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2槍彈本試閱】美其名是座談會,事實卻是超高校級的修羅場

2012/11/21

*收錄於「POPCORN」,因為只有5千字左右,所以全篇放

*沒看錯,名字真的這麼長(欸)

*登場之六人:一代組的苗木、霧切、舞園、盾子大大;二代組的日向、狛枝

*十神大大這回拿到休息卡w

*穿插1、2代捏它、無視基本設定有、請當成有點惡搞的輕鬆向文章

*整篇文章裡苗木最悲劇(無誤)

*會再潤文跟挑錯字,但整體不變

-----------------------------

「嗯……麥克風測試、麥克風測試。」對著手上的麥克風不斷發聲,音響也正確傳送出所說的話。

「……或許有人會對這突然的展開感到疑惑,但現在要來舉行第○屆的ダンガンロンパ系列之座談大會,還請各位掌聲鼓勵──」拿著講稿,充當主持人的霧切平淡地唸完上述句子。

現場鴉雀無聲。

「順帶一提,因為有人數上限的關係,參與座談會的人只有少數幾個。」

搶在霧切之後,有人急著講話。

「等……等一下這是在幹麻什麼?為什麼那傢伙也在這裡!」指著坐在自己對面的人,日向冒出的念頭只有「他要回去!」。

「唉呦!幹麻這麼小氣,都說了座談大會當然會有我的存在囉!原來日向學長這麼小心眼。」抱著自製的モノクマ,江之島一臉愉悅。

「呃……那又為什麼要抓著我不放呢……?」還沒入座前就被江之島抓著,連位置都只能坐在她旁邊,苗木有點困擾。

「就是說啊,可是請問為什麼嗎?江之島同學。」新世代女子高中生偶像舞園さやか露出迷人的笑顏,同樣也抓著苗木的她內心卻是波濤洶湧。

「沒有為什麼啊,本來就該這樣,對吧苗木?」她江之島盾子可是高中女生們的流行趨勢指標耶,才不會輸給裝可愛偶像呢!

「咦咦咦?為什麼問我?」這跟他根本沒關係啊不要把問題丟回給他──!

被夾在兩個女生中間,苗木欲哭無淚。

擔任主持人的霧切冷冷地看著這一切,心中開始盤算起某些事情。

「日向……」

「啊?」

「要是我有什麼可不可以拉住我?」

「……你在說什麼?」

坐在日向斜後方,狛枝努力隱忍住內心的衝動,「我怕我會一時喪失理智做出不該做的事。」

「呃……」日向理解狛枝講的是什麼,「好啦,破例一次把手借你。」

伸出的手馬上被緊緊抓住,對方手勁大到讓日向急出聲叫他放輕鬆點。

他還不想讓手殘廢啊!

「聊完了嗎?可以回歸正題了吧?」

冰冷的聲音過麥克風傳遍全場,每個人背後都感受到一股寒風。

「霧、霧切……?」苗木膽顫心驚地看過去。

「嗚噗噗,霧切不高興囉──好啦到底是什麼座談會啊?」懶得再玩下去,江之島放開手調整位置坐好。

瀏覽手上的講稿,霧切宣布答案,「很簡單,針對十個問題的回答座談會而已。」

「咦?座談會?這種組合嗎?而且怎麼是用問題?」先不論怎麼跟印象中完全不同,讓他們六人來進行……會失控吧?

不能怪苗木這麼負面思考,只要江之島在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但這畢竟還是打著座談會名義而進行的話題,應該可以平安無事……吧?

「大概是問答加上對話吧?畢竟回答的過程中大家也會發表意見不是?」舞園道出自己的見解,她上過蠻多用這種方式製作的節目,一方面娛樂性較強,一方面也不太容易冷場,因為來賓的答案通常都有很多爆點。

點頭表示沒錯,霧切又繼續往下,「剛剛就說了人不會很多,至於實際參加的人有我、苗木、舞園、江之島、日向跟狛枝,總共六個人。」

「欸?那十神呢?」說到這苗木才想到,今天好像都還沒看到他?

「排了休假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算他好運躲過這場鬧劇。

就只有這次,霧切頗羨慕十神的,哪像她是到了今天才知道居然有這種烏龍活動……

看樣子策劃人是江之島盾子的機率應該是百分百吧?

