ダンガンロンパ槍彈辯駁本試閱(3)

2012/08/16

試閱3:

「HOPE AND DESPAIR」(霧苗+未來機關) → 也可以算霧苗霧啦(?),別問我為何苗木放後面ww
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さよなら絶望学園 序章捏造衍生



-*-


夏帕渥克島/中央島嶼/未來機關研究所,只有六個人知道計畫全貌的情況下,新世界更生程式正式啟動。

「嗯……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大問題呢。」伸手調整螢幕方向,苗木慶幸沒什麼問題發生。

「哼!讓那個胖子永遠沉睡好嗎!」十神心想要不是有必要他才不想站在這裡看那個模仿自己的胖子。

「十神,不要因為個人因素而破壞整個計畫。」

「哈哈哈當初根本看不出來,原來那小子是在模仿十──噢嗚噗!」語尾的不協調代表葉隱的腹部正遭受攻擊。

「再講下去小心我滅了你。」

「嘎啦啦啦啦!好肥的白夜大人!」轉變成殺人鬼個性的腐川笑到整個人半彎腰。

「妳也給我住口!」十神只覺得他已經站在崩潰邊緣了,就因為那個胖子!

「不過那個誰……日向學長超多疑的耶,根本猜不出來原來他是這種個性的人。」朝比奈還是不太會記得他人名字,而且一次又這麼多人。

「畢竟現在的他們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樣的人,這也難怪……アルターエゴ,你那邊如何?」

霧切剛問完,懸掛在牆壁上的音響傳來充滿朝氣的回音。

『是的,沒有任何異常,跟兩位監視者的聯繫也非常順暢。』

聽見アルターエゴ這麼說,苗木終於可以完全鬆口氣了,整個人往椅子上一攤,口中念著「太好了」三個字。

剩餘五人也是一臉安心貌……呃,應該說四人才對,因為有個人的臉從開始到現在都臭到不行。

「十神,笑一下吧。」霧切心想這人還是這麼會破壞氣氛。

「……妳是要叫我怎麼笑?」沒直接衝進去就不錯了還要他笑?

此時朝比奈拿了個大盒子湊到十神旁邊,「那要不要吃點甜的?我最近開發出新口味的甜甜圈喔。」

生氣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是要吃點甜的補充糖分,這樣才會慢慢回復,這就是朝比奈的處理哲學……只不過不適用在十神這種人身上就是。

「不用了,妳的甜甜圈根本是恐怖等級。」上次才咬一口他就在洗手間待了快半小時……就只為了清掉口中那份甜膩。
怎麼會有人加糖加到那種地步?那咬下去根本就沒有麵粉味全部都是糖糖糖!

「人家的甜甜圈才不是恐怖等級,小櫻明明就也很喜歡!」越過傷痛,朝比奈現在已經可以平穩地講出過往好友的名字。

「她根本就沒吃過吧!」那個時候哪來麵粉給妳做啊!

那頭的十神跟朝比奈在大力辯論手作甜甜圈的問題,這頭的苗木跟霧切很是注意螢幕內大家的動向,至於腐川還沒變回來所以到處在亂跑,葉隱嘛……跑到旁邊休息去了霧切也不想講他。

「不過只讓モノミ擁有權限這樣真的好嗎?雖然她可以監視整個世界,但我還是認為放一點給千秋會比較好。」當初他們為了權限問題討論很久,雖說要有一個充當學生角色的監視者,可是什麼都辦不到真的安全嗎?

苗木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這套系統是第一次進行這麼大規模的實驗,要是從中出現什麼狀況的話……

但霧切很鎮定,應該說她相信友人遺留下來的結晶,相信有著高度自我成長的アルターエゴ,以及從アルターエゴ那邊誕生出的兩位監視者。

「我覺得應該不用這麼擔心,アルターエゴ已經幫助我們度過很多次難關了,這次一定也可以幫助『他們』重新再回到這個世界……而且別小看モノミ,她可是很專心擔任老師這個角色呢。」

「嗯……這我知道……」苗木不是不信任モノミ跟千秋,看到大家這麼不稀罕モノミ送的東西他也很難過啊,那個吊飾明明就很可愛!

「煩死了,真有問題的話再切進去不就好了!」後方傳來一陣暴怒,只是對於早就習慣的兩人來講已經沒什麼殺傷力。

「你們講完了?」十神大概只有在甜點上會跟朝比奈犯沖,不想吃就不要吃啊何必勉強自己?

想是這樣想,霧切也知道這是十神改變的証明,雖然說話老是一針見血、看到不順眼的人依舊完全不留情面、三不五時會擺出把人踩在腳下的高傲,但只限於他當下非常不能接受事實的時候,其他時候就像現在這個樣子,明明討厭吃甜的卻還是把朝比奈做的吃下去了……簡單來講就是變成比較和善一些。

不過剛剛那情況到底是在生氣還是純粹說話方式天生就是這樣……她是比較傾向後者啦,大家也不會計較他的說話態度,反正早就習慣了。

「啊?居然是游泳事件!太過分了啦人家也想玩!」

「我記得妳不是剛剛才去待了兩小時……游不夠嗎?」雖然早就知道朝比奈是個游泳好手既狂熱份子,每天早上不游個兩、三個小時根本就不會起來,但才結束沒多久又說想玩,到底對水有多大的執著啊……?

