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迷迴試閱02

2011/06/29
*Attention:
此為米英ONLY跟CWT28會出之刊物試閱,首發在特殊關係,CWT28也會繼續販售
想做個宣傳所以來放試閱,還請多指教ˊAˋ///

PS.文尚未完全潤修過,所以實體本跟這裡會有些許文字表現差異
黑色的天空是籠罩世界的唯一色彩,街道上的商家早已關門,沒有行人出沒,馬路上也沒有任何車子在行走,所有的一切都被寂靜取代。
現在是凌晨兩點,法律規定任何居民不得外出或營業的時間。
但這片死寂的靜謐卻被一道劃破天際的高聲鳴音給破壞殆盡,一輛鐵灰色休旅車從街道的另一頭呼嘯而過,它的後面卻跟著兩、三輛的警車,警鳴燈不斷轉動,伴隨的高分貝鳴音讓附近的住家紛紛點起了燈,民眾的好奇心並沒有隨著夜晚降臨而消失,尤其在這死寂的夜裡。
一個急轉彎,休旅車疑似速度過快而打滑翻覆,撞向已關門的商家,衝擊力道過大讓休旅車一半的體積凹凸嚴重,駕駛跟他的同伴使盡力氣從扭曲的車體中爬出,爬不出來或已經昏迷的只能跟著隨之而起的爆炸死去。

「快……快找地方躲起來……」可能是領導者身分的人虛弱地下達指令,只要先躲過這次再好好藏匿休養,一定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但上天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幾個人沿著牆壁奮力行走爬行之時,警車、救護車跟消防車已經趕到爆炸現場。

「到此為止了,通通不准動!」一名警官拿槍嚇阻,其他員警也上前將受傷的罪犯們上手銬並送上救護車,就算是罪犯,人命關天,醫療還是最優先的。

在處理事故的現場附近,剛剛那名持槍威嚇的刑警瞄到旁邊的巷子好像有什麼東西,他悄聲走過去,接近巷口處時聽到裡面傳來跑步聲,普通人應該是不會察覺到自己存在的,當急之下他再度拔起槍對準在巷內奔跑的人,靠著月亮的微弱光芒他看出那人是個男性,可是這發現讓他差點忘記要出聲制止對方。

那個人不是……!?

「嘖……給我站住!瓊斯!」

美國同樣也很訝異,為什麼那人會知道他的名字?而且聲音聽起來還非常耳熟……不會吧!?哪有這麼巧的事!?

「你這值勤到一半就落跑的傢伙給我站住!」
「……媽的還真的。」罵人的方式真是一模一樣,連口氣也是,不過這邊的自己就不是小孩了,看樣子跟英國是相同職業,也就是刑警。

當警察啊……真酷,跟現在的自己真像,只差一個是城鎮的英雄,一個是世界的英雄,反正都是正義的HERO那也沒什麼差了。
眼前的問題是,該怎麼解決後面那在追上來的人吧?說也奇怪,這世界晚上安靜的像鬼城,害他完全不敢在外面亂晃只好窩在巷子內打發時間,而且又是晚上根本不知道要去哪睡覺,怎麼會有這麼安靜又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你這笨蛋又跑去哪裡……混……了……?」綠眸由上往下看又由下往上看,對著美國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
「幹麻?」該不會這邊的英國也看到看到什麼靈魂顏色之類的東西吧?
「你制服不穿換便服是打算去哪?哪有人趁著職務之便老是在外頭晃的,小心被抓啊白痴!」
「被抓?你在說什麼?半夜出門為什麼會被抓?」
「……你是撞到什麼東西失憶了嗎?」亞瑟用一臉看到怪物的表情瞧著美國。

美國正要反駁卻被亞瑟制止,「總之你給我乖乖躲好,要是被看到你又換便服在外面跑來跑去免不了又是一疊反省書要寫,小心累積太多被降職啊笨蛋!」說完,亞瑟走出巷子,徒留美國一人,雖然腦袋裡面有很多問題冒出來,不過他現在只想先講一句話。

「沒想到英國穿警裝也蠻好看的,下次去做一套雙人用的好了。」

想說英國一定會回來找他,於是美國拿出手機玩起小遊戲,雖然是不同世界,妙的是除了打電話外手機還是能使用。

「可惡,怎麼調角度都不對,這關怎麼這麼難啊……啊,又沒打中,這豬真難壓。」
「你手上那是什麼東西?」
「喔?哈囉,你回來啦。」揮手打招呼,美國看到對方卻是一臉凝重,他越過美國,以點頭表示跟自己走,美國先是愣住,接著將手機收好,乖乖的跟在亞瑟後面。
「穿上這個,才不會被懷疑是違法外出。」拿出一件警用外套給美國,亞瑟平淡的說,這又挑起美國內心的疑問。
「半夜外出為什麼算違法?」沒有夜生活的日子那多無聊啊!?

走在前頭的人沒有理他,美國又嫌沉默太無聊丟了一大堆問題出來,卻聽不到任何回答,剛剛的紛擾像假的一樣,愈遠離車禍現場,四周的環境又變回美國剛來到這裡時看到的一樣,沒人又沒車,街道只靠著街燈維持一定的微光,他很不習慣這沉重的靜默。

「到了。」

眼前看的是棟擁有庭院的獨棟兩層樓建築,從外牆頂端向下延伸了許多藤蔓,感覺屋齡頗長,雖然因為黑夜看不清楚全貌,但美國發現院子裡都種滿了許多花草。

「你家?」
「……算是。」鑰匙轉動聲響起,推開大門,迎接他們的是會讓人覺得暖呼呼的橘光,以及某個坐在玄關旁的椅子上看書的人,那人看到來者是誰後便放下手中的書。

「哇喔……還真的耶!我就相信你這一次吧,亞瑟!」
「白痴,我比較希望你每次都把我的話聽進去,你這個紀錄不良者。」

聽著兩人對話,美國這次真真實實地呆住了,小的也就算了,這次居然來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

「呦!嗯……該說初次見面嗎?我叫阿爾弗雷德˙瓊斯,你該不會也叫這名字吧?」金色的頭髮,上頭還有根顯眼的翹毛,天空色般的藍眼沒有因為黑框眼鏡而失去它的神采,以及那張跟美國相同的容顏。

看樣子這次的世界應該會很有趣……有自己、有亞瑟,還有看起來很奇怪的規矩,這裡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地方啊?


