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交響曲傳奇新刊試閱

2012/09/19


以下試閱內容,第一篇全放出版本

其他細項都移到個人活動那篇去了w










【TOS交響曲傳奇 - 來自遠方的禮物】



世界再生後已經過了快一年,隨著兩個世界合而為一、瑪提爾教會的再建、天使組織庫魯西斯的消失以及神子制度的廢除等等,這個龐大世界勢必要經歷一次非常嚴重的震盪。

而造成這個動盪的就是希爾瓦蘭德跟堤塞亞拉兩邊的神子。

他們心裡很清楚真正的問題是存在於好不終於恢復原本面貌的這個世界中,可是現在大家都不想討論這個,因為今天是個大日子,也因為如此所有的人才會集合到位於伊塞利亞旁的森林中,也就是戴克大叔的家。

「羅伊德快點啦!哪有身為生日主角還遲到的道理!」

「欸我才剛回來耶!雖然有雷鳥可以用但我是從雪國回來的耶,讓我先休息一下又不會怎樣。」

「早叫你提早幾天回來才不會趕的要死,羅伊德活該~」

「你這是跟好朋友說話的態度嘛!吉尼亞斯!」

「哈哈哈!」

穿越打造出來的小徑,經過專門接訂單的工作信箱,走過橫越小河的木橋,一棟全是木造的兩層樓房便出現在眼前,那正是羅伊德許久未歸的家。

已經在屋外開始準備的眾人聽見從入口傳來的聲音就知道今日的主角已經回來了。

木造房屋的戶外空間擠滿了人,羅伊德自認他們家的庭園已經算很大了,畢竟是在森林裡要多少面積就有多少,沒想到全員到齊加上一堆擺滿食物的桌子,竟也讓這佑大的空間感瞬間變小,但是真的很久都沒這麼熱鬧了,見到許久不見的好朋友們,他真的非常高興。

第一個出來迎接他的是跟吉尼亞斯同樣為青梅竹馬的柯蕾特,她張開淡粉色的天使翅膀,從二樓陽台一躍而下。

「羅伊德──!」

「柯蕾特!好久不見啦!」

張開雙手接住朝自己飛來的少女,羅伊德臉上滿是笑容,「最近還好嗎?沒有怎麼樣吧?」

這麼問是有原因的,因為世界統一之故,原本分離的兩個世界之文化開始產生交流,可是希爾瓦蘭多基本上是自給自足式的地方,沒有國家制度可言,都是地方自治型態;結果遇到文化跟制度都超乎一流的堤塞亞拉時,不認同跟治理方針理念上的差距逐漸侵蝕兩邊人民的內心,導致常常會聽到哪裡又起衝突之類的事。

開始有人不滿,就因為希爾瓦蘭多的神子世界再生失敗才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他們不認同世界的合一就是真正的再生,於是出現謠傳說有人發起組織要暗殺原本的神子……也就是柯蕾特。

「嗯,沒有什麼事,反倒是大家都在幫助我呢。」也笑著回答,她知道羅伊德所指何事。

或許是天生的幸運所致吧,自己並沒有遇到危險,幫忙羅伊德找增力寶石也很順利,可也免不了擔心逐漸傳開的謠言。

「請放心,柯雷特的安全就交給我保護。」

某個聲音接在柯蕾特後面,羅伊德把柯蕾特放下後才看到出現在後方的人影。

「普蕾賽雅!」

「普蕾賽雅!」

有人跟自己的聲音重疊,羅伊德一愣,接著轉向旁邊,他看到的是目前臉紅的像蕃茄般的吉尼亞斯,比羅伊德動作快一步,吉尼亞斯越過好友跑到出聲的粉色頭髮少女面前。

「普、普、普蕾賽雅!好、好、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了,吉尼亞斯。」

當初得到羅伊德等人的相救,而從增力寶石束縛下獲得自由,經過這段時間普蕾賽雅的感情已經慢慢回籠,一個人類該具備的喜怒哀樂她都已經嘗到,也可以表現。

雖然還無法呈現大哭大怒大笑這種較為誇張的感受,可是對於被壓抑將近十年的普蕾賽雅來說,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就連現在她也是用微笑在跟吉尼亞斯打招呼。

