ダンガンロンパ槍彈辯駁本試閱(1)

2012/08/16

槍彈本「Lucky only one」第一篇試閱

(書本會有改字跟增減句子的情形,但內容不變)



「雙手抓住的未來」(日狛日)
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さよなら絶望学園 ED捏造衍生












日向的思考無法跟上目前呈現在眼前的情景,他只是微微張嘴,呆楞地望著在自己眼前的……某個人。

呃,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這裡……是他房間吧?
那又為什麼……

接著他想起來了,演變成這樣的可能原因。
那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

從那殘酷的世界裡脫出後,剩餘的五名生還者奇蹟似地甦醒,並保留了在遊戲世界內的記憶,原有記憶既沒有被覆蓋,新的記憶也同時留存在他們腦中。
但是一開始真的很辛苦……過往的殺戮記憶如噴泉般瞬間湧出,那些曾經做過的罪惡不斷地侵蝕掉他們的心靈,讓他們五人瞬間踩在進入身心崩潰的境界線上。

要絕望就絕望吧,不管是自己,還是世界。
他們就這樣面臨再度被絕望吞噬的險境。

若不是靠未來機關的那三個人,以及他們在虛擬世界所得到的那一切支撐過來的話,即使江之島盾子已消失,他們還是會無可避免走上回歸成絕望的道路。

日向創沒有忘記自己說過的話,以及跟七海千秋的約定。
不是為了世界,而是為了自己。
為了自己所開創的未來。

過去的那些是他們這一生注定都要背負著的包袱,不可丟棄也無法丟棄。
不可以背對著絕望跟過去的那些罪,面向前方走出自己的未來。

這是日向在那個世界中,所學到的重要信念。
總計十五個人最後只剩下五個人,當他們離開新世界驅動程式的枷鎖,看見自己兩旁的人是緊閉雙眼沉睡時,全部的人都哭了。

之後的好長一段時間,他們五人極力想找出是否有辦法讓沉睡中的其他人甦醒,途中也受到在未來機關中特立獨行的那六個人之幫助。

──上一次殘殺學園生活的六名生存者。

然後……

直到現在,日向依舊認為那是奇蹟,可是奇蹟不是只靠強烈期盼就可以發生的。
奇蹟通常伴隨著契機。

而這份契機,他打從心底深深感謝。

正也因為如此……才會變成現在這種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局面。

那個在自己入睡前好端端躺在地上的狛枝,為什麼會跑到他床上來……?

試想一下,當你睜開眼迷迷糊糊,腦袋渾濁的時候,有張距離自己不到十公分的臉突然出現,能不被嚇到嗎?
不被嚇到才奇怪吧?

日向現在就是這種情形,在他的單人床上出現不該出現的身影,那就是昏睡十人的第三個甦醒者──狛枝凪斗。

這傢伙什麼時候爬上來的……?
只消幾秒鐘,還想睡回籠覺的疲勞完全散去,日向爬起身,伸出右手想把旁邊的人叫醒。

「喂,狛枝。」搖了兩三下,沒反應,他再接再厲,這次使出的力道大了些,不過對方根本沒有醒來的跡象,最後是雙手都用上,猛力往狛枝凪斗身上壓。

「我說狛枝,你給我起來──!」伴隨著大吼,帶著淡灰白髮色的人終於有了動靜。

「嗚……日向?」揉眼,狛枝滿臉疑惑地順著聲音向上看,不解眼前的人為何臉色很難看。

「你為什麼會在我床上?」日向不多說,直接進入問題點。

「啊?床上……」狛枝慢慢地將視線環顧四週,接著輕輕啊了一聲,「嗯……嗯,我爬上來了。」神色寧靜語氣淡定,彷彿這是件再自然不過的事。

這反而讓他不知道怎麼回答,狛枝的態度就好像睡自己床是理所當然的。

「爬上來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爬上來幹麻!」

「睡覺啊,日向你不覺得這問題很蠢嗎?」

「你不是睡在地上嗎?幹麻擠到我床上!」狛枝應該是睡地上才對,誰知道自己一覺醒來卻看到他在床上。

狛枝默默抓起枕頭抱在胸前,「因為我……睡不著啊……」

第一次深呼吸,吐氣;第二次深呼吸,再吐氣……第三次第四次,他很努力用深呼吸讓情緒冷靜下來。

「唉……」最後只能無奈地扶著額頭,長長的嘆息從口中溢出。

不行啊這傢伙……還是無法溝通啊……


-*-


「啊哈哈哈哈,因為這樣所以你們吵架了?」終里赤音的笑聲在不算小的餐廳內造成一定程度的迴響,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沒有吵架,只是覺得這傢伙最近很奇怪。」想插起紅蘿蔔,結果因為力道太大讓蘿蔔直接裂成兩半。