「啊!好賊喔!哪像我是昨天看通告流程時才發現這怪怪的……」可是又不能隨便退通告,這可是藝人的大忌。

「我是被霧切帶來的……」有人轉告他們說有事要談,到了這邊才知道原來都被設計了。

一代組的都這樣了,更何況是二代組。

「那我們……」日向看了下旁邊的狛枝,「我猜你大概也是吧,不然不會一早拿的那封信來找我。」

「嗯。」狛枝點頭,「可是是什麼時候……?」這才是他跟日向不解的地方。

日向扶額,他大概知道是什麼原因了。

果然啊……カムクラ那小子又亂切換意識使用身體了。

「日向學長,不打算讓カムクラ學長出來透透氣嗎──?」

「妳別想,我就知道是妳做的!那小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居然不懂得要拒絕妳。」

嚴格來講カムクラ就是日向,他們是同一人的這點不會有任何改變。

但在那一年的空白期中,カムクラ逐漸有了自己的意識,最後就是變的有點像腐川那樣,兩個人格都在,兩個人格都有自我,兩個人格都有自己的行為模式。

唯一的差別是兩邊記憶是共存的,只是印象不深,不會對當下人格的本體記憶覆蓋太多東西上去。

繼續照這情況下去,要把全部問題講完不知道要花多久,已經有點失去耐心的霧切決定速戰速決。

本來叫她拿麥克風就是件不可能的事,若真是江之島策劃的話,一定有考慮到每個人的特質才故意安排這角色給她……能說可恨嗎?

「那就第一個問題──」

「等一下要開始了嗎!」

不理會台下的驚訝,霧切唸出手中的問題。

「問題一……是針對日向的;請問你最喜歡的……」看到後半段,霧切有點猶豫要不要繼續講,但還是敬業地講完它,「──內褲樣式是什麼?」

日向差點讓水杯投奔自由灑落一地,來不及嚥下的水因為驚嚇而流到氣管,讓他瞬間滿臉脹紅咳個不停。

好險的是他用毅力勉強將水吞下肚,沒有讓自己露出更難看的一面。

「誰……誰問題到底誰問的啊──!」哪個混帳問這種詭異至極的問題!

「誰知道。」主持人無所謂聳肩,「我只是照唸出來而已。」

「喔──,問日向喜歡那種樣式……這題目真大膽呢,我喜歡。」這題目帶來的爆笑感讓狛枝平緩不少內心的焦躁。

「閉嘴啦你這變態!」臉微紅地罵回去,他一定得回答這問題嗎?會想出這種問題的人該不會是那幾個人中的其一吧?

率先考慮到的是那十五個稱作好友也可叫作損友的人。

啊啊可惡,真的要回答嗎……

「……我想先搞清楚,是問我自己本身,還是……要從那十五件中挑出來?」

全場響起大小不一的噗嗤聲,還有嗆到的聲音。

看樣子在這時間點喝水的人都逃不過被襲擊的命運。

「噗哈哈哈,不愧是超高校級的收集達人,居然自己自爆啊!絕望!超絕望的啊──!」江之島笑到無法自我,太好玩了!太好笑了!居然有人拿地雷炸自己。

看著不是有人抖笑、就是有人憋笑、或是像江之島這種誇張大笑的狀況,日向終於反應過來他剛才犯了個超級大錯。

他只能極力澄清,臉上的色澤已經不是光用「紅」字就可以形容了。

「不是!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只是──」單純想搞清楚問題的重點在哪裡而已!

問題是就算這樣講大概也沒人相信,日向現在只想挖個洞躲進去永遠不要出來了。

他的一世英名居然就毀在內褲之下……情何以堪啊……

「由於主角陣亡了,所以關於這題的答案我可以幫日向代答喔。」狛枝笑笑地舉手,從表情看不出他目前內心所想何事。

「好,你說。」霧切果斷地答應了。

「日向最喜歡的樣式大概是跟我一樣的四角褲吧,因為他說過我的是看起來最正常的一個。」臉不紅氣不喘的把身旁的底牌掀光,狛枝給了大家完美的解惑答案。

「誰最喜歡四角褲了啊狛枝你不要給我亂說──!」

「好,下一個。」既然答案已經出來就沒必要繼續留戀這題,就算旁邊有兩個人快打起來也不關她的事。

「問題二……嗯?這麼快就輪到江之島?」

「終於到俺樣了嗎?會是多麼絕望的問題呢?是會讓我徹底嘗到絕望滋味的問題嗎?」

「隨便變換性格會讓觀眾困擾的啊,江之島同學。」偶像守則之一,螢光幕前的形象要穩固的非常好才行,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失常跟差錯。