看到普蕾賽雅的笑容,讓吉尼亞斯口吃變的更嚴重,羅伊德跟柯蕾特看到這幕忍不住大笑出來。

「走吧走吧,大家都在裡面吧?」邁步向前,羅伊德很期待今天的活動。

「就只剩你囉羅伊德,真是的身為主角居然差點遲到。」早在半個月前每個人都透過自己有的管道想傳達訊息給對方知道,柯蕾特自己還特地到每個城市尋找對方蹤影,因為她有點擔心依羅伊德的性格說不定會完全沒發現;好在她運氣很好,在學者都市賽巴克找到羅伊德並親自告訴他。

誰曉得主角還是差點遲到,真不知道該說果然是羅伊德會做的事,還是要偶爾生氣罵他一下。

自知理虧,羅伊德只好邊傻笑邊把三人往裡面推。

今天是他生日嘛,放過他一次吧!

**

踏進大夥人的視線範圍,此起彼落的問候聲立刻朝羅伊德奔去,接在柯蕾特後面第二個衝上來的正是堤塞亞拉的神子-傑洛斯。

「My Honey!羅伊德~」

「啊啊傑洛斯你別來鬧!」一掌推開差點襲擊到自己臉上的飛吻,對於這種過於熱切的問好方式,羅伊德早就知道該如何應付才是最好又最安全的,甚至推開後還用兩手捂住耳朵,跟在羅伊德身邊的三個人也照做。

全因為下一秒襲來的是大分貝音量攻擊。

「羅伊德你好過份喔──!我這麼熱切地來歡迎你耶!」

「我不需要你的『熱切』歡迎,只要正常就好了。」

「那可是本大爺我精挑細選出來最能代表目前心情的動作耶!」

「就說了我不需要啦……啊!椎名~」從這角度剛好看到位在遠方的救星,羅伊德二話不說馬上拉開嗓子吸引對方注意。

「傑洛斯又再騷擾柯蕾特了,快點把他帶走喔~」

「等、等等!羅伊德你在說什麼啊我哪有騷擾──」話來不及講完,背後響起來自地獄的低沉呼喚……他膽顫心驚地緩慢回頭,然後……帶著鬼面的椎名出現了。

「傑洛斯……一個不注意你又給我跑來騷擾柯蕾特……嫌被丟的不夠遠嗎!」

「嗚哇──!」慘叫聲愈來愈遠,因為在他叫出口的同時也已經被椎名的上鉤拳用力打飛出去了。

看到這幕的無不一個沒有大笑,誰叫基本上大家都不太會對傑洛斯抱持同情心呢。

「喔喔,羅伊德!」

「啊!老爹!我回來囉!」見到久違的家人,羅伊德馬上上前來個大擁抱,戴克也很用力回抱他這唯一的兒子。

透過自己老爸,羅伊德又看到幾個久未碰面的人。

「莉菲爾老師!利卡爾!還有……咦?賽蕾絲!」看到最後一個人時羅伊德嚇到了,完全沒想到傑洛斯他妹也會在這邊。
「賽蕾絲不顧自己的身體,說她要來道謝跟幫你慶生,你可得好好感謝我妹啊。」不知何時從遠方爬回來的傑洛斯站在自家妹妹旁邊擔任解說員。

羅伊德聽到又驚又喜,完全沒想到會出現這麼一個驚喜人物,因為賽蕾絲身體不好的事大家都知道,又是傑洛斯最疼愛的妹妹,照理來講那個愛妹心切的傑洛斯不太可能簡單答應讓她長途跋涉……想必為了說服應該花了不少心力吧?