「我還是跟平常一樣啊,哪裡奇怪?」注意到日向食盤內的變化,但決定不去理它。

「嗯……這麼說的話,狛枝同學的個性跟以前似乎真的不太相同……」

啜了一口手調咖啡,索妮亞笑著敘述她最近看到的奇景,「像是突然跟我們道歉,口氣也變的比較好,講話也比較不會這麼拐彎抹角,還有似乎比以前更常跟日向同學在一起……之類的。」

「最後那句是多餘的吧?」毫不客氣擺出厭惡表情,反正他也知道狛枝不會因為這點動作內心就收到傷害。

「有什麼關係,反正是事實嘛。」

「終里!」露出苦笑,日向倒沒有明確反駁,這也間接證明其實大家所言不假。

「打、打架的話……我有隨身用急救包,要不要拿一個走……?」

「不、不用啦!而且沒有要打架,真的沒有啦!」急忙回絕這番稱不上是好的「好意」。

終里赤音一把纜過提出急救包措施的人,「唉呦罪木,妳要早點習慣,他們那兩人就是這樣子啦,哈哈哈!」

「咦……呃……嗯……原來是這樣,日向同學跟狛枝同學真的變的很好呢。」罪木蜜柑露出靦腆的微笑,可是在日向創眼中那微笑看起來既刺眼……又悲傷。

罪木是大家費盡心思而奇蹟甦醒的三人之中,唯一一個記憶有被覆蓋跡象的人。

現在的她,腦中殘留的是虛擬世界的記憶,但又不是全部,說白點很像是有計畫性的篩選後所誕生的記憶。
她記得那段南島生活,可是不記得彼此殘殺;她記得自己是被驗者,可是不記得自己曾是「超高校級的絕望」之成員,兩邊的記憶綜合起來的就是現在的罪木蜜柑。

每個人都知道這個秘密,也都願意隱瞞,想著會變成這樣必定有原因存在。
他猜,應該是七海做的吧,那個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世界,說不定七海也還存活在那裡,以她的力量做只有她能辦到的事。
日向是這麼相信著的。

帶著愉悅的氣氛吃完早餐,每個人開始討論今天彼此要做什麼。

終音打算跟左右田去機械工廠看看,說不定會再挖出什麼有利於修復的殘品;索妮亞的目標是圖書館,她已經在那邊待快半年了,也才不過看完藏書的一小部份,可是說不定真的有記載讓剩餘的人能從新世界程式回歸現實的辦法,因此她還不能放棄。
罪木的目標是藥局跟醫院,她打算繼續調配能補充營養的液體,在用餐時間讓大家食用增加抵抗力跟體力。

「那我也先去醫院看看其他人,再去研究室把上次分析出來但還沒送給苗木他們的資料寄過去。」日向也決定好自己的行動。

「那你呢,狛枝?」從開始到剛才都沒講話的左右田朝狛枝丟出問題,之所以沒出聲都是因為他昨天忙到半夜,飯都沒吃只喝了罪木給他的補充飲料,醒來後第一個念頭就是「吃飯」,眾人猛聊天的時候他正努力把食物吞下肚,好不容易終於有飽足感了。

「我嗎?那當然是跟日向一起走囉。」臉上掛著好青年笑容,狛枝早就決定他的答案了。

「……什麼──?」

跟平常沒兩樣的早餐聚會,在日向的疑問慘叫下暫時劃下句點。


-*-


「日向。」第一次呼喚,沒反應。

「日向。」第二次呼喚,還是沒反應。

「日向……」第三次呼喚,結果仍是沒反應。

狛枝凪斗看著走在前方的那個人,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決定使出大絕招。

「──創。」

當他喊出這個名字的時候,不意外看到前面的人腳步瞬間不穩,接著是若外人來聽八成會認為說話的人要發火的壓抑聲。

「誰說你可以直接這樣叫的……?」眼前有鏡子的話,他一定會看到自己的表情十分微妙,對於狛枝這種叫法的確是有被嚇到,但並沒有厭惡感,這點連他自己都覺得很奇怪。

「因為你都不理我,我只好使出大絕了。」聳聳肩,狛枝一派輕鬆。

「大絕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嗎?」所以是指他中招的意味嗎!

