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kini、Love、You and Me(1)

2011/07/04
這是一篇因為自己的怨念而誕生的內容

想去八仙樂園的怨念(抹臉)

好想去喔喔喔喔喔(纏老妹

除了米英還是米英,其他人沒甚麼出場機會(特定之外w

---------------------


設施多到眼花撩亂的水上樂園,擠到很想讓人逃出去的人潮,聽著自己聽不懂的話語,曬著會讓人一天內變黑不少的烈日,看著旁邊的人閃到不行的笑容。

當下,亞瑟只想問他可不可以回家。

他跟阿爾弗雷德不知道因為什麼,應該說阿爾弗雷德不知道哪根神經壞了,美洲不好好待,偏要跑到在這時節異常炎熱的東亞地區。
他自己要去就算了,居然還強拉著自己一起來!噢,天殺的他可知道防曬很麻煩耶!雖然他不是很注重這些,但面對惡名昭彰(?)的東亞夏季氣候,亞瑟並不想讓全身痛到會脫皮。

但自己隔壁的那瘋子應該就沒想這麼多了。

「亞瑟~你看你看!那個是什麼?要站到它下面的嗎?」根本沒等回答,阿爾弗雷德馬上跑到巨大桶子底下,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亞瑟站在水邊看著一群人擠在同一塊範圍內,那巨大水桶因為注水而慢慢傾斜,心想應該是從頭頂潑水的設施吧?這樣好玩嗎?

「亞瑟~快過來啊!」一個人站在那多無聊。
「白痴!你一定要這麼大聲嗎?」這裡的人幾乎都講中文,他們兩個外國人已經有點顯眼了,現在又這麼大聲是想更顯眼嗎?

已經有好幾個東方女孩正盯著你看了知不知道啊笨蛋阿爾弗雷德!!

無奈阿爾弗雷德沒接受到亞瑟傳來的訊息,也不知道有女生在看他,他只納悶亞瑟幹麻不過來?
既然亞瑟不下來就只好HERO去迎接啦!

桶子已經傾斜一半,阿爾弗雷德離開站的地方,往岸上奔走;亞瑟以為他不想玩了,可能覺得等待太久也說不定,想拉著他去找新的。
只可惜事與願違,想的時間永遠跟不上行動的腳步,直到那張看起來很欠揍的臉筆直地朝自己來,亞瑟才知道自己根本大錯特錯。

危機意識升起,但來不及阻止他的右手被怪力帶走,「喂!你要幹麻?」
「站在旁邊幹嘛!難得有票當然要好好玩過癮啊!」就快了,跑過去應該剛剛好。
「你自己玩就好我才不——哇啊!?」嘩啦一聲,夾雜許多尖叫跟大笑,其中也包含他跟拖他下水的始作俑者。
用手抹去殘留在臉上的水珠,溼透的瀏海全黏在亞瑟臉上,刺得他眼睛不太舒服。

「阿爾弗雷德你幹嘛啊!?」莫名奇妙一身溼……他絕對不會承認這樣其實蠻舒服的!
「啊哈哈亞瑟你頭髮該剪了喔。」真是的他多久沒修了?平常看不出來,但亞瑟的瀏海都快蓋過眼睛了,後面也是,褟下來後長度居然到脖子的一半?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還說我咧。」這傢伙更久沒修了吧?都比他還長!
「HAHAHA,那你晚上幫我剪吧!」他沒忘記英國人的手工很不錯,只要屏除做菜就好。
「什……?剪壞了不管我的事喔!」才不是因為對方問他才幫的,而是因為那長度太礙眼了他快看不下去!

真是的,又不誠實了。
阿爾弗雷德笑了笑,一股想牽手擁抱的慾望湧出,可是他努力將之壓抑。
淺嘆口氣,只能說社會風氣不同,來之前就被警告在公眾場合不得做出越矩的事,因為東方社會很不能接受這種行為,雖然近年來民眾的觀念日漸開放,但兩個男的公然牽手這種事……
他還不想才剛來就把遊樂心態全部破壞光光,也不想讓亞瑟陷入窘境,那只會讓他變回面無表情又帶凶光的海賊紳士,然後可能會跟自己冷戰很久。

「怎麼了?」發現阿爾弗雷德沒跟上,而且臉上表情有點怪怪的,不過不是負面情緒,所以亞瑟也沒追問下去,難得出來玩還是克制一下自己的老媽子個性吧。
「沒什麼。」跑步上前,既然不能牽手只好盡量靠近亞瑟囉!HERO是很能變通的!
「幹嘛啊?熱死人了不要一直黏過來。」就算上半身沒穿有點涼,但亞洲的氣溫對自己來說還是有點適應困難,不是不知道亞熱帶地區的夏季氣候,但這麼熱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聖嬰現象跟全球暖化害的嗎?