苗木認為他大概一輩子都不能完全了解這個謎。

聽到問題,朝比奈把盒子往旁邊放,然後大口吃掉拿在手上的甜甜圈,「就跟苗木你每天都會找千秋打電動一樣,游泳對我來講可是再多都可以照單全收的娛樂喔!」

「我哪有每天啊……」聽到糗事被搬出來,苗木馬上反駁。

「嗯……的確是每天呢,不信邪似的每天都跑去找千秋挑戰。」

「看吧看吧,連響子都認同我說的話了!」得到旁人支持,朝比奈很是高興。

苗木只能苦笑,二對一怎麼想都是自己輸,況且對面還有個霧切……那個自己幾乎無法反駁的人。

不過自從千秋誕生後,他真的每天都抽時間跑去找那孩子打電動也是事實啦,雖然每玩必輸可是跟千秋挑戰很好玩,對程式數據類無往不利的千秋都說跟自己對戰有著另一種樂趣,因為無法輕易贏得勝利。

想說大概是自己那奇妙的幸運體質之故吧,老是在要死掉的前一刻救命的物品就掉下來了……說到幸運,這次實驗者裡面也有一名跟他一樣身為「超高校級的幸運」的人在呢……

苗木無法忘記初次見到那個人時的衝擊,以及他的左手臂。

那瞬間他就知道了……同樣都是「幸運」,卻是兩種不同次元的存在。

「這種時候還在發呆啊?」

「嗚哇!」跟著聲音伴隨的是眼前的黑暗,突然失去光明讓苗木反射性地驚呼,然後是霧切的笑聲。

惡作劇只有一下下,光明很快就回到苗木眼中,心想剛剛那一嚇差點讓他從椅子上掉下來……

「說要好好看著他們的是誰呢?在這邊張著眼進入睡眠狀態可以嗎?」收回手,還算滿意苗木的反應。

「我才沒有張著眼睡覺呢……嗯?朝比奈呢?」剛剛還在這裡不是?

「跑去看大家游泳了,說那邊的螢幕比較大然後她也好想進去一起玩之類的。」霧切笑了笑,隨即坐上苗木旁的空椅子。

感覺對方似乎有話想說,苗木也很自動閉上嘴暫時不說話,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自己就可以從對方一點小動作得知她接下來可能要幹麻,或是猜的出霧切想要跟他說什麼……不過猜話題達對機率極低,反而猜舉止比較容易;他曾經因為這樣而感到煩惱,認為自己實在不該這麼揣測他人想法,所以他跑去找十神討論。

有人可能會想說他選錯人要選也不是選十神……之類的,但當時的苗木認為跟霧切一樣清晰看著全貌的十神說不定能給他點建議,誰知道他老實說出自己的煩惱後,十神卻回了一張非常兇惡的表情。

『這種問題不要拿來問我!你們這兩個不知他人眼睛疾苦的傢伙!』

丟下這麼一句話,十神完全不理自己的叫喊快步走掉……直到現在自己還是不知道他在氣什麼,苗木連問都不敢問,之後又因為種種因素自己也沒機會再問這種問題,雖然也是可以找其他人……但總覺得會得到很恐怖的答案所以苗木遲遲沒有行動。

但久而久之也有點習慣了,其實能猜到霧切的行動也算是件好事,起碼可以制止一下對方在某些時候會奮不顧身往前衝的個性,就算成功率同樣極低。

「你又開始失神了,昨天又很晚睡嗎?」

「咦?啊……抱歉。」真糟糕,怎麼想著想著又不知道神遊到哪去了,「妳剛剛……有說什麼嗎?」

「如果我說有呢?」看著苗木,霧切難得露出愉悅的微笑。

「嗚……那可否通融我一下再講一次?」雙手合十,苗木知道是自己不對但希望可以不跟他計較。

「說笑的,因為看你又在發呆所以什麼都沒講。」

聽到答案苗木鬆口氣,身體又更往下滑了一點,心臟的跳動也稍微緩和了。

「不要嚇我啦,霧切……」真的有點恐怖耶。

「你是怎麼?我有這麼──」可怕兩個字來不及說出口,朝比奈尖銳的悲喊聲打斷了兩人的座椅對話。

也打斷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平靜,以及他們策劃許久的重大變革。

距離最近的他們立即起身走向靠牆邊的大螢幕,原本應該很高興的朝比奈此時卻是臉色鐵青,雙手捂住嘴巴,全身都在發抖。

以為是系統出了什麼問題,霧切馬上透過連線想呼喚アルターエゴ,但等了幾十秒都沒有傳來回應,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就在霧切感到不解時,接在朝比奈後面苗木也發出驚呼,她抬頭看向螢幕,紫色的瞳孔瞬間收縮,沒多久喉間也開始發出斷斷續續的低吟。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這……是騙人的吧……?