「有什麼關係。」說完狛枝便小跑步跟上日向的腳步,「已結果來講你理我了啊。」還附贈不管是以前或現在都很少能看見的真正笑容。

日向創停下在走動的腳步,發出今日的第二次嘆息。
該不會他所有的生氣因子都發洩在那個時候了吧?為什麼想對這傢伙發火卻總是提不起勁呢……?

他是很高興狛枝回來,同時也很擔心兩種記憶都殘存的他會不會引發什麼大事件。
畢竟在虛擬世界中他是最早得知一切真相的人,也因為那個真相而將自己推入死亡深淵……腦海再度閃過那時的畫面,日向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

「日向?」下意識伸出手扶住,狛枝臉上難得顯露出擔心。

「沒、沒事……謝謝……」那時候的痛心到現在還是無法抹滅,對當事人來講,那時候的狛枝究竟是什麼心情呢?

狛枝沒有錯過日向的神情,也大致猜的到他內心在想些什麼,自從自己醒來後對方就常常這樣,一付有話想講卻又講不出來的眼神。
他也料到對方無法猜透自己的心情,至少現在還不行,也因此他才更極力要趁這時候去抓住想要的東西,利用許多紆迴的行動。

從渡假飯店走到醫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只是兩人似乎都各有心思,一路上並沒有交談太多


-*-


例行性繞完大家的病房,確認雖然在沉睡但身體機能一切正常時還是安心不少,又看到獨自忙進忙出的罪木,日向忍不住開口詢問需不需要幫忙。

「沒關係啦,日向同學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是?而且索妮亞待會就來了,今天是輪到她當班,所以我沒問題的。」把要用的器材跟治療用具全部補齊,終於偷得一點閒的罪木如此笑說。

「真的沒關係嗎?」

「嘿嘿,沉睡的病人比會動的還要好照顧,別看我一直走來走去但其實沒有做到很多事呢。」

「是這樣嗎?」

「嗯,所以日向同學就專心的做自己的事吧,我知道你跟狛枝同學都很努力……」講到這邊罪木突然哭了起來。

「罪、罪木!」頓時慌了手腳,他被罪木的眼淚給嚇到了。

某個白色物體直接橫過日向出現在罪木眼前,正在哭泣的她瞧見是什麼東西後,眼淚流出的速度買上變慢。

她接過那個白色物體,怯生生地看著把它交給自己的人,「狛枝同學……」

這時日向才知道狛枝拿了什麼東西給罪木,是條白色毛巾,恐怕是罪木剛才放在旁邊的用具裡面的東西吧。

「大概……就是這樣……」用毛巾抹去自己眼上的淚水,罪木又笑說:「所以我沒問題的,也請日向同學跟狛枝同學不要太勞累,免疫力不足是生病之起源。」

之後,罪木跟兩人揮揮手,又再繼續她的一天工作了。
日向也有些意外地盯著狛枝看,也許是剛才那種動作讓他很不習慣吧,狛枝很明顯在逃避從右方傳來的視線。

一陣笑聲傳出。

「……有什麼好笑的。」

「不……只是……只是覺得你真的是那個狛枝凪斗嗎……噗……」想笑又不能笑讓日向創的肚子有點難過,可是真的笑出來就太失禮了,所以說什麼都要忍住。

「……我難得想說為了要當可以站在日向旁邊的人,所以自己的態度總要改變……日向是比較喜歡原來的我嗎?」

「……啊?」他剛剛聽到什麼?

「沒事,什麼都沒有。」沒聽到就算了,反正多的是機會。

「雖然我老早就覺得你個性詭異,但怎麼今天變的超級詭異……」懸在心頭上的這份不安感是什麼?

