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2槍彈本試閱】Between you and me(日向狛枝友情向)

2012/11/20
*收錄於日狛日中心那本

*友情向,島嶼模式捏它

*但大概還是有點日狛或狛日的感覺ww

*會再潤文跟挑錯字,但整體不變



修學旅行開始第十天,在十神的半命令式統整之下,雖然共同生活開始沒有很久不過彼此都多多少少更加了解其他人的素性。

身為負責老師的兔美也非常努力在旁觀看大家的生活,一旦有人碰到困難馬上就會上前關心,因此基本上大家生活都蠻順遂的。

住的地方不錯、吃的又有人專門處理、用的也不缺乏、娛樂什麼的其實也頗充足,習慣都市塵囂的他們難得有機會被這麼廣大的自然包圍,所以大家的心態也逐漸調整為「反正就當放假,這麼恰意的修學旅行哪裡找?」

不過玩歸玩,該做的生活瑣事都還是要他們自己來,所以十神做了三種組合-打掃組、採集組跟餐飲組。

前面兩個是最主要的,最後那個基本上負責人是花村,畢竟「超高校級的料理人」這名號可不是喊假的,但萬一遇到花村無法作飯的時候就會把會作飯的其他人丟進那個類別,讓他們去顧當天大家的胃;另外加入餐飲組有個好處,那就是採集工作量可以比採集組的少一半,也不用去幫忙打掃,只要做完自己的份量就可以離早離開。

話是這麼說啦……不過會作飯的人意外的少,所以有機會被丟進那裡的人也不多,日向就是其中一個。

根據十神言,日向根本是萬用型,所以他認可對方是自己之後的第二領隊。

但根據日向本人言,只覺得十神是否對他有什麼誤解……哪裡來萬用型?

後來有點像被趕鴨子上架,日向就這麼糊裡糊塗被十神丟去當採集組的小組長,不管有出去還是沒出去,採集組的大小事都交給他處理,至於十神本身則負責統籌清掃組跟餐飲組。

他是很想說不啦……想也知道採集的一定比較累,要考慮當天的個人狀況分配地點、清點大家帶回來的材料、事後的製作跟整理等等;他只不過是之前對於十神的分配提出一些能節省時間的建議,誰知道就這樣被丟出來?早知道就不要幫了……

對他來說苦惱的不只這些,當十神當著大家的面公佈這件事時,居然沒人反對,叫好的人也不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因為日向你總是比十神快一步看清大家的狀況啊。」

「……什麼快一步啊……」

「嗯……該不會日向你的能力是超高校級的觀察力,之類的吧?」

「怎麼可能啊!那是什麼笨蛋般的技能?」

「會嗎?至少比我的好多了吧?我的幸運才是都派不上用場的東西呢!」
「哪裡派不上用場,你一走過來我就挖到今天要用的素材了!我已經連續待在那三天了它連一點外表都不給我看到,結果你一來它就出現……我恨。」忿忿地咬下冰棒,沁涼感滑過全身,蘇打冰棒特有的淡甜在口中擴散。

「講到這我也覺得很奇怪啊……」也咬著蘇打冰,狛枝很不解這件事。

「照理來講我的幸運只會發生在我身上,別人幾乎只會被我的幸運後的不幸所牽連,像這樣帶給他人好運還真是頭一遭……到底為什麼呢日向?」

「你問我我哪知道啊?不過這樣總算可以在時間做完兔美老師出的課題了。」早就收集好其他素材很久了可是就差今天這個,才想著該不會要長期抗戰吧可是這樣會沒時間做,誰能料到居然是用這種方式拿到……

「呵呵,採集組真的很辛苦,日向你自己也要小心點喔。」

「還說我耶,你昨天跌到的地方怎麼樣了?」

「嗯?喔喔沒什麼,放個幾天就好了。」狛枝揮揮手表示不要緊,反正這對他來講是家常便飯了,而且接在那個不運之後的是日向親手幫自己包紮的幸運,所以他一點都不覺得那是不好的事。