「謝謝妳賽蕾絲!還讓妳特地過來真不好意思,真的很謝謝妳!」

「該說謝謝的是我,羅伊德先生……祝你生日快樂。」漾出甜美笑容,不愧是跟傑洛斯有血緣關係,原本就已經很可愛的賽蕾絲一旦露出微笑,想不被吸引過去都很難。

「欸!不准對我妹出手喔!」

「誰會啊笨蛋!你這妹控!」

在兩人一如往常開始進入像聊天又像吵架的模式之前,莉菲爾先行打斷了他們的談話,「好了等一下。」

「莉菲爾老師?」

「羅伊德,在開始之前還是先把這個交給你吧。」莉菲爾伸出手,躺在她手心的是一顆散發著淡綠色光芒的水晶球,羅伊德將它接了過來,水晶球裡面似乎裝了液體,會隨著傾斜角度不停流動。

「老師,這是什麼?」

「那是庫拉多斯先生送來的。」

從家人口中聽到這絕對不可能出現的名字,羅伊德的心受到強大震撼。

「庫拉……多斯……這是真的嗎老爹!」這個水晶球真的……真的是他送的嗎?

是啊,今天早上這東西出現在家門口,還附了一封信。」從口袋拿出一封白色素面的信封,戴克也把它交到羅伊德手上,「信我是沒開,因為後面有屬名才知道是誰送的,先給你主要怕待會慶生會開始時要是大家都忘記的話,那這生日禮物就沒意義了。」

向前幾步走到兒子身邊,戴克拍了拍羅伊德,「世界上沒有不疼孩子的父母,你說是吧?羅伊德。」

手握著這兩樣意想不到的禮物,羅伊德有些激動的無法自我。

「我……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說完也沒等大家回應,羅伊德飛也似地往森林衝去。

「啊啊~走掉了。」而且羅伊德是不是速度又變快了啊?吉尼亞斯只覺得好友的跑步速度比以前還恐怖了。

「呵呵,因為是自己的爸爸送來的東西嘛,而且又是庫拉多斯先生……對羅伊德來說又更意義非凡。」柯蕾特也替羅伊德感到高興,畢竟送禮的人是已經不在「這個世界」的庫拉多斯,能在這麼特別的日子收到特別的禮物,羅伊德一定也很高興才對。

「放他去吧,主角不在我們反而好辦事,快點把剩下的弄完吧。」屬於發號司令組的莉菲爾開始趕站在那邊發呆的兩個小朋友,反正沒那個水晶球她也打算叫羅伊德先到伊塞利亞去,準備慶生會還讓主角參予這樣不就沒樂趣了嗎?

**

奔跑的羅伊德來到的地方是伊塞利亞人類牧場的遺跡,這塊區域已經快被重新生長的樹叢給掩蓋,到處都可看到小動物成群結隊的在這裡活動,逐漸變化被開發前的原始模樣。

他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拿出水晶球跟信。

羅伊德不知道要怎麼形容他目前的心情,因為包含了太多種感情,有興奮、有期待、有寂寞、有緊張,還有一點淡淡的哀傷。

他自認為早在分離的那個時候就做好永遠不會再見的心理準備了,沒想到事實不然,光是禮物就打破他建立起來的自信,自我苦笑了一下,不過馬上又恢復精神,雖然不知道好不好,但至少知道對方還活著。

只要庫拉多斯還活著,自己就絕對不會死,這是那個時候所立下的約定。

「先看信好了……」撕開信封,取出裡頭的信紙,信上的字只佔了書寫面積的一半。

只看了第一行他就忍俊不住,羅伊德敢打賭庫拉多斯一定從來沒寫過信這種東西,哪有人開頭寫說『羅伊德,我現在距離你在的地方因為還在通訊許可範圍內,所以今天才能將東西交到你手上。』這種完全不是問候的話啊!

「沒想到庫拉多斯有這種弱點,我還以為他什麼都會呢……」邊看邊笑,他感受到字句中包含著笨拙但溫柔的問候跟叮嚀,跟天底下的父母同樣,只在意自己的孩子現在過的好不好。

信很短,真的幾乎都是問候,不過最後附上水晶球的使用說明,羅伊德仔細閱讀後才驚覺水晶球才是這禮物最主要的部份。

他放下信紙,拿起水晶球然後底部朝上,果然如同信上所講看到一個神祕花紋。

「把增力寶石對著它嗎……」照著步驟走,羅伊德將鑲在左手背上的紅色寶石對準花紋壓上去。

空中響起「波」的一聲,非常微小,有點像水泡破掉的聲音,跟聲音同時出現的是羅伊德剛才看到的花紋,它瞬間巨大化且環繞在羅伊德周邊,這時水晶球自動開始漂浮,飛到他眼前大概距離三、四十公分處才停下來。