日向決定不再多想,想太多關於狛枝的事的話通常只會替自己帶來更多的麻煩,而他現在不想攬太多麻煩在身上,會死人的。



每次走進設置新世界程式系統的這寂靜之地,日向創都會湧現出某種無法言喻的感覺。
這裡既冰冷、又安靜、只剩下機器在運轉的細小轟隆聲。

「還是跟平常一樣嗎?」

「啊?」一時間反應不過來狛枝在問什麼,呆了幾秒後才做出回答,「喔、嗯,跟平常一樣就好。」

日向每天都會到這個大型電腦室處理資料分析,當然他無法做的太艱深,所以之前苗木等人來造訪時帶給他一個輔助程式,讓他可以順利拿到想要的資料,並將分析好的情報送給苗木他們,藉由殘留在這連接新世界系統的主機內部的記憶資料,就算受到病毒侵蝕,資料庫有部分毀損……可眾人還是喚回了三個人。

這邊使用的是永不關機系統指令的電腦,因此日向只是在面板輕碰,昨天整理到一半的資料全都出現了,當然他有記得先存檔才結束工作。

「給你,熱可可。」

冒著熱氣的馬克杯夾帶著巧克力的香氣,日向說了聲謝謝後將之接過。
這次他們兩人最近養成的習慣,來到電腦室時狛枝必定會幫自己跟他準備喝的,然後日向操作電腦,狛枝坐在旁邊陪伴,有一撘沒一搭的聊天消耗時間。

狛枝不是說不幫忙,是他想幫也無法幫上,他將視線落在自己的左手上,只剩一隻手能用的現在,可以做的事其實不算多了。

「每次看到自己的左手,我都會想起當初那件慘劇呢。」

對方的笑聲傳到日向耳裡,他馬上就知道在指什麼了。

「你活該,要不是其他人在場拉住我,你八成會被我揍死。」

頭也不回地敲著鍵盤,日向創的思緒隨著話題回到過去。

現在想想,事件發生那天的自己的確有點不太尋常。
該說預感嗎……還是什麼的,反正就是種不知道怎麼形容的感覺壓在胸口,以為只是勞累過度,趁著去醫院的時候想說跟罪木詢問一下,就這麼剛好……他人到的時候找不到罪木,最後決定等她回來,不然頂著不舒服做事也很煩。

接著也不知道怎麼的……進了狛枝的病房,應該這麼講才對,他每天都會去探望還在沉睡中的人,有時候是自己有時候是大家一起,不管他們聽不聽的到,但都會說很多共同記憶裡發生過的事。

這是苗木告訴他們的,是個機率不大,但還有可能將陷入植物人狀態的他們喚醒的其中一個辦法。

所有人裡面只有狛枝是日向獨自陪伴的。

不過這也很正常,在虛擬世界中只有日向跟狛枝較為深交,其他人是能避則避,即使有以前的記憶,想起來只是痛苦萬分,能靠後期記憶來進行這件事的只有日向,這差事就這麼落在他身上了。

日向創並不討厭狛枝凪斗,這是他發自內心的真話。
但也說不上是喜歡……他還是無法理解狛枝的想法,可是又莫名會在意他那盲從到極致的信仰心,經過莫大災難後得到的巨大好運的過往──『超高校級的幸運』。

躺在病床上的狛枝身體已經比剛搬運過來時回復許多,雖然還是很瘦但因為有營養劑注入的緣故,臉色看起來比較沒這麼蒼白。
想當初他們五個人看到自己的身形狀況後都快嚇死……日向連忙甩頭,把那恐怖的畫面丟去。

一邊思考要說什麼,一邊打開窗戶透氣,南國特有的溫暖陽光跟海風從窗外飄近,帶來幾絲鹹味。
坐在病床邊,日向開始從頭思考關於「狛枝凪斗」這個人。

最初見面時以為是的好好青年,臉長的也很好看,持有的能力雖然有點詭異可是又帶點神秘,是個習慣性自我貶低,對「希望」一詞有著極大興趣的人。
一個奇怪但感覺個性還不錯的人,這是日向最初的想法。

誰知道這全部都在初次學級裁判時被他自己破壞光了,毫不掩飾地講出自己的扭曲理念,常人無法想像的盲目信仰,追求最高最燦亮的希望,願意為了希望而讓自己變成其他人發亮發熱的基石。
愈大的絕望將會帶來愈大的希望,這就是他的信念。
重點是他還不覺得這樣哪裡不對……可是現在的日向能夠了解為什麼狛枝會有這些想法。

「聽到那些過往,要不理解都很難啊……」

狛枝凪斗是個「厄運的收束必定會有幸運降臨」的人,自己每次都被他甩的團團轉,氣到想揍他一頓是家常便飯,可是所有人裡面真的也只有自己能跟狛枝普通相處,難道真如他所講,自己跟狛枝是波長類似的人嗎?