「什麼叫沒什麼,要不是我剛好經過你打算就那樣放著不管對吧?」三兩下把剩餘的冰吃光,木棒頂端顯示的是銘謝惠顧。

本就沒抱著會中獎的期望,日向咬著木裩,對著狛枝伸出手。

「什麼?」愣了會兒,狛枝差點來不及咬下快融化的冰。

「手,我看看消腫了沒。」

「欸……一定要嗎?」

「你如果乖乖靜養的話就算沒消應該也會有好轉的跡象。」前後擺動手指關節,眼神裡有著「你不伸出來我就自己抓」的意味,狛枝只好默默伸手。

拉過對方的左袖,日向才看一眼眉頭整個皺起來。

「你拆它幹麻!這樣不是繃帶都跑掉了嗎?」疊都沒疊好,繃帶整個鬆垮垮的,黑青的面積都露出大半。

狛枝整個人縮了一下,他就知道日向會罵人,「因為……是日向幫我弄的嘛……所以我想留下來當紀念,要是全被藥染成褐色就不好看了……」

「留什麼紀念啊你是笨蛋嗎─!藥都不見了這樣不是好更慢!」日向既生氣又無奈,也不管狛枝吃完沒,一把拉過對方往回走。

「啊……日向你要去哪?」

轉頭,表情不能說很和善,「去、藥、局!給我去重新包紮!昨天摔的這麼大你還不好好養傷,是想讓人叫你強制留宿嗎?」

通常人做錯事被罵都會表現出比較唯唯諾諾的一面,這是因為他們自知理虧所以不太敢反駁指出自己錯誤的人。

狛枝當然也不會反駁,只是他的表現有點異於常人就是……

「……把你的口水給我擦掉!還有你是在高興什麼啊-」

「欸……?因為……日向你居然這麼關心垃圾屑般的我,居然在我這種人身上耗費多餘的心力……」

狛枝微微喘息,受到日向關心的喜悅讓他無法控制自己的笑容。

反觀日向則是仰天長嘆……他忘記狛枝就是這種個性,可是就算記得好像也沒什麼用?

「算了算了,還是先處理你的傷口再說吧……」除了嘆氣還是只能嘆氣,日向也不管後面那個笨蛋究竟有多高興,先帶去包紮再說。

「啊日向等一下,讓我丟冰棒的棍子。」

「待會再丟啦,那邊也有垃圾筒。」

突發的插曲讓狛枝來不及注意木棍頂端寫的是什麼,整個人就這麼被日向拉著走掉了。

寫著「銘謝惠顧」的木棍在他手上晃啊晃的,等待著被扔進垃圾桶的時機。

**

「這樣就行了,你要是再給我拆掉就試試看。」說完還故意朝傷口用力拍,又麻又痛的感覺直衝腦門,害狛枝不得不倒抽口氣。

收回自己的手,狛枝臉上滿是可惜,「那至少繃帶讓我留著……」

「別想,不是老是收集一些奇怪的東西。」

「才沒有奇怪,我最想收集的可是日向的內──嗚!好痛……」

「活該啦你,老說些不該說的事!」

在聽到最想收集四字時,日向就猜到眼前這人會講出什麼東西,先下手為強這句至理名言只要用對時機,效果可是百分百,於是他完全不客氣地用比剛剛還大的力道對著傷口再補一刀。

這次就真的只有完全的痛了,自動產生的生理性眼淚慢慢凝聚在狛枝眼角,痛到肩膀整個都縮起來。

他完全沒想到手都收回來了還遭受到這種攻擊……

「日向好過份喔──!」

「不會啊,這樣剛好。」俐落地整理醫護用品,日向起身把急救箱放回原本的地方,理都不理還在哀怨的某人。

「要不是你亂講話會變成這樣嗎?」言下之意是這你自找的不管他的事。

輕揉著被襲擊的傷口藉此降低疼痛,狛枝認為他又沒說錯,「本來就是,我的都給你了照理來講日向的也要給我才是……」

「你不介意再來一次的話我很樂意效勞的。」反正痛的又不是他。

「欸欸欸──?好嘛……不講就是了。」狛枝決定投降,傷患本來說話權力就不大,也只好認了。

結束包紮後,日向想去超市補日用品,狛枝理所當然的也跟著去,這座島上的專用超市只有他們十六個人在使用,可是物品的準備量遠遠超過這個人數,反正不拿白不拿,東西永遠都是這麼多放在那給大家自由索取。

「日向明天要去哪裡呢?」從架上拿走一包檸檬糖,狛枝問起對方明天的計畫,

「明天是海邊組,應該會跟貳大跟田中一起去吧。」海邊採集比較麻煩,所以找有力氣去的人比較好。

「那挖到夏帕真珠的話,可以給我嗎?」

「嗯?你要那做什麼?」那東西不是這次的材料吧?

「秘密。」笑著走回日向身旁,後者看見他懷裡抱著的東西後愣了一下。

「……你抱這麼多檸檬糖幹嘛?」他知道這糖果,好像是最近新進的食物,上次來的時候都沒看過。

狛枝之前有給自己一包,味道是不錯啦可是有點甜,原來他喜歡吃這個?