水晶球散發出白光,那些光逐漸聚集最後形容一個大型的長方形框框,接著羅伊德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庫拉多斯……?」

方型框的中間開始出現模糊影像,雜訊慢慢消失而行體逐漸固定,他終於看到站在水晶球另一邊的人是誰了。

「羅伊德……好久不見了。」

透過水晶球形成的畫面,羅伊德看見難得帶著微笑的庫拉多斯,這瞬間的心情讓他無法言語。

「庫拉多斯?可是……怎麼會……?」

「這是遠端通信,是尤安幫忙的,不然我也無法在這天親自跟你講聲生日快樂。」

「原來……是這樣啊……不對我不是講這個啦!」聽到是尤安幫忙他確實免不了驚訝,可是現在注意到的重點不在這邊而是其他地方。

「怎麼了?」

感動的神情不見,羅伊德現在是以一種很不知怎麼形容比較好的微妙表情盯著在畫面另一頭的他家老爸。

「你身上那東西……是什麼玩意……?」不是他眼睛花了的話,就是對方頭殼壞掉了,那是什麼鬼東西!

「嗯?啊啊,你說這個啊……如你所見?」

「所見什麼鬼啊?你穿圍裙就算了那是什麼奇怪的顏色!」

羅伊德忍不住破口大罵,在他還不知道跟庫拉多斯的關係前絕對不敢這樣做,可是現在卻可以很自然的講出內心想說的話,真的很奇妙。

他現在在對方身上看到某個最不可能出現的東西──淡粉紅為底,上面有著許多小愛心點綴的連身圍裙……哪裡來的少女圍裙啊,大哥你都幾歲了不想想看嗎?

大概是羅伊德的表情太詭異,原本想輕描淡寫過去的庫拉多斯決定還是好好辯駁一下以釐清自己的清白。

「這件不是我的。」

「那幹麻穿在你身上!」

「借來的,我不可能有這種東西,而且沒想到你剛好在我整理東西的時候連接上……」

「你們那邊明明就沒有正常人最好有這麼正常的圍裙啦!」

「我明明就是正常人。」

「如果你是正常人那大家都不是人了啦……不對我吐嘈你幹麻啊!」而且這笑話很冷耶。

「我以為你看到會很高興。」庫拉多斯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寂寞的氣氛。

「……我看到你是很高興,但誰想的到你居然套了件粉紅色圍裙……笨蛋老爸。」雙手交叉放在手臂處,羅伊德故意把視線轉離影像,卻讓庫拉多斯捕捉到自家兒子害羞的一面。

默默把那件讓人噴飯的少女圍裙脫掉,庫拉多斯淡聲道:「其實這是你母親唯一留下來的東西。」

「咦?媽媽……?真的假的?」原來他家母親這麼富涵少女心?

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不過就算知道真正的死因,他也從來不曾怨恨過庫拉多斯,因為他是那個比誰都還傷心絕望的人,失去母親的打擊讓他再度離開人類世界,但也因為這樣對方才會隱瞞監視者的身份來到他跟柯蕾特的身邊。

「你媽很喜歡做菜,家事萬能,在被抓進人類牧場之前是個小餐館的老闆,因為居住的村莊被狄賽安毀了,她也就被抓了進去。」想起那段短暫卻幸福永久的日子,庫拉多斯的臉部表情更加溫柔了。

很高興聽著自己不知道的事,羅伊德重新坐好,「你跟老媽到底認識多久結婚啊?」

「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好奇啊,你之前只跟我講相識過程跟老媽之所以死掉的原因,中間呢?在哪生活又去過哪裡根本沒講。」

