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1新刊試閱-前奏旋律

2012/08/02

*第二篇內文試閱



撕去昨天的日曆,轉眼間又到這個時候了。

其他人有沒有這習俗我是不知道啦,不過原世界應該早就賣到沸沸揚揚了吧。

我看著日曆,今天二月十號。

距離聽說是萬惡的西洋情人節,還有四天。



把護符、鑰匙、面紙包、手機、雨傘等外出固定用品通通放進背包,因為在學校待太久實在是忘記還有下雨這回事,上禮拜回家時想說繞個道先去買東西,誰知才移動到過去整個人馬上濕……

那天全台灣正在下傾盆大雨,就算我家比較靠南邊一點點……也沒多南卡在中間實在南不到哪裡去,也一樣被雨水侵襲著。

忘記帶雨傘的我只好抱著包包在雨中奔跑。

有人應該會問那我幹麻不再移動一次……這又是很蠢的另個關鍵點了。

我以為移動法陣起碼還有三、四張躺在包包內,結果那天在雨中找來找去就是沒半張,原來不知不覺間早就把包包裡面的備用全花光了。

沒意識到所以沒補,沒補的結果就是變成落湯雞,好在沒感冒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經過那次之後我現在出門都會乖乖再檢查包包一次,免得又忘記哪個東西然後到現場才欲哭無淚。

那我想學長絕對會把我種在黑館門前,原因是丟臉兩字。

「嗯,這次都全帶了,這下可以出門了。」說是出門也只是從房間移動而已。

說句老實話,我個人去過的地方實在不多,目前最熟練的也只有從學校移到我家區域這一百零一種路線,像是去伊多那邊或,或是跟其他人出去,基本上還是依賴他們的法陣居多……

不是沒嘗試過啦,但十次有七、八次都會卡住後,也不敢在獨自一人時候弄了,沒人救我啊!

目前就只有回家時我敢自己行動而已,想想真有點可悲。

把符紙往地上一放,漾著銀白光芒的花紋瞬間展開,大概幾十秒左右吧,我人就已經站在離家不遠的一條小巷子內,這次回家其實是想向老媽請益某件事。

看到開頭應該也猜到我要幹麻了。

沒錯,罪惡又很麻煩的情人節。

去年的情人節一切平安,除了學校辦了相關活動之外沒什麼太大變化。

但想也知道,學校辦的活動通常不會普通到哪去……這個以後有機會再提。

在那一天,我的人生起了個重大變化。


**


活動我玩的很盡興,喵喵、千冬歲、庚學姊、水妖精三兄弟等等,很多人都送了很多巧克力給我,也才驚覺沒想到我已經認識這麼多人了,而且大家都很熟知原世界傳統──朋友是義理,情人是真心。

當下沒注意看那堆巧克力是什麼牌子或哪個國家,因為實在太多了,跟在一旁的學長開了個小型傳送陣幫我把巧克力送回房間,好讓我兩手空空地參加活動。

那天最後的壓軸是要從全校中隨機抽一個人上台,並在台上向愛慕的對象告白,如果已經有情人那就帶上去接受大家的祝福。

我聽到時有點傻眼,這是哪門子的國王遊戲啊……

不過台下的人似乎很喜歡這種方式,多數的人都在大聲叫好,我還聽到附近有人開始在練習告白台詞。

嗯,真不愧是情人節。

雖然有點害怕自己的衰運可能會面臨被抽到的窘境,但想到全校師生的數量……我猜八成也輪不到我,拿著買來的巧克力冰淇淋,好奇到底哪個人會被選上。

活動的主持人是之前在大競技賽場上看過的女孩子,但因為隔的有點久我忘記叫什麼名字了……這不打緊,重點是她喊出來的名字。

我敢打賭,我們這票人在聽到名字的瞬間,視線一定馬上朝某人集中。

銀髮紅眼,白襯衫搭配黑色牛仔褲,非常隨性的裝扮,整間學校,還外加一堆校外人士都知道的人。

──精靈族跟獸王族的混血精靈。



……不是吧,別鬧了?

居然是學長中標!?

可能是被抽中的人太出乎大眾所料,學長的名字被叫出的時候是整場靜默,會壓死人的安靜那種,倏地有人開始歡呼,聲音散發出感染力最後是舞台下的人都是瘋狂吶喊,尤其女生群最為嚴重。

……是等著聽學長會講出哪個人的名字然後好去蓋布袋嗎!?