-*-

「哈哈哈,太好玩了,居然有兩個我啊!欸,亞瑟你看!」
「……你們兩個在幹麻?不要隨便給一般民眾穿警服啦!」
「可是很好玩啊,對了!乾脆你代替我去巡邏吧,外面好無聊我還比較想待在家裡。」
「那你就等著被上級通知不用來了吧,白痴。」

一臉富有深意地看著那對假似吵架實質溝通感情的兩人,想想自己也真悲慘,幹麻要在這邊看別人在打情罵俏,換成小孩他還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白紙什麼的……閃到他有點想吐血。
美國不知道他現在這種心情其實也是多數國家共同的心聲,他跟英國的互動已經是有人遠遠看到他們單獨在一起時就自動迴避的程度,若是不迴避怎麼死……應該說怎麼眼瞎都不知道。
不是每個人都有帶好幾十份墨鏡在身上的。

「不過為什麼有另一個我啊,我都不知道原來我有雙胞胎兄弟!那哥哥一定是我囉!」
「這問題你應該要早點問……」清清嗓子,亞瑟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沒有笑容,沒有輕鬆說話的語氣,帶著懷疑的眼神,美國感覺到對方散發著淡淡的敵意氣息。
「你是誰?又從哪裡來?如果是我國的國民應該知道禁止外出令,但你不僅這時間還在外遊蕩,身上還有非我國的物品,報出你的來歷,不然就依法送辦了。」
「欸欸,不要這麼兇嘛,你看都嚇到別人了。」亞瑟的個性他不是不知道,公歸公私歸私,他總是分的很好,但也常常惹出許多麻煩,不過要是對方有動作的話,就算可能是自己的雙胞胎他也不輕易放過。

美國不是不知道這兩人都其實在堤防著自己,就算再怎麼藏住氣息,沒接受過相關訓練的人是感覺不到啦……只是對接受長期訓練的他是沒有用的,拜經驗跟時間所賜,這種程度的威嚇他還不會在乎,但還是有點難過,也許是剛離開那令人溫馨又倍感懷念的世界吧,這裡冷冰冰的,跟上個地方是強烈的對比 。

「說?還是不說?」再次提問的聲音將美國的思緒拉了回來,兩人目光對上,冷靜的藍與深沉警戒的綠,他莫名奇妙興起想花點時間來觀察這個亞瑟的念頭。

吶,英國,你可以等一下下嗎?一下下就好!等做完這件事一定馬上過去!

「是啊……是雙胞胎,不過我不是這國家的人,所以什麼外出禁止是一概不知。」既然如此就裝到底吧,看可以騙到什麼地步。
這個回答算是晴天霹靂等級,美國還來不及看到某人吃驚的表情就先被另個人抱住,「哇哈哈,真的是耶!太好了沒想到我還有家人!」
「還有家人?」話一出才驚覺不對,不過已經樂翻的警察阿爾沒注意這麼多。

大石般的重量突然間壓在美國的心頭上。
失去親人的痛……或是跟親人失散下落不明的痛,身為象徵的他已經感受到無數萬次,雖然悲傷,但也早已習慣,跟只有一生的人類不同,他們一生遇到的人數是既定的,哪個失去了就不會再回來,
美國有很多家人,住在土地上的人民就是所有,可是人類不同,他們只有那單一牽絆,沒有第二次了。

「你還沒說你叫什麼,名字一樣嗎?還是別的?」
「呃……」腦袋轉啊轉,美國一時之間想不出來要用什麼名字代替,怎不能彼此阿爾阿爾叫吧?怪詭異的。「叫我……菊好了,那是收養我的人幫我取的名字。」

抱歉啦日本,名字借我用一下吧!

「菊?好怪的名字,沒聽過這種稱呼呢!對吧亞瑟?」

一直在旁靜靜看著兩人的亞瑟不發一語,聽見警察阿爾的問題才回過神,看來他對目前情況感到很困惑。
真是頭痛……亞瑟心想。
「先不管那個,你明天沒上班但我還有,很晚了我要睡覺了。」牆上時鐘顯示現在已經四點多了,再不睡明天真的會撐不住。
「反正你上晚班可以多睡一會嘛。」
「誰像你啊,只知道睡覺什麼事都不做。」
兩人辯到一半,美國卻中途插話進去,「打岔一下,你們……住在一起?」
「對啊,我跟亞瑟租的,外頭那東西是他的傑作不要亂碰喔!」說的是庭園的花草,美國沒想錯,那果然是出自於這世界英國的手。
「喂!誰跟你一起租的,這明明就是我的房子,你根本連稱的上是租金的東西都沒拿出來過。」
「唉呦幹麻在意這麼多,反正一起住就不要計較了嘛!」

在亞瑟還沒把拖鞋或手邊物品當作凶器砸過來之前,警察阿爾連忙把美國推上二樓避難去。

「亞瑟脾氣不太好,你要多注意喔☆!」聽到對方小聲地跟自己說明,美國在心底贊同。

不管是哪一邊,脾氣不同似乎是共同的優點啊……也是缺點。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Bikini、Love、You and Me(1) | 永劫迷迴試閱01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