「中間就……有什麼好講的啊。」

不知道是不想講還是講不出來,庫拉多斯努力想找別的話題分散羅伊德的注意力,但總又被羅伊德給拉回,讓他體悟到自己的兒子愈來愈厲害了,有種既高興又複雜的心情。

只是就跟天下父母一樣,很關心兒女們的生活但對於自己的根本就不太想講,庫拉多斯很明顯是隸屬於這類的人;但跟天下父母們相同就表示……他同樣自然也抵擋不了來自兒子的苦苦追問。

「有什麼關係,說個一、兩件來聽聽嘛!」

「咳咳……那就……說說我們第一次帶你出去玩的經過好了。」

整理一下記憶抽屜,庫拉多斯在他那累積千年的時光中翻出最讓他疼惜的那段歲月。

「為了躲避狄賽安的追殺,所以我們生活的很隱密,不過也因為有這種環境,安娜才能平安無事的生下你……你大概不知道她很怕痛吧?」

「嗯?媽媽嗎?」

「嗯,所以生下你的時候真的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安娜直說她絕對不會想再來第二次了。」他不懂生產的痛究竟可以比擬到什麼程度,擁有堅毅個性的安娜唯一的弱點大概就是疼痛,可是在被禁閉的期間無論遇到什麼她都不情緒外露……這份堅忍同時也深深打動了自己的心。

羅伊德默默觀察自家老爸臉上的表情變化,果然只要一提起母親他就會變的較為健談,他微笑了下,十分高興。

只是沒想到老媽怕痛……還是因為實際上自己是老爹養大的對痛這種東西根本一點都不在乎,誰叫做工藝最先要克服的就是失誤帶來的疼痛呢。

「後來看著你漸漸長大,覺得不該只待在那小小的生活空間裡,剛好安娜也想出去透透氣,我跟安娜就找了一天帶你出去玩,沒想到你卻差點鬧失蹤……」

「……啊?鬧失蹤?」不能怪他突然把音量拉高,前面很溫馨後面卻突然急轉直下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

「是啊,我跟安娜真的嚇死。」回想起當時,庫拉多斯仍是餘悸猶存,他只不過是去買吃的不在現場,安娜也只是轉身拿個東西,誰知道幾秒後再轉回來人就不見了?

做父親的他慢慢說著這段身為兒子的羅伊德早已沒有印象的事。

哭著來找自己的安娜告訴他羅伊德不見了,而他因為沒有配戴增力寶石之故也無法從眾多人群中探尋羅伊德的氣息,眾多的人群沖散了庫拉多斯的集中力,兩個人沒辦法只好邊跑邊問是否有人看見穿著紅上衣的小男孩。

「你從小時候開始就是個很愛亂跑的孩子,現在也沒什麼變。」

「哪有啊,亂跑什麼的……」

「別說你忘記之前你獨自一人默默離開眾人收集大樹生命之源的事。」

「嗚!」被說到痛處的羅伊德不得不禁聲,「那個……是有原因的咩……」他相信庫拉多斯一定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不然不可能會挑他這個痛點來講……

「呵……不管如何,你沒事就好。」他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羅伊德能夠平安地過完自己的人生。

鼓起腮幫子,羅伊德的臉有些赤紅,但他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高興,「結果呢?後來你們怎麼找到我啊?」

「……你自己跑回來的。」

「…………啊?」羅伊德這次比剛才還愣更久,他好像聽到個很不可思議的答案?

畫面另一頭,庫拉多斯的表情看上去是既無奈跟好氣又好笑。

「我沒說謊,不是我們找到你而是你自己跑回來,手上還拿著冰淇淋跟一串氣球。」

「……」

羅伊德真的無言了,走失就算了為什麼他有能力自己找到父母?

原本空空的手上居然還多了東西?

是不是只要一個不察自己就會被人拐走然後就沒有現在的他?

天哪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嘎──!」胡亂抓頭,羅伊德對自己小時候的天兵行為感到可恥,為什麼會有這麼蠢的小孩啊!真不想承認那是自己!

