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2預備?] 遊戲爭奪與拉麵1 (日七)

2012/10/16
欸都,應該是CWT32的新刊稿,這次終於想說早點來打不要每次都擠在最後

階段性更新,首發是ヒナナミww,有附一張圖,鉛筆稿、字醜圖也不怎麼好看(汗)


以下簡單設定說明:

普通高中生日狛七三人行,會分成日狛日、日七、日狛七三篇,狛枝七海是日向的翅膀(´ω`*)

日向-夾在兩人中間的苦主

七海-翅膀一號,跟苦主同班,坐苦主旁邊

狛枝-翅膀二號,跟苦主同班,坐苦主後面

翅膀組知道對方都喜歡苦主,苦主也知道翅膀組喜歡自己

其他人-三人組的同班同學

總之就是翅膀組+苦主的短篇故事集合


會盡量寫搞笑一點,但我搞笑因子很少所以也怕不好笑(艸)

以上








「日向同學,今天放學後有空嗎?」距離放學時間的倒數第二堂下課,七海戳了戳隔壁正在抄筆記的日向。

「嗯?」剛好寫下最後一字,日向轉頭,正好對上七海的眼神,然後瞬間就知道她想幹麻,「啊……又要去?」

不能怪他說又,沒記錯的話這個禮拜幾乎每天都去,雖然沒待很久但也積少成多……零用錢有限啊。

七海大力點頭,不愧是日向馬上就理解自己在想什麼,「嗯,因為我想挑戰十連勝。」

鉛筆從手上滑了下去,「叩」地在桌上翻滾幾圈後停下。

「……七海,你不覺得這句有點狠嗎?」

「嗯?哪裡?」

「……算了沒關係。」暗自為自己拭了把眼淚,從抽屜拿出下堂課的課本跟專屬筆記本,日向站起身,打算去趟福利社。

「那就去吧,這次我一定會贏的。」


**


下課鐘聲一響,導師也很配合地宣告今天的課程結束,學生們敬完行禮後立即一哄而散,校園內頓時響徹眾多莘莘學子的歡笑跟喲喝聲。

「狛枝同學今天沒有來耶,感覺好像少了點什麼。」平常都是三人一起回家的。

「反正明天就會出現了,請假前還叫我幫忙抄筆記……要累死我啊。」而且幹麻用抄的,直接影印就好啦他才不想做兩次工。

「嗯……狛枝同學大概是想要日向同學親手寫的筆記吧。」七海說出自己的見解,換來日向的哀號。

「……七海拜託妳不要這麼正經的表情講出這種恐怖的事實……」再講下去恐怕會變成狛枝討論大會啦,還好當事人不在……不對,在了可能更可怕。

日向決定要找東西轉移七海的注意力,叫她別再把重點放在筆記跟狛枝身上了。

他四處張望,每天都會經過的道路上店家玲瑯滿目,可是有興趣的幾乎都吃過逛過了,有沒有什麼七海有興趣可是又很少出現的東西呢……

「……今天……是第二個星期二吧?」

「嗯……嗯,是第二個星期二喔。」

喃喃自語說著今天的日期,得到七海的附和。

第二個星期二……他記得的確有……「七海!我們去買鬆餅吧!」

「鬆餅?怎麼這麼突然?」

日向差點忘記這件事,既可以轉移注意力又是七海喜歡的東西,「那個一個月只會來一次的鬆餅屋,第二個禮拜的那個,妳不是最近才提到要去吃嗎?」

經對方這麼提醒,七海的確想起來了,「啊……對喔,日向同學要去?」

「嗯嗯,走吧,那邊也剛好順路去打電動。」用力點頭,還好計畫成功了。

七海思考了會兒,也微笑點頭同意日向的建議。

「那、為了慶祝我今天十連勝,日向同學要請客喔。」

「咦?等……妳就這麼確定我會輸嗎?」居然先要十連勝禮物,這是要他說什麼……?