收納著那段殘酷、無奈又充滿悲傷的回憶抽屜不受主人控制地自行開啟,在那段日子中掌控整個大局,逼他們做出選擇的幕後黑幕,那個殺害自己父親的兇手……為什麼……會在這裡看到牠──

「アルターエゴ!アルターエゴ!聽到的話回答我!アルターエゴ!」不死心的繼續呼喚,可是那道溫柔的嗓音始終都沒有回覆。

「你們在吵什麼?外面都聽的到叫聲。」伴隨著十神的不耐煩,另外三人遲了點時間才進來,而先查覺到氣氛突然變不對勁的也是十神。

他注意到眼前三人都將視線注目在某一點,也很理所當然的順著他們的方向走,然後十神的目光也定在螢幕上無法動彈,連聲音都無法發出。

「咿咿咿……騙、騙人……」變回原本人格的腐川看清楚螢幕上出現的是誰後,驚駭的情緒表現在臉上。

在場六人的反應幾乎相同,都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螢幕上照映出來的景象。

連在螢幕另一邊,作為計畫成員的那十五個人也是同樣的神情。

恐懼、驚慌、害怕、不解,是他們二十一人共同的寫照。

「モノ……クマ」擠出這四個字已經耗費苗木非常大的力氣,明明就沒有動,全身卻像跑完馬拉松般的無力。

「為什麼……為什麼那傢伙會在那裡!」

碰地一聲,十神的拍桌暴怒把眾人嚇了一大跳,但也讓他們從定格狀態回神。

而那聲怒吼像是開始的信號,所有的螢幕瞬間變成雜訊的黑白色,虛擬的南國世界從他們眼前消失了。

『噗噗……噗噗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一陣顫慄流過苗木的全身,就跟當初聽到這似笑非笑的聲音時一樣,他感受到彷彿被丟巨型冰箱的那種刺進骨頭中的寒冷。

既痛又充滿邪惡的笑聲。

熟知アルターエゴ操作模式的霧切馬上操作起鍵盤,敲打聲飛快響起,可是無論霧切怎麼試,系統顯示永遠都只出現刺眼的紅色信號──表示操作錯誤。

手心用力朝鍵盤敲下去,霧切的情緒頓時變的非常混亂。

「可惡!十神換你來!我去主機系統那邊看!」以非常快速的動作起身,但霧切終究來不及踏出觀察室一步。

『沒有用的喔,這裡全~部都被我佔領了喔,噗噗噗。』

聽到這聲音,苗木終於確信自己所見並非假象,「江之島……盾子……」

『哇咿~沒想到苗木同學還記得我耶,好高興喔!』略顯高昂的女聲透過音響說出自己的興奮,可以聽見對方講話中還帶著笑聲。

黑白雜訊的室內螢幕突然「啪」地全體變成白色,接著漸漸出現色彩,從淡到深一層層不斷重疊,六個人只能無言地看著它逐漸架構成一個人影。

『真不好玩,你們就沒有多點絕望嗎?連點帶著絕望的驚訝都不給我嗎?啊啊……果然是很絕望啊……』

少女的豋場沒有強勢,甚至可以說是慵懶。

憑空出現的桌子,充滿著黑白熊漂浮於半空的空間,頭髮兩側帶有粉色馬尾的少女單手撐在桌上,一臉無奈地透過螢幕望著站在自己前方的六個人。

「妳……為什麼妳會在這裡?江之島盾子──!」

『啊哈哈,十神你還是這麼容易激動呢,好兇好兇喔~』

名為江之島盾子的少女一個彈指,浮空在她身後充滿惡趣味的黑白熊全數消失,整個空間忽然轉變為大型的眩光舞台,而她就站在舞台的正中央,透過上方的燈光效果讓江之島盾子看上去充滿巨星風采。

單手高舉,江之島臉上掛著非常快樂的笑容,『讓大家久等了!受到眾人愛戴的江之島盾子又回來囉~這次又有多少絕望會降臨呢?好期待喔好期待喔!』

說完宣言的剎那,臉部放大數倍的江之島盾子佔滿整個螢幕範圍,整間觀察室有的螢幕全都侵蝕了,突然其來的視覺衝擊讓苗木、朝比奈、十神跟葉隱往後退了好幾步,只有霧切跟十神仍站在原地不動,而表情最險惡的也是他們兩人。

『真好……我好久沒看到你那副表情了呢苗木,哈哈哈……十神跟霧沏也是一點都沒變呢真好真好……聽說你們想要解救我的絕望殘黨?』輕鬆的語調忽然變的犀利,江之島盾子眼神銳利地盯著那六個人。


TBC.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ダンガンロンパ槍彈辯駁本試閱(2) | 槍彈辯駁1-ダンガンロンパ希望の学園と絶望の高校生 遊玩感想【CH1】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