「以上,慶幸的是你拿的東西並沒有什麼問題,只是那次之後不管去哪安娜根本不敢離開你一步就是。」輕描淡寫地說完這段兒子上演走失記的過程,這段驚魂記讓安娜之後帶羅伊德出門時更加小心翼翼。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被迎面跑來緊緊抱住自己,然後又當場大哭的安娜嚇到,日後羅伊德再也不敢亂跑了,講給自己兒子聽,意外又看到對方吶喊,還直說「自己小時候為什麼會這麼蠢!」等有點想否定過去自己的話,讓庫拉多斯笑的比剛才還久。

「可惡……別光講我啊你自己的呢?我明明是要聽你跟老媽的幹麻最後扯到我身上啊。」

「這個不是在講我跟安娜嗎?」

「少來,怎麼聽明明就是在講我嘛!」

世界再生的旅程彷彿昨天才剛發生一樣,依舊是這麼鮮明跟難忘,直到最後要分別時都沒有辦法好好講話的這對父子,在羅伊德生日的這天用不同的形式好好做了場家人間的情感交流,兩人交換了很多話題,不時穿插大小不一的笑聲。

有庫拉多斯初次送禮物給安娜時卻不小心拿錯的糗事;有忘記把增力寶石拿下來,結果跟羅伊德玩時差點發生慘劇的事,理所當然講給兒子聽時免不了被痛罵;有一家三口出去玩,年紀尚小的羅伊德吵到讓兩個大人整夜無法入睡的事……許多許多,羅伊德可能已經不記得但庫拉多斯卻深刻在心的往事,因為那是他人生中最寶貴的溫暖記憶。

「你難得的生日,我卻什麼都沒辦法給你,只能依靠這種形式。」聊到最後,庫拉多斯突然有感而發。

失去安娜的同時,也同時失去了羅伊德,就算當時只發現到安娜的屍體,但只憑羅伊德的小小身軀是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存活的,那個時候起庫拉多斯就再也不在乎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了,所以他回到了天使機構庫魯希斯,誰想得到十幾年之後,奉命監視新任神子時會遇見他此生認為最不可能發生的奇蹟。

看見安娜沉眠的墓碑時他真的百分百確定了。

羅伊德──自己跟安娜之間最重要的存在。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不是給過我這個了嗎?」從領口處拉出一條掛墜,那曾經是庫拉多斯最珍貴的物品,記載著對家人滿滿的愛。

唯一一個收藏著他們一家三口相片的墜飾,在分離的那天由庫拉多斯親手交給了羅伊德。

「所以禮物什麼的你就別想這麼多了,況且……比起禮物,能跟你講話還比較令我高興。」

「說的……也是呢」

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就在此時有個微小但很規律的聲音響起。

「什麼東西?」瞬間繃緊神經,即使現在是沒有敵人的時代,但羅伊德還是不會放過任何一絲的可能性。

「啊,沒事沒事,只是時間到了。」

「時間?」

「嗯……通訊的時間要到了。」

「……咦、咦──?騙人!」這麼快嗎?才剛見面沒多久,這麼快又要分開了嗎?

「因為距離的緣故,通訊時間本來就不能維持太長,可以跟你聊這麼久我已經很滿足了。」

羅伊德難掩失落,他其實不敢奢望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自己在地,對方在天,光是想隔空見面就已經是非常不可能的事了……他真的……不想這麼快就結束。

「別那種表情,羅伊德。」

「……可是下次想再見面,會更困難吧?」

這點庫拉多斯內心也有數,迪利斯•卡蘭正逐漸遠離希爾瓦蘭多跟堤塞亞拉這兩個世界共存的星球的軌道,一旦超過某個範圍,通訊機能就再也連接不回來了,雖然他有權限可以控制脫離速度,可是沒有能力穩住存在於宇宙中的無形引力。