把快從肩膀滑下去的書包拉回,七海認真地講出她的看法:「因為……日向同學說不能放水……」言下之意就是都已經贏九次了,七海並不覺得自己會輸。

聽到這,日向免不了全身無力,可以的話真想當場蹲在街上抱頭。

「只要一提到遊戲,妳果然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啊七海……」

「哪有,日向同學你想太多了。」

「最好是沒有啦……」七海打電動的實力無庸置疑,自己的慘敗記錄也是事實,但不管怎樣他都絕對不要七海手下留情。

一來是自己的自尊無法接受,二來是其實透過七海的打鬥方式自己也可以學到不少操作技巧……雖然學這個好像哪裡不太對;不過最近有時跟他人對戰時都可以順利勝出,說實在也沒這麼壞。

只不過七海真的太強……有時系統才剛喊開始她的角色就馬上衝過來給自己一堆連段,要是閃避不及大概就直接被關角落KO了。

「啊,看到了!」

「嗚哇,每次都這麼多人……」

日向還記得上個月來時也是這麼盛況空前,光是排隊就花了半小時左右的時間,當時是三個人一起來的,可是另外兩個把排隊工作丟給自己後就給他溜到旁邊納涼去了,害他買到三份鬆餅時有股衝動想全部自己吃掉。

感受到衣角有被拉動的跡象,「怎麼了?」

「那個……有新口味耶,榛果栗子加草莓巧克力。」七海指向放在餐車旁的手寫大立牌,上面寫著新口味期間限定。

「嗚哇……感覺好甜……妳不是平常都點薄荷香蕉?」雖然薄荷的味道也不淡,可是他不知道七海這麼會吃甜?自己光看到那名字就怕了。

「因為有新口味……想吃看看。」

七海是個勇於嘗試的人,只要新事物是她能力所及範圍內可以做到的就會去做,要試過才知道這東西好不好,不管是吃的用的還是穿的。

但若從應用面來講的話,能夠充分發揮七海這個性的大概只有吃東西,因為用的日向會先出手把她選,穿的則是狛枝主動提供意見,這兩個男生總是會幫七海選出最適合她的東西。

深知七海個性的日向也只能無奈一笑,只要決定好就會去做,這就是七海。

「那就排吧,到時候說太甜可要自己想辦法解決啊。」

「嗯……反正有日向同學在嘛,沒關係的。」

「什麼沒關係啊……」

無力,大概是最符合自己今天的心情寫照了。

又是快半小時過去,終於拿到點的鬆餅後兩人隨便找了個地方坐,錢理所當然是日向出的。

沒多久七海就把那表面塗滿鮮奶油跟巧克力醬,內層夾著榛果、碎栗子、草苺塊還又塗了一層草莓醬的鬆餅吃光了。

日向看到傻眼,他的還吃不到一半耶……女孩子的胃真的是太神奇也太恐怖了,難怪許多人說女生的胃有兩個,一個正餐一個甜食……誇張一點的還有四個之說,總之甜食對女生真的有莫大的吸引力。

他自己是不討厭吃甜,可是不喜歡看到這麼多鮮奶油,因此只要碰到會加奶油的食物他都一律不加,手上的鬆餅也是。

店家特別調製的半糖蜂蜜灑上苦巧克力粉,甜中帶苦的滋味讓日向蠻喜歡的,自從上次吃到後他就很想再吃一次。

「日向同學吃好慢喔。」

「那是因為妳吃太快了,說過很多次了吃東西要慢慢吃……不要像上次狛枝那樣中午吃太快結果肚子痛到去保健室躺了一下午。」

「不會啦,我很相信我的胃。」把餐盒蓋好放回塑膠袋,七海從包包裡拿出PSP。

知道那是屬於她的打發時間方式,日向也不去吵正在打電動的七海,慢慢吃掉手上的食物,偶爾腦中演練待會對戰時該要用哪些招式先發制人。

或許有人會問他跟人講話時拿出遊戲來玩不是件有點失禮的事嗎?

日向會回說:「七海要是沒拿遊戲的話大概表示她當天一定吃錯藥,或是發生什麼事讓她思考變得怪怪的。」

七海可是個中午只花十分鐘吃飯,剩下時間都在打電動的人耶!