看樣子江之島的多重面貌跟舞園的信念起了衝突,夾在兩人中間的苗木不自覺冒了幾滴冷汗。

女人的戰爭……

他的內心只有這麼想法浮現。

「請問對於現在身邊有這麼多閃光……妳現在感覺如何啊如何啊如何啊--!提供問題的人還強調了三次。」

現場二度寧靜。

江之島原本要伸出去抓住苗木的手停了下來,塗滿紅色的指甲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噗噗噗……」

「江、江之島同學……?」苗木的危機本能開始運作,他有著非常非常不好的預感。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猛然起身,江之島用雙手環抱自己,詭異的笑聲不斷溢出。

應該不會有事發生,但又怕會有不好的事發生,眾人紛紛採取各自的應對動作。

日向站在狛枝前方,怕後頭那好不容易回復正常的傢伙又再度受到刺激。

舞園則往苗木靠去,深知江之島可怕之處的她緊張地抓住對方的衣角;苗木也小心翼翼的猛盯著她看。

霧切是全場唯一最冷靜的人,她仍穩穩站在台上冷眼觀察這個絕望少女又想做什麼事。

「噗噗噗……啊啊──我膩了。」把玩自己的頭髮,江之島停止那種無意義又愚蠢的笑聲。

「膩了膩了膩了,對於這個老是噗噗笑的角色膩了。」眼神不似剛才的強勢,突然間變得黯淡,流露出對一切都不在乎也不想在乎的神情。

隸屬於一代組的三人都非常清楚江之島現在在幹麻,那是因為太過失落讓頭頂會長出菌菇的頹廢模式。

嚴格來說,苗木其實比較會應付這種狀態下的江之島……因為他認為這是對方所以性格變化中算最安全的種類。

「什麼嘛……居然問人家這種問題……啊啊,絕望啊……真絕望啊……這種大家身旁都有人而我卻沒人的情況……」愈講頭垂得愈低,江之島覺得內心被人狠狠挖走了一大塊。

啊啊,這種失落感,這種排擠感,這種無法融入人群的疏離感──

「真是有夠、非常、痛到不行的絕望啊──!」

用力展開雙臂,江之島仰天大叫,這舉動讓離她最近的苗木和舞園嚇到。

「咿呀!」

「嗚哇!」

「哈哈哈哈!真是絕望!這種大家皆有我沒有的痛……真是不錯啊──!」

真棒!真棒!雖然比不上之前嚐到的,但這種被排擠的感覺還真是不錯!

就只有自己跟大家不一樣的失落感,真好真好真好──!

「等一下!剛剛那問題好像哪裡不對吧!」

替江之島的失控演出暫時劃下休止的是日向的提問。

「題目怎麼了嗎?」霧切反問,就她看來好像沒什麼異常啊……撇去被發問者之外。

「那題目也包含我跟狛枝嗎?」指著後面的人,日向感到不可思議。

若是指苗木那方就算了,可是這問題一聽就是包含在場所有人嘛!

幹麻把他跟狛枝也一起算進去啊!

「唉呀,你不知道嗎?你跟狛枝學長可是倍受矚目的一對呢……甚至都快把我的光芒給搶光了。」江之島單手捂住臉,從指縫之間射出的視線既冷酷又銳利。

體驗過的都知道這兩人在二代的對手戲多到嚇人,倒數第二章還根本就是其中一人的回合,哪像她每次就只有最後才能出來露面……絕望、真絕望啊。

「關於這點,我也蠻認同江之島同的意見喔。」

「咦、舞園同學?」聽見旁邊女性友人的發言,苗木愣住。

「但沒想到我跟苗木同學也被分配在閃光類裡,好高興喔。」

不知從何時起,原本還只是抓住衣角的動作變成了挽手臂,舞園非常自然地貼在苗木身上,臉上是幸福又帶點羞怯的笑容。

「咦……咦咦舞園同學──!」後者終於發現大事不妙,怎麼回事?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啊?嗚嗚怎麼辦太近了啦──!

苗木的內心正在激烈慘叫中。

台上的霧切神情出現微妙變化。

「原來我跟日向還可以變成這樣啊,太好了耶,那就還請多多指教囉!」其實打從一開始就對江之島完全都不在乎的狛枝做出以上宣言,至於為什麼要配合日向……那當然是因為他高興囉。

他可是最喜歡看到日向為自己煩惱時的模樣了呢。

「誰要跟你多多指教了啊你這白癡!」他才不要這麼虐待自己呢!