一如往常,最討厭麻煩事的學長發出嘖的一聲,「媽的搞什麼!?」

「有什麼關係,挺有趣的不是?」我倒認為學長他一點都不覺得這有趣啊,夏碎學長。

「被抽中的人一定要上台喔,所以冰炎學長不能跑掉喔!」喵喵笑嘻嘻的,一臉很期待學長上台的模樣。

對喔,是說喵喵現在還喜歡著學長嗎?總覺得性質好像變的不太一樣了?

「唉呀怎麼不是我被抽中,不然我一定大聲向世人公告我對西瑞的──噗!?」

「他媽的你敢再說一句試試看!本大爺馬上送你下地獄!」

五色雞頭很豪邁地朝愛笑神經病臉上踹了一腳,百分百爆痛,因為我看到站在後面好好的雅多臉色鐵青,整個人摀著臉蹲在地上。

神奇的心電感應固然好用,但遇到這種狀況我只覺得雅多很可憐。

伊多馬上使出簡單的治療法術,但雅多沒等自家大哥幫他處理好就抽出爆符將之幻化成長劍砍人去了。

果然跟五色雞頭扯上關係就沒好事……真是慶幸我是站在學長附近而不是被西瑞抓著,不然被追的裡面一定有我。

在大家的起鬨以及主持人的催促下,學長十分心不甘情不願的上台去了,而且還是直接用傳陣,你連這點路都不想走嗎學長?

「好~現在在我們台上的是Atlantis學園的人氣王,想必也是許多女同學心目中仰慕的對象──冰炎殿下!」

這個盛況……還真像演唱會。

前幾天看電視時剛好看到某個韓國男子天團來台開唱,機場、旅館跟會場全被擠的水泄不通,場面相當壯觀恐怖,因為不是現場所以感受不到太多魄力,不過現在有了。

原來女生的怨念這麼恐怖……根本就是等比級數上升嘛!

只能說不愧是學長,太強了!



主持人把麥克風遞給學長,自己又拿出一隻,「那麼,就請冰炎殿下按照遊戲規則,告訴台下的觀眾們您是否有心儀的對象呢?或是目前已有交往中的對象呢?再說出答案前要先提醒您,若是說謊的話是會受到懲罰的,請不要輕易嘗試喔!」

此話一出,台下幾乎馬上噤聲。

效率好到我只能用「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外加不會太誇張的孟克臉來表示內心驚嚇。

原來大家這麼想聽學長到底有沒有另一半?

不過據我所知學長好像沒有喜歡的人……交往對象九成九沒有,有的話應該要去陪女朋友而不是三不五時出現在黑館才對。

不是都說情人相處時間不夠用?不夠的話又怎麼會到處跑來跑去巴不得把任務通通取消吧?

以上,是我根據以前生活週遭的情況綜合出來的結論。

而且我也很好奇說謊會怎樣……反正又不是我在上面。

接過麥克風,想像中的否定答案卻沒有馬上出現,看起來學長似乎在想些什麼?表情有點苦惱的模樣。

……不會吧?

學長真的有喜歡的人嗎!?

哪個強人居然會被學長喜歡上,太恐怖了吧!?

「漾漾!」

「哇!?」

「啊哈,漾漾很緊張嗎?」

轉頭,喵喵可愛的笑臉出現在我身後,「害我嚇一跳,不要突然拍我啦喵喵。」

「呵呵,漾漾你要仔細聽喔。」勾著我的手,喵喵把視線移到舞台,我也跟著看過去。

為什麼叫我要仔細聽?

「就是說啊,褚,要是漏聽的話有人會找你算帳喔。」

「啊?」算帳?找誰算帳……不對,誰要找我算帳?干我啥事啊!?「夏碎學長你在說什──」

「以冰炎學長的立場來看,漾漾真的很遲鈍。」千冬歲邊說邊從我另一邊竄出,跟在他後面的萊恩居然點頭附和?

「不知道是剛好還是怎樣,但這也是個好機會,希望學弟好好加油。」跟著自家老哥一起來看活動的阿利斯安也說了句我完全聽不懂的話。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內心流過不安感,好似有什麼重大的事件要發生可是我卻不知道,然後那大事還跟我切身相關,「在瞞著我什麼嗎?」

丟出去的疑問沒人回答,大家都只是對著我笑著。

別再笑了真的很恐怖啊!

嗚嗚……現在到底是怎樣啦……

「放心吧,相信很快就會平息的。」

來不及回問夏碎學長的話中涵義,主持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冰炎殿下?」

語氣帶了點疑惑。

學長依舊沉默。

我聽到了前面很多人開始竊竊私語,當中還包含細小的哭泣聲。

望向舞台,忽然意識到通常這種反應多半就是有,但猶豫要不要說,可能是怕講出來會給對方造成麻煩。

我不禁想著,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讓學長如此珍惜?

