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2槍彈本試閱】RE:--之名

2012/11/23

*收錄於日狛日中心那本,ED後捏造

*日狛,但感覺是:狛--------> <--日,這種w

*狛枝因為感冒所以會有些微的個性誤差,又或者是只針對日向才展露的一面

*因為還在趕,所以先放出小部分,看整體文章長度也許會再增加

*會再潤文跟挑錯字,但整體不變
------------------------



狛枝最近開始沒由來的感到煩躁。

明明每天都很美好,既沒受傷也沒不幸,打發時間去玩轉蛋也可以輕易拿到稀有物。

但心中總存在著一塊黑霧,無論怎麼甩都揮之不去。

生活非常順遂,雖然身體有些缺陷可是哪不會構成讓他厭世的理由。

交友狀況也非常良好,雖然因為某些身體上因素讓他無法像其他人一樣到處跑,可是住在島上他也可以幫忙其他事。

即使家人不在、即使世界不如以前,他仍很快樂地度過眼前的每一天。

對一切都已不強求,覺得這樣就好的狛枝,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始終無法擺脫那層陰霾?

其實狛枝早就知道答案了。

但知道歸知道,他卻選擇獨自忍受。

見不到對方的日子來到第十天,忍受逐漸變成焦慮。

好想見面、好想見面、好想見面、好想見面、好想見面。

為了不讓這份無處宣洩的煩躁影響他人,第十一天起狛枝完全不踏出房門,獨自一人力抗寂寞而不被它吞噬。

得知消息的四天後,第十五天──日向再度回到夏帕渥克島。


**


「啊?這幾天他都完全沒出來嗎?」

「嗯。」罪木點頭,「我放在門外的飯狛枝同學都有吃完,可是就只有這樣,不管怎麼喊狛枝同學就是完全不出房門……」

「因為這樣,我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先把你叫回來了,抱歉啊日向。」左右田一臉歉意,他知道日向最近正忙,但還是發了訊息出去,就是希望他能去勸勸那個把自己關在房內的狛枝。

「唉……那傢伙到底在幹麻啊……」左右田發信告訴自己時,他還半信半疑,看樣子事情是真的,真的有個笨蛋把自己鎖在房內半個月都沒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我先去放東西,然後再去狛枝那看看。」想想他可是好說歹說才讓那個惡鬼十神放自己回來幾天……那個學弟根本工作狂,居然叫他回來時進度也不能延誤。

「不好意思啊,日向。」

「不會啦,倒是左右田你對狛枝的態度改變好多。」他不在的這半個月到底發生什麼事?變化這麼大。

左右田不好意思笑了笑,「沒啦,只是他還蠻幫忙大家的,態度也跟那時完全不同,我也沒必要再這麼神經質的閃躲他……就只是這樣而已。」

「你也知道你很神經質啊?」日向不客氣吐嘈回去。

「少、少囉唆!反正那傢伙就交給你啦!我看八成是因為你去太久而鬧彆扭也說不定!」

「誰去太久啊明明才半個月而已!」

「你是笨蛋嗎!喜歡的人不在身邊半個月很久耶!我都已經快一個月沒見到索妮雅了超寂寞的耶!」

「喜──」日向頓時語塞,左右田揮出超級突然的一拳,「那個傢伙才──」

「先停下來好嗎──!」

罪木使力大喊,總算及時阻止可能會發生的爭辯。

「現在最重要的是讓狛枝同學離開房間,其他的都以後再說,知道了嗎!」

眼神堅毅,全身上下散發專業醫護人員的氣勢,被壓過去的兩個大男生只能用力點頭,完全不敢反抗。

「哈哈……罪木也變得很厲害嘛。」存在於記憶中的那個膽小罪木不會再回來了吧?

突然有點感慨,時間果然是改變人的最大利器。

……把自己關起來的那個人也是因為時間而變成那樣的嗎?