「誰要跟你波長相似啊……」

將上半身靠在床墊邊,手臂不小心碰到狛枝的身體,連帶讓對方左手上的繃帶格外刺眼。
輕碰著那用消毒繃帶纏住的傷口,要是狛枝醒來後知道左手不能用了怎麼辦……但又認為那傢伙才不會在意這點小事。

「我告訴你,你如果真的醒來,準備好被我揍吧……居然做出那樣的事……」日向想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剎那的驚愕,就算事後知道他這麼做的原因,還是……不可原諒。

柔軟的床墊、和煦的微風、灑落在背後的陽光,構築了足以令人昏睡的空間。
連日來的睡眠不足讓日向的眼皮無法負荷,整個人趴在狛枝的病床上。
資料還沒分析……書還沒整理……苗木今天應該也有寄信來,如果不早點回信的話……

「吶,狛枝……老實說,我並不討厭你,所以……」喃喃自語淹沒在白色的床墊中,日向閉上眼睛。

所以,快點醒來吧。


-*-


他做了個夢,很長很長的夢。

裡面播放著他從小到大的記憶,先失去、再得到,不斷重覆重覆再重覆。
自己的幸運伴隨著莫大的不幸,最後能全身而退的只有他。
回過神時,已經獨自一人。

只剩下名為「狛枝凪斗」的存在。

畫面一轉,是那間搖晃的船室。

『你的能力真是無聊。』

某個人對自己說了這麼一句非常刺耳的話,他頓時無言。
絕望的黑色早已把他的身心破壞殆盡,既然這樣為什麼還會覺得刺耳呢?

『不管是你的,還是我的,都很無聊……這個世界……本身就無聊到無藥可救。』

狛枝難得對「人」產生了興趣,不理會對方尖銳的言語自動攀談。

『吶,你的能力是什麼?』

不過對方不語,反倒丟了問題給自己。

『那隻手……是女人的手吧?』

『啊啊,這個啊……不是我的,雖然無法保存太久,但現在還可以動……』

『哼……』

『好像快到了,似乎已經可以看到外圍了。』

只要到了那裡,這次終於可以……殺掉自己最討厭的那個人了。

『……我不會參加,接下來的所有事情都跟我沒有關係……』

那是狛枝最後一次聽到坐在他對面的人講話,他太想知道對方的能力是什麼,可是沒意願講的話自己也無從得知。

『那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說完的瞬間,船室變成漆黑的空間。

搖晃的感覺已經消失,伸手不見五指,突然的變化讓狛枝免不了驚嚇。
倏地,他厭惡起這片黑暗,只想離開這裡。
黑暗的地方只會誕生失望、黑暗的地方只會誕生絕望。
他要的是希望,絕大的希望,能夠跨越絕望的希望,莫大的希望之光。

整個身體感官只剩下煩躁,再這樣下去他會瘋掉。
在他追求的希望還沒有親自看到之前,怎麼可以輸在這裡!

一道非常微弱亮光進入他的眼角。
在整片漆黑當中,那道亮光顯得非常不明顯,但他還是看見了。


-*-


當希望與幸運二合一時,將會創造出什麼?
沒有人可以講出正確答案,也沒有人知道正確答案,但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這樣回答吧。

當希望與幸運二合一時,將會創造出──奇蹟。


-*-


日向感覺有什麼東西黏在自己的脖子上,癢癢的,這份微小的觸感把他從深層睡眠拉回到現實。
慢慢回復的意識全都很自然地集中在那異樣的觸感上,日向發現不是有東西黏在脖子上,而是有人在摸他的頭髮,就在這個念頭掠過思緒的同時,日向猛地抬頭。

「哇……?」

那是道很細微,小到只要這個房間在同時產生其他聲音就會被蓋過的音量,但對日向來講都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自己的臨時抬頭而來不及放下的手,無力的眼神中帶著些許訝異,還有對上視線後床上的人所露出的淺笑,都證實一個巨大的真相。