「有。」

單單一個字,馬上拉回眾人思緒,幾千雙……應該是吧?

幾千雙眼睛都看著學長。

「喜歡的人,我有。」

女孩子們的哭聲變大了,聽著都有點替她們感到難過。

「喵喵,妳不是喜歡學長嗎?」可是卻沒有像其他人般落淚,反正露出笑容。

「嗯?是啊,可是那是仰慕,我自己知道那並不是戀愛而是尊敬,所以我很高興學長終於有喜歡的人了。」

「所以喵喵很高興,我們也是。」

「千冬歲也是?」

「好了,暫停,先聽冰炎把話講完吧。」拍拍手,夏碎學長中止我們的談話。

「那可否請冰炎殿下告訴我們您所喜歡的人是否在場呢?」

「……一定要說嗎?」我看見學長的眉都皺起來了,不想講三個字清楚表現在臉上。

「這是遊戲規則喔,請您一定要講出來。」

「嘖!」

透過麥克風,學長不快的聲音大家都聽見了。

其實學長真不想講也行吧?我看沒人敢拿他怎麼樣,懲罰那種東西我也相信根本傷不到學長。

「嗯,差不多了,應該會說吧?」

「一定會說的!」

「我相信學弟的勇氣沒這麼弱,會講的。」

怎麼好像……所有的人都知道學長喜歡的人是誰只有我不知道?

夏碎學長、喵喵、阿利學長都很篤定他會講;千冬歲跟來恩不知道在旁邊討論些什麼,伊多因為去找雙胞胎跟五色雞所以目前不在場,可是走之前卻留了句「漾漾加油。」給我。

是要我加油什麼?

「那我直接叫他上來好了,這樣不講也行吧?」

「嗯?這樣也行啊,請對方上來然後再請冰炎殿下跟她告白,若對方答應的話今天的活動就順利結束囉!」

「哼,他不可能不答應的。」

「那就數到三,三的時候您的對象要出現在台上喔!一……二……」

腦袋正在運轉說學長你的自信太恐怖了,萬一人家不答應怎麼辦等等,最後一個音節剛好落下。

「三──!!」

「褚,加油喔!」

「啊?什──」

耳邊只聽到夏碎學長的聲音,下一秒我看到的是不同的景色。

我嚇了一跳外加後退三步,無法出聲。

景色同樣嚇了一跳,不過好像不能後退但也無法出聲。

看著那幾千雙的視線……機械式地轉頭。

站在旁邊的紅色正盯著我。



我想我們之間的沉默起碼維持了十幾秒。

……學長,騙人的吧?

挑眉,學長只冷冷回了我一句,「如果是騙人的話你會站在這裡嗎?」

如果不是因為先聽過規則,我還真想把現在這狀況當成是整人遊戲……

可是現在是我想當成整人事發現場都不行啊——!!

學長你就不能好心點告訴我說是在開玩笑嗎?

還有送我上來的傳送陣是誰放的?

哪個人這麼沒良心一定是放錯人了吧!?

「褚,不要逼我在台上揍你。」

下意識抱頭閃遠,現在真的是可以依靠口氣來辨別學長心情是好是壞……

可是就算心情好還是會被揍,好像也沒什麼用的感覺。

我真的慌了。

不單單是因為我正在面對不知道多少雙的怨恨視線。

而是雖然我腦袋空白,但還是知道目前所在的地方正代表著甚麼意義。

心跳不斷加速,強大的鼓動聲已經抵達我的耳邊。

裡面包含著什麼?

緊張?錯愕?恐懼?還是——

將視線轉回學長的方向,現在給我解答的也只有學長一人了。

「你沒想錯。」學長往前走了一步,「該站上來的確實是你。」又往前了一步。

跟學長之間距離並沒有拉很遠,以他的步伐來算大概五到六步左右的距離。

我清楚聽見學長說出的話,可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最後,學長走在我面前,距離歸零。

視線沒辦法從學長身上移開,有點像是被蛇盯著那種……動彈不得的感覺?

「叫你不要想廢話你還多想!」啪地揮下,才剛放下的手又繼續抱著頭。

「我又沒叫你聽……早就跟你說過了。」講是這樣講但我的人權從來沒受過尊重。

學長就是那其中的第一名。

思考完才驚覺不妙,往後跳也來不及的現在只好死命抱頭,希望可以稍稍緩衝被揍的力道。

幾秒過去,什麼事都沒發生。

怯生生的抬頭,學長面無表情,我在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褚,你知道的,所以現在,你怎麼說?」

不明所以就丟了個問句給我,你是要我說什麼……

對望好一會兒我才終於回想起現在我們所在何處,講的又是什麼。

我想我一定有轉頭看了下觀眾席。

所以是……要我回答的意思嗎?