所以其實……說不定這次是跟羅伊德最後一次見面了,但這點他說不出口。

「只要你還活著,就一定會再有見面的機會,所以別又老是魯莽行事啊,羅伊德。」深知兒子做事的個性,這點也是庫拉多斯最擔心的部份了。

「我才沒有呢,老是一昧的往前衝並不能代表什麼……行動力雖然很重要但也是要思考之後可能會造成的後果!」這個道理他繞了好大段路才體悟到。

「我知道……你真的成長很多,羅伊德。」

「哼……託你的福啦!」世界再生之旅的那段時間中,不可否認的羅伊德從庫拉多斯身上學到很多,回想起來這都是因為他知道自己是他兒子吧。

警告時間將要結束的聲響愈發愈大,他們再怎麼不捨都總是要道別。

「你……自己多注意身體……」

「嗯,你也是羅伊德,不要又亂跟人打架讓其他人擔心了。」

「才沒有打架!你到底認為我多衝動啊?」

「嗯……你覺得呢?」

「……該不會你偷偷在跟莉菲爾老師她們連絡吧?」

「你想太多了。」

不比先前只來得及講幾句話就分開,這次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好好道別,想再多說些什麼可是思緒像漿糊般全黏在一起,羅伊德覺得自己有點要火氣上升,他真是太沒用了!

失落似地眼簾低垂,目光正好停留在腰間的雙劍上,突然間他想到一個瘋狂念頭。

「對了!」急速抬頭大喊,羅伊德不理對方吃驚的反應,大聲說出自己想到的方法,「如果用奧立俊的力量呢?可以穿越跟分離時空的精靈之劍,用它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到你那邊去?」

「……啊?」庫拉多斯出現難得一見的思考短路,他好像聽到很微妙的建議?

「當初都可以把大樹種子送回地面跟送你回去了,如果我想去你那邊應該也辦的到才對啊!這樣就可以隨時都見到面了!」

興奮地講出自己想到的絕讚方法,自己為何沒有早一點想到呢!這樣的話就什麼阻礙都沒有了啊!

「欸……?奧立俊……?」

「對啊!不然現在來試試看好了!」

「等等等……等一下啊羅伊德!」

連忙制止自家兒子的瘋狂舉動,雖然這說法不無可能但萬一失敗了怎麼辦?他現在已沒有奧立俊的加護根本無法任意穿越時空,要是羅伊德漂流到哪去就真的完了!

「欸……不能試喔?」

「當然不行,要是發生什麼事怎麼辦!」才剛叮嚀不要衝動行事,居然這麼快就復發了……兒子的舉動讓爸爸的擔心更上一層樓。

想想也對,莉菲爾老師等人都不在這邊,若真發生什麼可沒人來救自己。

羅伊德只好有些不捨地收回雙劍,內心暗想回去後要請奧力俊來解說一下他想的辦法可不可行。

眼見自家小孩收回武器,庫拉多斯暗自鬆口氣,他決定晚點聯絡一下尤安,請他幫忙轉告其他人,可以的話幫自己多注意一下羅伊德。

行動派的小孩有時真的太可怕。

「庫拉多斯。」

聽聞呼喚,庫拉多斯把思緒拉回放在羅伊德身上,紅衣少年對著自己露出大大的燦爛笑容。

「我一定會成功的,所以……下次換我去找你啦!再見囉,老爸!」

不是很意外的一言,卻讓庫拉多斯的心撼動著,他閉上雙眼,把握這最後的時刻。

「小心一點,不要讓我太過擔心了,還有……祝你生日快樂,羅伊德。」

這一刻顯露在庫拉多斯臉上的微笑,跟羅伊德的微弱記憶重疊。

那是刻劃在心靈深處,屬於父親的微笑。

「嗯,你也是囉,老爸。」

相視微笑,直到空中傳出細微且不間斷的碎裂聲,水晶球在空中破裂散落一地,羅伊德知道通訊結束了。

緩慢地呼出一口氣,抬起頭仰望著天空,羅伊德覺得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放下來了,或許對於見不到庫拉多斯這件事他一直都很在意吧,只是被自己的內心藏的很好導致他從沒正面思考過。

「一定……一定會去找你的,在我去之前你可千萬別死啊,庫拉多斯。」這是庫拉多斯離開前對自己講的話,現在換他講給對方聽了。

所以,到時候再見吧,老爸!



【 END 】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總而言之,就是那個大學生パロ設定(?)→ 下面2代捏它有 | 槍彈辯駁1-ダンガンロンパ希望の学園と絶望の高校生 遊玩感想【CH2】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