了一會,「也或許只有他有辦法讓英國醒過來了。」

說完,女人打開房門走了出去,而房間內的那些聲響,隨著門關上的瞬間,寂靜了下來。

-*-

02. 失控

不管過了多久,英國永遠都會在那個月到來前,為了同件事在煩惱。
多虧了妖精們的細心照料,今年的身體狀況比起往年好轉許多,雖然仍有不定時的頭暈、想吐跟全身發冷,但比起往年那段幾乎只能待在家裡出不了門的日子,確實是好多了,也因為這樣他才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好好地來思考這件事。

──「要送什麼給那個笨蛋比較好?」這件事。

七月,是讓生活在北半球上多數人感受到炎熱難耐的月份,不過英國卻把七月跟它的前面鄰居六月,當作是一年一度最寒冷的日子,除了身體上的,也有心靈上的冷,就算克制自己不要想起,身體還是會不自主做出反應,然後就只想找個地方一個人躲起來默默哭泣。
可是最後都會被找到,先被對方唸一頓,然後是用溫暖的擁抱來迎接自己。

──「亞瑟能哭泣的地方只有這裡,除了這裡之外在哪裡都不准哭!」

想到這,英國微笑,那句話對自己而言是強大的支柱,而且對方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抓到自己可能會出現這情況的時間點,總是在發生之前或是剛發生沒多久時就跑來,即使無法停留太久。
也因此英國查覺到自己去找法國喝酒抱怨的次數變少了。

「如果用魔法隨機變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甚麼可以提供點子的東西……」他不擅長送禮,應該說如果對象是女性那就可以選很快,畢竟女性用品琳瑯滿目,可是送男性,而且又是自己很重要的人,英國反而不知道要選什麼才好。
去年送了領帶跟鋼筆組,前年送的是刻有對方名字的打火機和冬用外衣,因為想不出來只好問問精靈朋友,只是沒想到所有人都有志一同的說:「禮物?不用吧,不是英國過去就好了嗎?」

年長的獨角獸甚至還說了這麼一句話:「英國,注意時間不要玩過頭了。」

讓自己瞬間不知該如何回話……也讓英國認真思考是不是每年他都待在對方家太久了?
也因為妖精們沒有太多實質的建議,想說試幾個小魔法,看看會不會變出甚麼可以給他靈感的東西,所以他現在正在地下室,拿著魔法書翻找有甚麼適合的咒語可用。

「可以變出物體的咒語……這個不是……這也不是……」翻完一本又拿一本,英國有點悲哀的發現自己的書多半都是召喚系或詛咒系,只是很單純的想變出東西的咒語反而不多,看樣子改天要請精靈們幫忙提供點咒語了,以免日後要用時又找不到。

「啊!找到了!」把書櫃的書快翻掉一半後,英國終於找到專門咒語,他翻了幾面,從大量的文字中選取適合此時的魔法。
選定之後,手拿頂上散發淡金色光芒的星星魔杖,英國詠唱起咒語,位於地下室中央的魔法花紋隨著英國唸出的咒語開始發亮,數不清的淡金色細點往上飄起,然後聚集,英國魔杖上的星星也不停旋轉著,金色光點像是配合星星旋轉速度般,聚集的愈來愈快,最後是小小的一聲「碰」,手杖的光芒消失,地板上出現某個物體。

「不知道變出的是什麼……咦?」英國拿起一看,居然是漢堡!?這意外的物體讓英國當場愣住。

魔法這種東西是施法者心中最渴望東西的具現化,也就是說,英國唸咒的當下想的是「應該要送美國甚麼東西比較好」,而最後出現的東西就是回應這願望的答案。
只是英國從還沒想過,出現的會是……

「可惡……一定是因為那死胖子老是漢堡漢堡的吃,連我都受到影響了!」英國不死心,又再試了一次,可是這次變出的東西更詭異,讓英國看到時先罵了句髒話。

「幹!居然是超人裝!!?」他頭一次覺得美式英雄主義真是害人不淺,這種東西倒底是要怎麼送!?於是英國不死心地再試一次,可是出來的結果都讓他很不滿意。

第一次是漢堡,二是超人裝,三是電動,四是冰淇淋,五居然是TONY,而他還來不及跟英國說哈囉前者就立刻把他送回去。
這些出現的東西的確是美國的最愛,但英國根本不可能把這些物品當禮物送,難道就沒有正常一點的東西可以出現嗎?
英國忍不住地內心吶喊,而且魔法用太多次他已經感覺到累了,大概只能再試一次就得要休息。

「拜託出現個正常一點的東西吧……如果是以前送過的就算了可是不要再出現美式主義了。」自己真的是受了對方太多影響,在想著美國的情況下居然是這種狀況,英國有點哭笑不得。