「有什麼關係~這樣反而可以空出更多走道空間啊!」看他多有心!知道這裡人多不要檔人路。
「聽你在胡說……」亞瑟失笑,對方總是把無辯到有,不過不是什麼大事亞瑟也懶的理他了。

一排小吃區映入阿爾弗雷德的視線範圍,但有人比他還搶先一步。

「你要是敢說要去吃東西我就丟下你。」
「欸?亞瑟~~」怎麼這樣?
「免談,你知道你早餐吃掉多少東西嗎?」停下,亞瑟手雙交叉於胸前,一臉嚴肅地望著。
「那又沒很多!」他根本就沒有很飽的感覺,都是因為亞瑟強制停止他才沒繼續吃的。
「那我早上起床時看到垃圾桶裡面有三份麥當勞該如何解釋?」
「呃……那個是……」哇靠,自己還特地拿別的垃圾檔住會造成破綻的牛皮紙袋,怎麼還是被看到了?

阿爾弗雷德有點心虛,也擔心亞瑟會直接開始他的落落長訓話。
說實在,被罵是不要緊,但這裡人這麼多,他怕亞瑟罵完後反應是回過神感到羞愧而直接跑掉,那個人的臉皮可是薄的要命啊……
結果亞瑟採取的行動跟他想的完全不同,他知道亞瑟在瞪他,感覺就像要開唸了,做好心裡準備的阿爾弗雷德卻遲遲等不到對方的老媽子訓話。
只看到亞瑟嘆氣,接著笑了,笑的很無奈。

「唉,算了。聽說台灣的麥當勞味道很不一樣,你會去買也不奇怪。」
「……我還以為你會唸我。」
「你這麼希望被我唸?」亞瑟挑眉,看到對方拼命揮手說沒有的樣子就覺得好笑。
「……真的沒生氣?」三份麥當當跟之後和亞瑟去吃的早餐,那個量可不小啊。
「……那你就在這邊消耗整個早上攝取的熱量吧,反正你胖死也不關我的事。」

唉呀……還是生氣了,但氣的很小。

「胖了怎麼會跟亞瑟沒有關?不過沒關係,就算這樣也有亞瑟陪我減肥。」
「誰要陪你啊,自己去努力吧!」熟知對方的三分鐘熱度,亞瑟不抱太大希望說那個笨蛋會真的想減肥。

臉頰的左邊莫名其妙溫度上升,還只拘限一小塊面積,可是又很快降溫了。
亞瑟轉頭,看到阿爾弗雷德一臉賊笑。

他知道現在自己的臉一定很紅。

「你……笨蛋!居然在這裡……!」這人講不懂啊早跟他說不准了!
「沒關係啦沒關係啦,這是友好的表示——以東方人的角度來看!」

放屁啦什麼友好表示!
有人會好到直接親對方的嗎?
「走吧亞瑟!我想去玩那個!」順著阿爾弗雷德的手看去,不知道高幾層樓的滑水道在前方不遠處,中間那條還特別直。

媽的……那快直線的角度是搞什麼啊?而且那笨蛋一定——

「我要挑戰中間那條,看起來超刺激的!」

……看吧,就知道會這樣。


—*—


那麼,現在就來回顧一下,為什麼生活在離台灣飛行時數十幾個小時的他們會破天荒跑到這來玩水呢?
這就要從阿爾弗雷德那愛出國旅遊的習慣講起了。

「還有兩天……撐過去我就贏啦……」無力地攤在桌上,四周可見範圍都被一疊又一疊的文件給包圍,有簽完名的跟還沒閱覽的,前者的數量比後者多一點,那是阿爾弗雷德熬夜兩天兩夜的成果。

雖然真的只有多「一點」。

再過兩天,是他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長期休假——但實際上已經延後放了;這段假期還是他用前面無數爆肝日換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實現跟亞瑟的約定。
海洋的另一端,那個多雨的島國已經開始放假了,可是對方在放假的期間他卻還要上班,但原本不該是這樣的!
這個時候自己跟亞瑟應該是在日本他家觀光,然後再去拜訪台灣才對,為什麼現在卻悲苦的坐在這邊加班呢!?