而且這樣也好,自己可以照平常步調吃東西,不會因為要講話什麼的降低速度,她也是想到這點才會完全不講話吧。

「嗯,吃完了。」還是這個口味比較合自己的胃口,下個月再來買一次好了。

甜中帶苦的滋味讓日向喜歡上這家店,況且鬆餅本身也很好吃,不像其他地方賣的萬一冷掉了就會硬梆梆沒什麼鬆軟感,這家的鬆餅就算冷掉了還是很好吃。

熱的時候蓬鬆蓬鬆,冷的時候卻會變得很有嚼勁,這也是為什麼每次都大排長龍的主要原因了。

看看時間,他們已經耗掉快一小時了,估略算他們去打電話會耗掉兩小時好了……哇、那回家都等於要吃晚飯了嘛!

「日向同學,晚上我想去吃拉麵。」

旁邊突然天來飛來一筆奇妙宣言,日向頓了下。

他看著把遊戲收進書包的七海,「……妳家沒人?」

「嗯,他們出去玩了,而哥哥今天要住研究室不回來了。」

「千尋還是這麼辛苦啊……」是有這麼剛好嗎?他家今天老爸老媽也不在,早上吃出門前才被丟了一張紙鈔叫自己晚上隨便解決。

不過這樣就比較沒有時間上限制了……但還是不能太晚回家。

「好吧,結束後我們去吃拉麵吧。」

「嗯!」


**


他們打算去的遊樂場總是會聚集許多學生,剛放學的高中生、國中生或小學生,各種年齡層都有,因為這家店正好位在中心地帶,附近有著不同年級的學校,所以只要到了放學時刻,吵鬧程度不是一般可以比擬。

兩人到達時店內已經人滿為患,機台產生的音效全混雜在一起,對耳朵其實是種聽力衝擊。

「還是老樣子這麼多人啊……」放眼望去熱門都都有人在排隊,尤其又以音樂遊戲最為嚴重,他自己是有玩但都會故意挑人少的時候,畢竟排隊很麻煩又玩不了多久。

「日向同學,先去那邊看看吧,人好像比較少。」七海也不喜歡排隊,想玩遊戲沒錯可是她也不想花多餘的時間在排隊上,反正這邊離家很近,想來的時候都可以來。

店鋪後方是大型機台區,跟一般大眾型的遊戲不同,這邊聚集的都是專研格鬥遊戲或技術類遊戲許久的玩家,人是不比外面的多,但遊玩時間卻會比外面的長,只要技術夠好甚至有可能出現罷台。

慶幸的是他們在這玩了快兩年,還沒遇過這種不講理的人就是。

「妳是要比上次那個嗎?」那款他已經九連敗的格鬥遊戲,若七海是要挑戰十贏的話應該會選這個吧。

果不其然,日向看到對方點頭,於是他張望自己要的機台是否有人在用,運氣也很好地讓他發現還有空位,說著那邊還有位置,兩人又往後頭移動幾步。

「日向同學。」

「嗯?」

「如果我贏了的話拉麵可以選海鮮味增炸豬排嗎?」

硬幣差點從手上掉下去,「等等!妳的意思是還要我請嗎?」

「因為說好十連勝日向同學要請客的不是?」自己應該沒說錯才是?

「那剛剛那個鬆餅呢!那不是妳說事先請我才請的嗎?」他怎麼不知道七海的健忘症有這麼嚴重!

七海頓了幾秒,「對喔……我忘記了……」剛剛日向同學已經請過了,那拉麵錢只好自己出了……

對於七海有些異常的舉動,日向想來想去都只想的到一個原因而已。

「七海……最近又有什麼遊戲要發售了是吧?」

「嗚!」

「果然……」嘆氣,然後無奈微笑,也只有這種時候七海才會故意問說可不可以請吃飯,不然平常大家都是各出各的,很少有這種情形發生。

「好啦,海鮮味增炸豬排是吧?那就等妳贏過我再說吧。」

「咦?真的嗎日向同學?」

把硬幣投入投幣口,日向轉動自己的手腕,接著握住搖桿,「當然,但前提是妳要贏我。」




TBC.

img-X23104230-0001_zpsa7ac4e12.jpg


comment (0) @ 槍彈辯駁相關
<< [槍彈2] 莫名其妙的沙灘小劇場(沒有題名) | 總而言之,就是那個大學生パロ設定(?)→ 下面2代捏它有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