日向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一切。

「狛……枝……?」開口都略微困難,發出來的聲音好似幾天沒喝水的乾燥沙啞。

「早安……這是哪裡……我不是……嗚?」頭痛突然襲來,許多東西瞬間湧進狛枝的大腦,過往跟現在,交織的破碎記憶疼痛到讓他忍不住想吶喊。

「狛枝!」看到對方一臉痛苦的模樣,日向直覺就是去找罪木,他萬萬沒想到狛枝真的醒了,這消息一定要趕快告訴其他人才行!

思考跟行動同步,在他要踏出房門時,背後的聲音卻拉住日向的腳步。

「啊啊……原來是這樣……」

「明明死了……」

「明明已經死了……在那種結果之後……」

「哈哈哈……那就是絕望嗎……真相……過去……」

「恨不得殺了她……那個人……終於可以……」

只聽這些,日向就已經知道狛枝的記憶跟自己一樣,有著過去與現在。
可是那些詞語感覺就是很不妙,又因為狛枝低下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他的肩膀在顫抖,這是日向唯一可以看到的事。
他連忙走回狛枝身旁,哪裡來的預感他不清楚,只是認為現在不能離開狛枝,萬一就這麼走出去,回來的時候說不定狛枝就……

日向把雙手搭上對方的肩膀,「喂,狛枝!」

一次沒用又叫了第二次,可是狛枝連給個反應都不肯,試了好幾次後日向決定直接抬起狛枝的頭,「我說狛枝你──」

聲音消失在咽喉處,他知道自己在哪裡看過這種眼神,很久很久以前……說穿了大概才幾年前的事。
黑色、空洞、無精神、盲目、失去、放棄、無感覺、破壞。

那是自己也經歷過的,漠視一切,所有東西都已破壞為基底而生──絕望之眼。

「沒有意義……」

「……狛枝?」

「活著有什麼意義……那還不如消失……殺了大家,毀了世界……最後連我都毀掉……哈、哈哈……」

狛枝凪斗是個怪人,這點日向創早就知道了。
狛枝凪斗是個經常伴隨不幸與幸運的人,這點日向創也早就知道了。

但也因為這種扭曲的個性,讓他在追求希望同時墮落成絕望。
站在正反兩面事物的中間,同時擁有兩種記憶的狛枝凪斗目前正站在崩潰邊緣,這是日向創當下的想法。

「殺了我……」

「殺了我殺了我殺了我──」

這種扭曲的世界,沒有希望的世界,不要也罷。

「啪」地一聲,強大的力道讓狛枝暫時停止思考,右手慢慢摸上臉頰,紅腫的熱度同時傳到自己手中。
視線自然往上,映入眼簾的是他從來沒有看過的,日向哭泣的表情。

滾燙的液體順著日向臉頰滑下,在他所躺的純白被單上留下深色的痕跡。

「你就這麼想死嗎!好不容易活過來了又只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嗎!」

「還有你這個白痴!知不知道我有一堆話要對你罵!」

「就算你知道真相好了!可是你知道當時我們的心情嗎!」

「知道我當時……看到你死亡時的心情嗎……」

淚水不斷流出,日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哭,似乎有什麼被壓抑已久的東西開始獲得解放,這份卡在胸口已久的苦悶感促使他不顧一切的大吼大叫。
他抓住狛枝的手,讓兩人的距離縮短,雙方都可在對方的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我要對你罵的事還有一堆,要是你敢這樣擅自給我消失試試看!」

「你不是在追求極致的希望嗎!既然這樣為什麼要放棄!」

「如果從別人身上找不到的話,自己去創造不就好了嘛!」

「你的能力不是超高校級的幸運嗎!那總有一天你的幸運必定會幫你帶來希望,你要這樣就放棄掉嗎!」

「回答我啊!狛枝凪斗!」

接連的大吼耗掉日向不少力氣,但即使氣喘吁吁,他的視線還是緊盯著狛枝,大有不允許對方逃避的意味。
狛枝一臉呆愣,應該說他被日向的氣勢嚇到。
這個日向好像跟他記憶中的日向不太一樣,可是……他不討厭,甚至有點喜悅。
生平第一次,被人如此痛罵,還不是厭惡的漫罵,而是字句之間都充滿著關心的……

關心?
日向他……在關心自己嗎?