很自然往該物品放置的架子看去,上頭空空如也。

這傢伙是來掃台的嗎……?

好險這邊的東西不用錢……這念頭第二次出現在日向腦海中。

「當然是吃囉,日向你累了嗎?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我當然知道是吃──問題是你全掃光幹嘛?」萬一有其他人也要吃的話怎麼辦?

知道對方誤以為這些全是自己要的,狛枝連忙解釋,「不是啦,我又不是西園寺同學,其他都是幫人拿的。」

「……要是讓西園寺聽到你絕對會被罵的。」日向老實道出他的感想。

狛枝簡單說明為什麼他要掃台的原因,原來是上次他偶然看到這項新產品,好奇之餘就帶了一、兩包回去,因為是小包小包裝的,就分了一些給其他人,結果大家吃完後都說這糖味道很不錯,知道是超市產品後就有人會自己來找,也有人提議如果誰去超市的話順便忙拿一點回來。

「所以因為你今天跟我來超市,就順便拿了?」

「嗯,沒什麼用的我要是能幫上大家的忙的話,那就再好也不過了。」

狛枝的笑容是真誠的,為能幫上其他人忙的自己感到高興。

「想要你改掉那過度自貶的用語是不是頗有難度啊……」

「嗯?你說什麼?」

「沒什麼──」日向想真的很難吧……個性這種東西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更改的。

從無人櫃檯拿了個大袋子,兩人把拿的東西通通往裡面放,然後一人提一邊慢慢走回住宿處。

分贓是在日向的房間進行,絕大部分都是日向的物品,狛枝只有少少幾種,數量最多的就只有那款檸檬糖,因為是雙手可抱的量,狛枝沒有借袋子,打算就這麼抱著回房間。

「那待會見囉。」

「等一下。」

「嗯?」

日向伸出手,從狛枝懷中取走一包糖果,「這個,剛才包紮的謝禮,我拿走了」

「咦?」

「要是有人說數量不夠就叫他們別抱怨,誰先看到誰就先拿了。」

眨眨眼,狛枝終於推敲出日向到底在說什麼。

內心先是湧上一股喜悅,接著是笑意──他也真的笑出來了。

「……噗、噗哈哈哈哈──」

「……笑什麼啊你?」日向用種好似看到怪物的奇特眼神盯著狛枝瞧。

「因為……日向總是帥在很奇怪的地方啊……哈哈……」真的不夠的話他會說量就這樣而已,才不會說日向這種說法呢。

啊啊──日向真的是他的希望,雖然沒有任何能夠確定的方法,雖然日向的才能為何現在還不明瞭,但只要跟他在一起,好像一切都可以變的很輕鬆。

而且剛剛拿走糖果時的表情超正經,所以才會說老是帥在很奇怪的地方。

「什、什麼叫帥在很奇怪的地方啊……」臉有些熱,日向還是第一次被人用這種詞形容,「你是不是剛剛太陽曬太多,腦袋昏頭了啊?」

「日向臉紅了。」臉紅的日向有點可愛啊,而且好像還是第一次見到。

「吵、吵死了!快回你房間去啦!」房間的主人終於受不了而下了逐客令,雖然語氣根本一點都不像。

抱著大把東西的狛枝仍在笑著,他就維持抱著大把東西的姿態被日向給推出房間。

「你要是敢亂說話,下次到採集組你就知道了!」

喀嚓,房門終於完全隔絕了內與外的世界。

站在這也不是辦法,狛枝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間,他跟日向之間也才隔了十神,並不會很遠。

把東西全放在桌上,狛枝讓自己整個人陷入柔軟的床鋪中。

「呵呵……真是的……日向怎麼這麼好玩啦,噗哈哈哈──」

回想起剛才的情況,狛枝能做的只有笑,這是他記憶中笑的最大聲的一次。

自己從未這樣放聲大笑過,從未這樣自由自在表現感情過。

「真的……日向創造很多第一次呢……」讓自己不由自主老是注意著他。

「……可以跟日向感情這麼好,我真幸運啊……」

坦率說出目前唯一的感想。

那接下來的不幸又會是什麼呢?

期待、又不想期待。

幸運愈多,不幸也反彈愈多。

「……有點可怕啊……接下來的不幸……」等著他的到底會是什麼呢?

背負著轉變成負面的思考,狛枝緩緩進入睡眠。

小憩一下,為接下來的日子蓄積精神跟體力。



TBC.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CWT32槍彈本試閱】美其名是座談會,事實卻是超高校級的修羅場 | 【CWT32槍彈本試閱】日狛七三人高中生捏造(三篇一起)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