「不然咧?」

我知道我很進不了狀況但你也不要用這種鄙視的眼神跟語氣回我嘛!

突然被拖上來的人是我耶!

「嘖!你還真麻煩!」

右手腕被學長抓起,完全不顧主持人的驚呼跟台下人群的騷動。

淡金色光自我們四周亮起,下一秒我來到了個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學長的房間。

「這邊你應該就比較自在了吧?」

「啊?」學長一說話我才發覺手腕已被放開,然後他老大很悠閒地往床上一坐……好吧,既然主人都做了我也就不客氣找地方坐了。

於是我就坐在床旁邊的椅子上。

其實我的腦袋還是亂糟糟的。

為什麼是我被推上去?這次活動主題是什麼?在學長上去後大家那意有所指的內容是什麼?

就像哪個地方的線斷掉,或是零件脫落,不然就是沒上油生鏽……反正就是完全轉不過來啦!

抱著頭,我還真想大聲吶喊一下……

「那就喊啊。」

「咦?」一秒抬頭,學長的表情變得很沉默,跟剛剛在台上看到的面無表情又不一樣,我馬上就發現到學長生氣了。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動怒。

……為什麼?

「我沒有生氣。」

「……騙人,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學長。」整個人氣氛都變了,還說沒生氣是要騙誰……

沒多久,學長嘆了口氣,「你真以為我上去是剛好的嗎?」

「啊?」怎麼突然扯到這來?

「還不是扇那老太婆搞的。」

……咦咦!?

「扇董事?」騙人的吧!?她把學長趕上去做什麼?

「因為她覺得太慢了所以就直接用這種方式……我絕對會去找她算帳!」

太慢了?

什麼事太慢了?

學長指著我。

我看著學長的手還真有瞬間反應不過來……

「我?」

「你,還有我,我們兩個!」

學長的聲音超憤怒,這幾個字根本就是壓著怒氣從牙縫擠出來的。

「學、學長……」生氣可以等一下再氣,你可不可以先跟我解釋下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還有,剛剛的事你說的是真的嗎……

紅眼注視著我很久。

我注意到有某種意念在其中流轉,讓我有點想逃,可是又想靠近看清楚。

但是我真的很怕沉默,尤其是跟學長間的。

誰知道沉默完學長會不會說出哪個嚇死人不償命的話?

「就如同剛剛那遊戲講的,找喜歡的人上台,然後告白,對方接受即結束,並接受全場祝福。」

「那,學長你被抽到是因為……?」照剛才的說詞,學長十成十是被陷害上去的。

而學長的回答也證實我所想,一切都是因為扇董事太無聊……

情人節活動是她想出來的,最後的抽籤也是她弄的。

但很顯然學長根本不知道這回事,不然哪會乖乖被人陰!

「我知道活動是她策畫的,但沒想到最後給我來這招。」

「所以……不對,那我怎麼……怎麼會……」我想問的是怎麼會是我上台。

可是冷靜後想想,所有的經過似乎都有跡可循。

學長上台前完全正常。

上台並聽完遊戲規則後,身旁的人反應都變了,他們說著我不知道但聽起來就是跟我有關的事。

漸漸地,我理解到某件事,雖然不多,可是好像知道為什麼大家會有那種反應。

鼓動聲又開始壯大起來。

想說些什麼卻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這下你知道了吧?」

冷漠的表情已不在,換上的是淡淡的微笑。

有點擔心,有點難過,還有著我不知道的其他情緒的,一抹微笑。

點點頭,就算學長沒講出那有點嚇人……應該說會很嚇人的四個字,我也了解我該知道什麼了。

也有種預感,講到這樣還不知道的話學長鐵定會砍了我!

「哼,砍你還太便宜了。」

什麼砍我還太便宜——不對拜託你不要隨便亂砍人好嗎!

那麼現在,我該怎麼辦呢……

「好好思考,把你最真實的答案告訴我就好……扇那傢伙一定知道會變成這樣。」

她已經神通廣大到我們會有什麼舉動都摸透了嗎?

也太無聊!!

「我半個小時後進來,還是你要更久?」

我知到學長打算把空間留個我,讓我好好想,「呃,半個就好,我想應該夠了……」應該吧?

學長也沒說什麼,打開門走了出去,單調擺飾的房內就只剩我一人。

我是很震驚……震驚學長的想法。

剛剛的我還在想說是哪個強人可以讓學長看上眼甚至還很珍惜,結果那個答案居然是我自己……搞屁!