「可惡啊……我想玩水啊為什麼……」秉持著夏天運動首選就是要從事水上活動的原則,早在得知他跟亞瑟可以拿到共同時間的假後,就開始了一連串的出國計劃。

加上阿爾弗雷德又認為既然要玩水就要選個比較熱的地方,這樣玩起來才會覺得又涼又有快感,所以他打電話找菊商量,對方給了他很多當地的觀光景點的遊玩建議,他一條條列在筆記本上,打算晚點去估狗一下其他資訊,卻因為日本說了某句話,讓阿爾弗雷德決定去日本時泡溫泉觀光就好,玩水就去台灣玩!

「阿爾弗雷德先生,您有去過台灣玩嗎?」
「玩?有啊,小灣家的東西都超好吃的!」差點害自己離不開那塊寶島,小吃之國真是罪惡啊。
「呵呵,她聽到您這麼說一定會很高興的。」
「對吧!HERO我從來不說謊的!」只限關於吃的方面……大概吧?
「那水上樂園呢?有去過嗎?」
「水上樂園?那倒沒有,去的時候季節不對。」
「那您應該去看看,小灣很自豪她們家的水上樂園設施,各式各樣都有。」想想自己之前才被那名少女問說要不要一起去玩水,從北到南全部玩透透。
「喔!?真的嗎?很好玩嗎?」雖然彼此看不到表情,但菊聽的出來電話另一端的人十分有興趣。

將話筒換至另一耳,菊的臉上充滿笑意,「我想是吧,因為我還沒有機會去。」暑假是活動高峰期有點忙啊……「那可否請先幫我玩呢?」言下之意就是應該還不錯玩。
「啊哈!既然菊你都這麼推薦了,不去就太對不起你啦!」身為世界的HERO,他當然知道菊的話是什麼意思囉!
「那就太好了,我會先幫您通知小灣,相信會提供很不錯的地點給您的。」
「喔!那就拜託你啦,菊!」

道完再見,掛上電話,菊立刻拿出他的隨身小冊子快速寫下好幾行字,還自言自語說「嗯,這次就決定是海邊場景了。」及「還是要改成私人泳池呢?」,亦或是「這次不知道來不來的及,如果出R18的話……」

遠方的阿爾弗雷德打了個大噴嚏,以為是對著冷氣口吹太久的後遺症——電話剛好在冷氣口前方,而他又懶得拿起電話去別的地方講,就算電話是無線的。
決定好了地點,接下來就是去跟亞瑟報備自己預計的行程,雖然對方聽到要在這實質上很炎熱的季節到可能更熱的亞熱帶地區去時,視訊電話中映出來的表情不是很高興,可是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內心很期待這次的旅行,而他也習慣把全程安排交給自己,畢竟玩的方面他可是比亞瑟厲害多了。

「別那種表情嘛,菊推薦的啊,所以我們去啦~」
「可是很熱……」他不是很喜歡夏天,加上身體狀況才慢慢開始進入復原階段,誰知道有沒有那個力可以曬太陽?
「唉呦,反正是下下個月才去,都八月了應該好很多了吧?」阿爾弗雷德苦笑,亞瑟顧忌甚麼他都知道,這個時節身體不好他也清楚的很,可是不出去玩一下就好不快,就是要動才會有活力。
「好啦好啦都你在說……」擺擺手,亞瑟也懶得提意見了,反正鐵定會去那幹嘛還講這麼多,不可否認自己對玩水的確是有點心動,而且台灣他還有很多地方還沒逛過,趁這次要好好補回來。
「喔耶那就決定囉!」

以上,就是為什麼他們現在會出現在水上樂園的由來了。





-TBC

comment (0) @ APH相關
<< 米英翁哩感想記事簿w | 永劫迷迴試閱02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