深呼吸緩和情緒,英國唸起最後一次的咒語,他感受到魔力透過手杖傳達到法陣內,在他快唸完最後一節時,一股奇特的力量參雜進英國的法陣,跟他的力量混在一起,察覺到異樣的英國中斷了唸咒。
正常情形下,中斷的咒語是無法再繼續運作的,可是法陣的光芒卻沒有如英國所想的逐漸黯淡,而是愈變愈亮,他發現情況不對,再度吟唱咒語,想讓運作的魔力停下來,但光已經不受控制並且開始向外籠罩,當英國想要離開時已經來不及了,他整個人被金色光芒包住。

接著他感受到重力定律,英國發現他正在往下掉,但方才被強光照射的眼睛一時之間還睜不開,所以他無法得知自己所在的高度究竟多高,就在他想說「完蛋了」之際,某種力量將英國托起,並且讓他緩緩落地,英國從時間上研判自己剛剛的高度沒有很高,但在沒有準備下要是直擊地面不知道會變甚麼樣子。
他想道謝,無奈雙眼就是不聽使喚,在他說出抱歉之前,對方的驚訝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然後是輕笑聲。

「真是沒想到……這可真是奇遇啊。」

奇遇?他在說甚麼?還有為何這聲音聽起來如此熟悉?
強光造成的後遺症逐漸消去,英國睜開眼,卻是驚訝得無法言語。

-*-

03. 即將踏出的旅程

美國心想,他有多久沒有如此情緒瘋狂了?
在開會途中接到英國家官員打來的緊急電話,話都沒聽完就馬上命令秘書安排私人飛機,其實自己是想直接搭空軍一號的,但那可不是身為象徵的他該做的事啊……而且英國一定會罵他的,萬一他知道的話。
心急如焚是形容他當下情緒的代名詞,那是種心臟被人緊緊捏住一樣的感受,溺水者找不到救命稻草的痛苦,直到親眼見到英國為止,美國不知道那段時間他正想些甚麼。

呼吸困難,一片空白。

英國,英國,親愛的亞瑟,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醒來呢?
每天每天,美國都這麼問著,可是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

把客廳整理整理,美國想說刷個牙然後找英國睡覺去,熬夜還是有差害他精神不太集中,只是他沒想到進去廚房丟個東西再出來時,卻看到客廳多了個陌生人,而且還是個女人?
美國警戒心雖強,但也不像英國敏感到立刻動手的程度,況且對方還是個美女,外加他並沒有聽到任何聲響,若真是從外面進入,那此人絕非泛泛之輩,還是先看情形如何再做打算。

金髮女人直視著美國,後者也同樣觀看著她,接著女人笑了笑,「我不會對您做什麼事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先生,英國最深愛的國家。」

來人率先道出他的姓名,甚至還提到某個關鍵字——「英國」。
雙眼一瞇,眼神中透露出對方不把話講清楚就別想離開的意味濃厚,奇妙的是女人根本不在乎那露骨的敵意跟猜忌,往沙發上一坐,然後笑望著美國。

「美國先生,初次見面您好,我並不是您的敵人,只是想來問一句話。」女子笑問,但問題跟她的笑容一點都連接不上,美國在這道問題中嗅出不對勁,他沒有回答,而是反問對方從何而來,又為什麼認識英國?

「如果您不願意回答……也沒關係,那也表示您也只能到此為止。」對女子來說,現在一分一秒都很寶貴,既然這英國視為最重要的人無願幫忙的話,也就沒有必要繼續待下去。

只是女子沒想到的是,身為精靈而有的溫柔習性讓她在講述緊急事情時卻是從容不迫又和藹可親,美國根本不知道對方提出的問題對她們來說是多麼重要且急迫,但後者畢竟是有危機意識,尤其事情牽扯到英國,危機感更是比平常還多幾百倍。

「等一下!到此為止是什麼意思!?妳要問的事是關於英國的嗎!?」
「……如果您無意幫忙——」
「我怎麼可能不幫啊!!!」美國的大吼聲除了打斷對方的說話外,並沒有嚇到女子,彷彿對方早就料到他會有這種反應。

「英國到底發生甚麼事了?妳知道對不對!?」
「……能找回英國的或許只有您,如果您願意的話,就到地下室去吧,我們都在那裏等著您。」
「啊……!?」

女子的身影在說完該說的話後逐漸消失,讓一向很怕幽靈跟恐怖事物的美國著實大吃一驚,但他馬上就意識到那應該就是英國每天都會掛在嘴上的妖精同伴們……可惡!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啊!

