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彈2] 莫名其妙的沙灘小劇場(沒有題名)

2012/10/16

閱讀前注意:

1. 這次跟友人在噗上聊槍彈聊到最後的奇妙產物

2. 因為是打好玩的所以人物形象跟個性什麼...大概都飄走了,當作惡搞來看會比較好一點

3. 因為有破關後捏它,為了遊戲的樂趣跟自己好(?),請沒破關的不要進來看

4. 日向嘛幾男前(大概),91cm的好胸(靠)

5. 有日文人名跟些許單字使用


以上,這是發生在沙灘上的小故事(??)







沉默了數十秒,終於有人先開口說話了。

「那個……為什麼我們會到這地方來呢?」緩緩舉手,苗木說出從出發到現在積在內心的疑問。

「誰知道,我以為是你提議的。」十神雙手交叉,臉色有點臭又不算太臭。

「嗯?不是因為你聽到他們說想出去走一走所以才帶他們來的嗎?」霧切反倒將視線轉向十神。

「……耳背要趁早醫治不然老了會後悔。」十神冷冷地回給霧切一句跟問題完全沒關連的答案,卻讓霧切低聲失笑。

「嘛,這樣也不錯啊,我看他們好像很高興。」抬起手遮住陽光,就算已經過了最炎熱的下午時刻,白亮的光線還是讓苗木的眼睛感到有些疲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連翔都下去就是……」最後是苦笑。

站在較遠處的三人如同守護者般,眺望著在靠海處正在嘻笑的眾人,他們沒有帶全部的人,只私底下約了他們認為「應該」帶出來走走的人。



某人的大吼突然響徹全場。

「嘎──!狛枝你幹麻啊!」

「嗯……消暑?」

「消暑個頭啊!我沒有帶衣服來耶!」

「日向クン你這樣不行啦,來海邊玩怎麼可以不代替換衣物呢?」

「要不是你突然潑我一桶水我會需要──」語尾來不及講完,第二波攻勢迅速往日向襲來。

「嘎啦啦啦!要玩這東西怎麼可以少我呢!嘿呀──!」

伴隨著模擬水花聲的「啪」,不只日向,連沒事的狛枝也遭殃了。

兩個大男生全身濕漉漉,狛枝蓬鬆的頭髮也被水花壓倒一半,兇手正是提著大水桶瘋狂大笑的腐川,不過現在是殺人鬼翔的人格。

「唉呀呀……連我都被潑濕了,這下子我們立場一樣囉,日向クン。」甩著因為吸水而變的厚重的連帽外套,狛枝無所謂地笑著。

慘遭二次攻擊的日向已經全身溼透,水珠不停滴落,臉部大半表情都被塌下的瀏海所遮蓋。

「你們兩個……」抬起頭,用手撥開礙事的前髮,眼神內的光采是復仇之火,「不要太過分啦──!」

古語說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但日向既不是君子也不想等三年才報仇,他拿起狛枝放在地上的水桶,快速往海中一撈,然後大力潑出去──



翔的尖笑聲、狛枝不知道真驚訝還是裝裝樣子的驚呼,以及日向那聽起來很想已經遊走在爆發邊緣的喊叫,這種稀鬆平常的景象很難讓人聯想到他們是經過多少苦難才獲得的。

「好像很好玩的樣子……」看著看著,苗木有點蠢蠢欲動,但想到自己沒有帶備用衣服實在不敢貿然加入這場混戰。

大概是看穿苗木的心思,霧切跟十神同時將手壓在他肩上。

「不准去。」兩人異口同聲,他們可不想要讓苗木加入那場有點低能的戰爭。

受迫後方的無形壓力,苗木只能苦笑,雖然內心很清楚他們在想什麼啦……還是覺得有些可惜。

「啊──,煩死了那個死狛枝……」

「咦?日向くん?你怎麼跑回來了?」

「啊?啊啊……因為我怕繼續下去人身安全會有極大危險。」

「咦?人身安全……?」

一時之間聽不懂日向所說何事,但身旁的兩人馬上就會意過來。

看著溼透的日向,霧切只是默默點頭,「說的也是,我看你暫時先離那變態遠一點好了。」

「但那傢伙不是這麼容易放棄的人吧。」十神倒是很疑惑這樣躲得過嗎?

「喔,應該暫時沒事,我把他趕去堆沙去了。」

「咦?」

「嗯?」

「蛤?」

未來機關三人組齊聲,因為他們聽見非常奇妙的答案。

把已經黏在身上的白襯衫脫掉,雙手用力扭轉,「因為我跟他說『想要苗木下來玩的話你就蓋座沙堡然後叫他來看,那苗木就會下來了。』這樣。」

「咦、咦咦咦──?」為、為什麼是他啊?的確自己也想玩但旁邊兩人不准啊。

「……高招。」

「咦?霧切さん?」什麼高招?話題怎麼一下進展到他聽不懂的境界了?