時間可以重來的話還真想敲我自己的腦袋,若沒多想說不定就沒事……但也好像不可能。

妖師能力無法改變既定事實,學長敢這樣做就表示這個念頭已經存在很久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首先浮出水面的是「為什麼」三個字?

我很了解自己,長相普通,典型的路人甲乙丙那種,誤打誤撞進入學校還弱的要命,三不五時變成敵人下手的目標簡直是一百分的拖油瓶。

就算現在有米納斯、老頭公跟先天的妖師之力,跟學長他們比根本就是一粒米。

實在是猜不透到底哪裡可以引起學長注意……

總認為他應該很想巴掉我才對,畢竟每天都被我的腦內噪音影響。

那麼我呢?

我對學長的看法又是如何?

叫我好好想想,意味著就是要給他一個答案吧?

很肯定地,我不討厭學長,就跟喜歡其他人相同,我也很喜歡學長。

只是這個喜歡的界線在哪裡?

雖然剛剛被嚇傻了,可是聽到學長的感受我卻沒有太大的反感,但是好像……也沒有太進一步的感受?

嗯,為什麼是問號?

慘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問號……

出生十六年到現在我根本沒談過戀愛,也不太有機會去聽他人的戀愛故事,然跟辛西亞除外。

但是那對根本不能當作參考啊!

也不可能像少女漫畫那種發展模式,重點是我也不是少女!

……對喔,我是男的耶。

學長有沒有意識到這點啊……不可能沒有吧。

即使是這樣,學長還是做了選擇。

想了多久我也不知道,在我思考到很想去撞牆的時候——因為實在想不出個結果來,傳來了敲門聲。

「時間到了,你還要繼續想嗎?」

「咦、啊、嗯……應該,不用了。」

我想應該不用了。

再想下去似乎也沒有比這個還好的答案了。

學長再度走進來,我則很自動的起身,結果變成互相對看誰也沒下一步動作。

也許是心理作用吧,學長看起來情緒不是很好,只不過不知道是不好什麼,但沒有生氣……是好事吧?

繼續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學長也沒講話意願的樣子還是我先開口好了……「我……呃……」

想歸想,要講出來真的有難度啊……

而且很怕學長聽完我的答案會直接把我種在門口。

「說吧。」

我看見學長伸出手。

「把你決定的都說出來吧。」

有點像強心針,學長的話讓我有繼續說下去的勇氣。

「我……先說重點好了,我可能還沒辦法,很明確的答覆學長。」說完的瞬間,學長的眼神變了。

「學長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給了我很多也教導我很多事,我不討厭學長,可是卻不知道喜歡到什麼程度……」真的,我不知道。

喜歡著學長沒錯,但這份喜歡究竟是朋友?還是有其他感情參雜在內只是我尚未察覺?

「所以,我現在沒有辦法可以告訴學長真正的感受。」這就是我的答案,也是目前的我認為最好的答案。

原本想說聽完我這答案,學長的臉色一定會變很臭……可是沒有,而且還笑了!?

我講的答案很好笑嗎學長?

那是我思考半小時的成果耶——噢痛!

甩甩手,學長繼續用鄙視的語氣跟我說,「你有聽到我說好笑嗎?」

對不起我想錯了嘛……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不愛聽就不要聽嘛,要聽又要揍人……

「褚。」大魔王把聲音壓低,聽起來超恐怖。

哇哇哇對不起我閉腦!

不要再打了他經不起三次摧殘啦!!

「哼,算了。」

「咦?」

「你的答案還不錯,至少跟我設想的不同。」

「咦咦?」什麼還不錯?你說那個模糊到爆的爛答案是很不錯嗎!?

想說居然這麼容易就過關了,一個眨眼學長已來到我面前,就跟早些時候在舞台上一樣。

「至少知道在你心理,我還是有不少份量的。」

耳邊的髮絲傳來有人在撫摸的觸感,學長稍微壓低身高,讓他的視線能跟我平行。

我想,學長的倒影一定也出現在我眼中吧。

平息的心跳聲第三次激列活動,先閃過腦海的是我怕學長聽到這股心跳聲。

帶著愉悅的低笑聲透過耳膜抵達聽覺,才知道學長在笑。

啊靠……剛剛想的學長根本全聽進去了嘛!

「你臉都紅囉,褚。」

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學長就停止了這會讓人受不了的貼近舉動。

「知道了你的想法,我就能夠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

學長的臉上出現的是一抹笑容。

那個笑容我看過很多次。

充滿自信,勢在必得,絕對會成功某件事的笑容。

「所以,做好覺悟吧。」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CWT31新刊試閱-虛擬蜜月 | 近日+CWT31預告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