「只有我能夠找回英國……是什麼意思?」英國……亞瑟……你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

每次來到地下室時,英國不是穿著全身黑漆漆的弄著奇怪的東西,就是拿起掃除工具一櫃櫃地清理,這地方就等於是第二個外面那座小花圃,對英國來說都是同等重要,重要到可以讓英國不小心忘記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有時候很忌妒這裡。
也正因為英國都有定時整理,地下室普遍都會存在的潮濕跟霉味在這裡幾乎聞不到,美國只看到地上那片不知識用來幹嘛的花紋,桌子上堆了好幾疊的書,以及——

「咦?這不是……」不是英國那幾乎不離身的玩具魔法棒嗎?怎麼會掉在這裡?
「您來了嗎,美國先生。」
「嗚哇!?不要從後面嚇人好不好!?」

可能因為知道這長髮女子是什麼來頭的緣故,美國已經沒有任何敵意,但這終究是不太好解釋的現象,雖然他平常老是笑英國,等到真有一天給他實際碰上時……還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過說到不可思議,美國壓根沒想到他家的東尼也是不可思議產物之一,只是對他來說,東尼是好朋友跟打電動時需要人手的好夥伴,才不是那些看不到又三不五時會惡作劇的東西。

「那麼,請您站到法陣的中間吧,我捫的力量只能將您送去,沒有指引您回來的能力。」
「等等等等等!!至少先把話說清楚吧!你們這樣沒頭沒尾的我哪知道要幹嘛!?」
「……請您先過去然後我再把一切說清楚吧。」女子舉起右手,每幾秒便在掌中凝聚出一顆光球,並將它往美國身上送去。

「嗚哇!什麼東西!?」
「別動,那是供給的力量,沒有那個您就過不了門。」
「『門』?什麼門?」美國發現他好像正準備經歷一件非常恐怖的事件,但又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可是既然跟英國扯上關係,拼了命也要把逐漸冒出的不安給壓下去。

英國,找到你後一定要你好好賠償自己的精神損失!
美國在心裡暗暗發誓。

「『世界之門』,連接各個世界的連接點。」說話的同時,女子又凝聚出光球在自己手上,這次則是讓它半浮在空中,隨著光球慢慢發光,地上的法陣也隨之亮起,惹的美國又是一陣哇哇大叫。

「我們原本只是想幫點忙的……沒想到卻害魔法陣失控,讓英國迷失在別的世界。」
「幫忙?英國他又在幹甚麼了?召喚什麼奇怪的東西嗎?」對方的奇異發言美國不但選錯地方吐嘈,甚至完全不在意,事後他心想八成是當下接受了那番言論吧,畢竟都有個奇妙女人出現在自己面前。

再說,英國的魔法他不是沒見識過,只是很不像承認就是了……
對於美國的發言,精靈女子雖然沒有反駁的權利,但也真的很同情亞瑟的勞心勞力,畢竟她們一直都在觀望著這兩人,女子此時也稍稍了解到英國為何一直懷念過去的心情了。
『小時候的美國好可愛根本就是天使。』老是講著這句話的英國,說的也很對就是了。

「英國只是在構思你的生日禮物,因為不知道要選什麼所以……」
「等等!妳說甚麼!?」

美國口氣的變換之快,讓女子有瞬間的呆愣,但她還是緩緩將話說完,「您的生日,快到了不是嗎?」
「……生日?英國他……」每一年的七月四日,這天對他跟英國來說意義是何等重大美國不是不知道,也對英國每到這時節就全身不舒服到影響日常作息感到些微不安。

明明想要變強的目的就是要保護英國的,卻屢屢被英國安慰。

『不要緊的,只是有點感冒而已。』
『明天要開會工作的人就好好休息吧,電話費很貴的。』
『笨蛋……你以為我是誰啊?所以別太擔心了,好嗎?』

想像著英國為了自己的生日禮物而絞盡腦汁的模樣,美國又是高興又是帶點心痛。

「英國……你這笨蛋……」為什麼這麼可愛又讓人憐愛。

聽完女子講解來龍去脈後,美國才知道英國之所以昏睡的原因——因為魔法失敗造成的反彈,英國的意識跟身體分離,前者迷失在別的地方,後者則因為失去意識而進入熟睡狀態。
而他現在要做的,是透過精靈們的開路前往英國可能出現的那些「跟他們所在的世界相似卻又不同的世界。」
太過超現實的話題讓美國腦袋有點當機……下次是不是要修正一下那句「你又在跟看不到的生物講話了嗎?」

「我有問題,跟這裡相似卻又不同,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你會遇到跟你認識的人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但對方的內心卻又不完全是你所認識的那個人。」
「……不懂……」認識卻又不認識,到底是認識還是不認識?

看著美國雙手交叉苦思的模樣,女子輕笑幾聲。

——這個人一定,可以將英國平安帶回來吧。

「那麼,準備好了嗎?美國先生。」
「啊啊,儘管來吧!」英國,你要等我喔!

接下來女子都沒有再度說話,她專心的唸著美國聽不懂的語言,半空中的光球跟魔法陣產生共鳴,隨著咒語愈來愈亮,直到光將美國團團包住——
身在光圈中的美國則感覺自己快變成無重力狀態,身體浮浮沉沉,踏在地上的實感不大。

「啊,對了,有件事我忘記先告訴您,美國先生。要找到英國的關鍵也是『英國』,請您記住這點,那麼……一路小心。」

最後一句咒語落下,光球以極快的速度在空中旋轉,然後「啪」地消失不見,連同美國一起。

-*-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永劫迷迴試閱02 | 米英ONLY前奏゜ヾ(・ω・*)ノ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