「哼,把苗木都誘餌好讓自己逃跑嗎……嘛,也不失是個讓那變態安靜的方法啦。」

「欸欸?連十神くん都?」

找了個勉強可掛起衣服的樹枝,日向用力伸了個懶腰,說出謝謝誇獎四字。

「反正在衣服還沒乾之前……我是絕對不會靠近狛枝一步的。」他又不是白痴,同樣的錯不會再犯第二次。

「可是……這樣狛枝くん不是有點可憐嗎……」

不知何時開始,只剩狛枝一個人在沙灘上,翔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雖然對方是背向他們,但苗木還是清楚看見狛枝的手正努力塑造沙子的造型。

「我、我去看看好了,而且一直穿著濕透的大衣會感冒的,至少要讓狛枝くん把大衣脫下來才行。」說完便跑向對方,沙子啪沙啪沙的跳動聲隨著苗木的腳步朝狛枝接近。

「啊!苗木!」想阻止卻慢了一步,讓苗木跟狛枝待在同空間是很危險的,日向下意識也追了上去。

「啊啊……跑掉了,比起自己,他果然還是會以別人為優先啊。」霧切靜靜看著,對於這位學長,其實她是很敬佩的……各種方面。

「這絕對會變成過勞死的原因之一。」十神很不客氣地開始唱衰。

「少來,你明明也很欣賞他,要是會過勞死你絕對有一份。」老是把對方當雜工用,以為大家不知道啊?

霧切好笑地小嗆十神,太能幹也不是件好事,會被某人操死的。

十神還想多反抗幾句,下面卻傳來日向的慘叫。

「啊啊狛枝──!你在幹麻啦快放開苗木!」

「欸?我哪有幹麻?只是希望苗木一起玩而已,對吧?」說完還笑看著苗木尋求認同,後者只能苦笑。

「笨蛋你忘記你全身濕的嗎!」要是讓苗木不小心感冒的話上面兩個過保護絕對會採取行動的,他還不想被報復。

狛枝微微抬頭思考了一會兒,「那、換日向クン給我抱?」

「啊?」

「就這麼說定了!」

「說定什麼……喂!不要撲上來啊啊啊啊──!」

「日向くん!狛枝くん!」

「碰」地一聲,不過因為是沙地所以衝擊力幾乎都被吸收掉了,可是揚起的細沙讓在場三人狂咳好陣子

「咳咳……啊啊,好不容易快蓋好的說。」沙霧消失,狛枝看到他蓋到一半的雕像就這麼消失了。

「活該啦……誰叫你要突然衝上來……起來啦很重耶!」

「哈哈哈。」

苗木開始大笑,這種輕鬆自然的生活好像已經很久很久沒感受過了。

普通的嬉笑、普通的玩耍,這才是原本存在於他們生活中的事物才對。

「壞掉的話那就再蓋一次吧,這次我也來幫忙。」

「真的嗎?苗木你要來幫我嗎?好高興喔還特定讓你來幫垃圾屑的我真是不好意思。」

「你的表情看起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啊……起來!再捏我真的就把你丟出去!」忘記套上衣再來根本失策……但看到那情況誰會記得啊!

要是威嚇對狛枝有用的話,那日向大概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欸……可是很好摸耶,不愧是超高校級的91──嗚!」

「再講你就再也摸不到。」

日向的回答讓苗木不知該笑還是該做別種反應,他只慶幸聽到這話時自己沒有在喝東西。



「啊真是的──」用力把壓在身上的黏人傢伙推開,日向快速站起,順便也拉一把還坐在沙上的苗木。

「苗木你不用理這變態啦,讓他一個人自己慢慢蓋。」

「咦?可是這樣不太好吧?」

「放心啦他很習慣一人樂了,走吧走吧不要理這神經病。」再待下去只怕他們一起危險,自己就算了,苗木的人身安全他絕對顧到底。

依舊定坐在沙上的狛枝一臉哀傷,「欸~日向クン好過份喔。」

「你就蓋到自己高興然後再自己走回來吧。」

早就已經習慣狛枝行為的日向冷冷地丟下這麼一句,苗木還在擔心這樣說會不會傷感情,但狛枝的反應完全在他預想外。

「ハァハァ……不理人的日向クン……」

……苗木決定他還是當作什麼都沒看到好了。

日向完全不理後面那已經陷入著迷模式的希望廚,自顧自的把苗木拉回霧切跟十神所在的位置。

「呃……不管狛枝くん真的可以嗎?」

「放心吧,那個人的那個狀態大概就像腐川對十神的執著吧。」

「啊……原來如此啊。」苗木瞬間覺得一切都可以講通了。

霧切一語驚醒夢中人,換得的是日向求饒般的無力,「我可以不要嘛……」

放過他吧拜託!





[ END ]


comment (0) @ 槍彈辯駁相關
<< PF17心得w | [CWT32預備?] 遊戲爭奪與拉麵1 (日七)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