「我……」想說些什麼,可是腦海一個適當的詞都沒浮現,日向的痛罵在狛枝心裡留下震盪,他內心的某個部份開始出現裂痕。

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日向吸吸鼻子擦去眼淚。

「不管如何,即使你再怎麼不願意,我都會拉著你一起向前進,直到你找到自己的希望為止。」

「所以,做好開創自己前進道路的覺悟吧!」

留下「我去找罪木來幫你檢查」一話後,日向便離開了病房,留下狛枝一人在白色房間。
剛剛才想不能放他一人,現在又覺得應該沒問題了,不過以防萬一還是快去快回吧。


狛枝開始回憶方才日向說的話。
說實在,他有些嗤之以鼻,希望是誕生在絕望上面,因為有絕望才有希望,追求最大的希望同時等於要陷入最大的絕望。
可是日向的話在這個構築「狛枝凪斗」個性最重要的要素上用力刺穿一個大洞。

創造……
不是希望,也不是絕望,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名詞。
那是個不走在既定的道路,而由自己自身所拓展出的新世界,同時也存在著許多不安定。

「我的幸運嗎……」帶來希望的幸運,他真的有這項東西嗎?

如果有的話……
那份希望可以幫自己消除至今已來所有的絕望嗎?
那份希望可以幫自己指出前進的道路嗎?

想到最後,狛枝發現右手上多了幾個不明物體,那跟日向剛剛留下來的東西一模一樣。

「咦?我怎麼……」胡亂抹去出現在臉上的物體,雖然意識到左手已不存在,他還是抬起手想把它們驅趕,只是愈趕卻出現愈多,最後一發不可收拾。

當日向帶著罪木和後面額外跟著的幾個人回到病房時,就只看見狛枝還在努力想讓淚水停止,因為是重來不曾見過的光景,所以大家都傻住了。
最先回過神並靠過去的是日向,他對那個狛枝居然也會哭這點感到無比驚訝。

「欸,狛枝你怎麼……哇!」最後一個字還沒講完,日向整個人被往前拉,然後是讓站在門口的人嚇到嘴巴張開程度可能會造成下巴脫臼的景象。

狛枝用剩下的右手,緊緊抱住日向,前者把整張臉全埋在後者身上,這也讓其他人看不到狛枝現在的表情。
不過這動作本身就已經等於先朝他們丟下一顆震撼彈了。

「啊、嗯……不然我們待會再來吧,這邊就先交給日向同學好了。」

「說、說的也是啊索妮亞,還是交給日向就好了我們晚點來。」

「那個狛枝居然……回來的該不會是江之島吧!」

「笨蛋終里!她早就消失了不要亂說話!」

「啊啊,這樣我要怎麼檢查……日向同學……」

大家七嘴八舌討論說要離開還是要留下,雖然是那個狛枝但人醒了就是好事。
相較於後方的說笑氣氛,當事者本身的日向則是有點無所適從。

「呃,狛枝……?」這傢伙到底怎麼了?該不會是因為剛剛那番話跟巴掌害的吧?

「……暫時這樣。」被衣服吸收大半部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幸好日向還知道狛枝在講什麼。

「啊?」

「暫時……先讓我這樣……」

日向很確信這個人是原本的狛枝凪斗,只是怎麼……好像多了更多令人無法理解的性格?
現在這姿勢實在讓他無法動彈,還是先讓狛枝放手比較快,面對這種發展有什麼解決方法呢……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輕拍對方的背,記得父母以前都會這樣對待自己。

「放心好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調養身體,然後出院。」

「我說過了,無論如何都會拉著你一起走下去,所以你也要振作,然後……好好期待希望被你得到手的那天吧。」

感受從背上傳來的溫暖,節奏一致的鼓動,還有日向那擁有堅決意志的聲音,狛枝閉上雙眼,剩餘的淚水他也不想管了,只是單純覺得這樣就好。

這樣……就好了。



TBC.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槍彈辯駁1-ダンガンロンパ希望の学園と絶望の高校生 遊玩感想【CH2】 | ダンガンロンパ槍彈辯駁本試閱(2)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