講是這樣講,日向也沒有把手甩開,由此可見他還是很在意狛枝的,或者該說保護?

「要說閃光的話,人家也有啊!」終於發洩完的江之島又切換成另一種樣子,這次是苗木最沒輒的裝可愛模式。

「肉食性女子跟草食性男子也是不錯的組合啊,你說是不是苗木?」不讓舞園專美於前,江之島坐回苗木旁邊,槍走他另一邊的空位。

現實中是不可能憑空出現火花的。

可是苗木真的看見了,還是從自己左右兩方產生出來的。

如今的他只剩下一條路可以走了。

苗木偏頭,拼命用視線跟霧切求救,現在有辦法讓自己脫離這生人勿近場面的就只有她了。

將麥克風擱置在桌上,長靴跟階梯碰撞出「喀喀」的聲響。

苗木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心想:「太好了霧切果然不會丟下他不管!」

紫色的高挑身影來到吵鬧的三人面前,但正在互相較勁的舞園跟江之島完全沒發現霧切的到來。

伸出手,霧切開始採取行動。

「要說閃光的話,理當算在我們兩個身上才是。」

「咦?」手上的觸感忽然消失,舞園視線朝向站立的兩人。

「啊──?」江之島發出帶有不屑的問號,跟著舞園看著同一方向。

被拉起的苗木有點思考中斷,「霧切同學?」

「難道不對嘛?從開始到結束,站在苗木身旁的一直都是我。」不要以為她沒感覺,單純只是不想介入這看上去很無聊的競爭罷了。

可是苗木求救的話就不同了。

說實在,霧切也自覺內心累積的不愉快已經快到臨界點了。

「嗚……」最強的對手還是上場了嗎……?「苗木同學都把象徵我的11037當做最後密碼了!」

「可是最後陪在苗木身邊的人是我。」

「噗噗噗,但論印象跟衝擊是我多才對,絕望不是可以這麼輕易抹去的!」

三個女孩各自向前一步,妳看我我看妳誰也不讓誰。

「雖然我很早就退場了,但苗木同學的初戀對象是我卻是不爭的事實。」撫著胸口,舞園大聲地表達自己的立場。

「俺樣可是在學期間就開始注意到苗木了呢,平淡無奇又好好先生的個性真是無聊到讓人絕望啊。」雙手插腰,論氣勢她江之島盾子可是不會輸的。

「妳哪是算誇獎還是算貶人啊,江之島。」這根本是對著他人的痛點踩吧。

「唉呦霧切妳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妳來我往誰也不讓誰,每個人都用力地強調自己對苗木的意義。

舞園跟江之島不用說,連那個情感波動向來很弱的霧切都下去參戰了,照一般概念來看,有這種可愛又漂亮的女生在爭搶自己身邊的位置,男生多半都會很高興才是……

但看看當事者苗木,已經完全不知所措了。

「拜託妳們不要再爭了啦──!」到底為什麼要讓她們三人聚在一起啦──!

一代組的激烈戰爭完全沒有二代組介入的餘地,就算有日向也絕對不去淌這個渾水。

──打死他都不去。

「結果問到第二個就掛了嘛……算了回去吧。」嘆氣,此地不宜久留,還是早溜為妙。

「日向?」

「留在這看女生打架幹麻?我還不如回去吃飯,餓死了。」平常他是一定會幫忙,但今天有那個江之島盾子在就完全不想扯上關係,也只好對不起苗木了。

回去還要留紙條好好臭罵カムクラ一番,不要因為麻煩就懶得趕走他人啊那個笨蛋!

「說的也是,我也餓了呢。」

跟日向差不多,狛枝也是只要江之島不在的話必定會去幫忙,可是這種時候他也贊同對方的建議。

對不起了苗木,但狛枝相信身為希望的他一定可以度過眼前這難關的。

臨走前,日向不忘跟那幾個人說再見,「我們先走囉苗木,下次再聊啦!」

內心暗地為對方祈禱,祝他早日脫離這等女性苦海。

「咦?等、等等啦日向學長!至少先教我該怎麼處理這局面啦──!」

求救聲被帶上的門擋住,幻化成無形的音符一個個往地上墜落。

加油吧!草食性男子苗木!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CWT32槍彈本試閱】RE:--之名 | 【CWT32槍彈本試閱】Between you and me(日向狛枝友情向)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