「好啦我知道了,等我把狛枝抓出來後再告訴你們。」

「喔!看你的啦日向!」

「麻煩你囉,日向同學!」

回到許久未歸的房門前,日向為了找鑰匙而打開背包,但因為東西太多讓他一時之間找不到。

「真是的,要不是因為回來還要趕進度我才不要帶這麼多東西回來呢……」當初答應苗木的邀約是否是個錯誤決定?對方確實有先告訴他可能會很忙,但日向沒想到忙成這樣,連想發個信或利用視訊跟各居別地的朋友打個短暫招呼的時間都沒有,更別提回來了。

「唉呦到底在哪裡……」在背包裡挖來挖去,就在他受不了想把東西全倒出來找的時候,日向終於在側邊內袋摸到某個物體。

「找到了!」

同時,一聲「喀擦」也傳入他耳內。

「咦?」那個像開門聲的聲音是什麼?

自己的房間不可能有人進去的先入為主觀念讓日向沒有注意到異狀,他反而低頭,誤以為是不是踩到什麼東西結果碎掉了。

「日……向……?」

「咦?」

抬起頭,綠色眼眸滿是驚訝,但很快轉變成驚嚇。

「你……你那張臉是怎麼回事啊──?」怎麼會紅成這樣?這段日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

「真的……是日向嗎……?」不敢相信出現在眼前的光景,狛枝伸出手卻不敢碰,怕會是如同海市蜃樓般的幻想。

一個踉蹌,失去重心平衡的狛枝整個人往前倒去,日向反射性地將手上東西一丟,雙手穩穩接住狛枝。

直到碰到對方的剎那,他才驚覺大事不妙。

「喂!」手急忙貼上狛枝的額頭,脫離正常體溫的高熱讓他眉頭緊皺。

「你這傢伙……發燒了還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而且怎麼會是在我的房間啊!」該不會是燒過頭神智不清連哪裡是自己房間都不知道了吧?

根本沒有多餘時間考慮別的,日向只想先把狛枝拖到床上躺好,急忙之中他也沒會意到房間主人明明不在家但為什麼對方還進的去這個問題。

「真是……誰說這傢伙很輕的啊……」一手攬過狛枝穩住平衡,另一手先用體感測量體溫,這詭異的高熱果然不是他的錯覺。

費了番力氣才將人放上床舖,衣服都來不及換下就跑到浴室弄濕毛巾打算幫忙降溫,出來卻看到狛枝努力想要下床的模樣,日向馬上上前用力把人壓回去,順便拉上被子緊緊蓋住。

「都燒成這樣了你還想到哪去!是要讓自己變的更嚴重嗎?」怎麼會有人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無力地躺在床上,因為生病而早就意識渾沌的狛枝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開關。

面對日向的責罵、面對日向的出現,眼眶四周開始聚集透明的水珠。

「日向……」真的不是錯覺……

身體彷彿被千斤重的物體壓著完全動彈不得,狛枝吃力地想抬起手,可是不管怎麼使出力氣,就是無法碰到眼前的人。

「日向……日向……」為什麼?為什麼手就是不動呢?

淚水順著地心引力滑下,狛枝帶著哭音的呼喚讓日向深深嘆了口氣,他沿著床邊坐下,於狛枝再度嘗試抬起手時握住對方。

「別再喊了,我不是在這裡嗎?」

拿起毛巾拭去狛枝滿頭的汗跟他完全搞不懂意義的眼淚,日向思考著穿外套跟脫外套睡覺哪個快速復原的可行性較高?

不過他汗都留成這樣,是不是脫掉比較好?

狛枝的體質又跟自己不同,感冒這種東西也很少發身在自己身上……

啊啊……真是丟了個難題給他啊。

日向還是有照顧感冒病患的基本知識,可想要實行的先決條件就是想辦法讓病人本身安靜下來,結果事實跟他所想天差地遠。

原以為只要握住狛枝的手他就會安份一些,也不會再跳針般地猛喊自己的名字,誰知這傢伙眼淚流更兇了。

總覺得好像在哪看過類似的場景?可是一時要他想還真想不起來。

「真是的你到底想要幹麻啦?」不讓狛枝花太多力氣講話,日向刻意彎腰拉近兩人間的距離。

原本是想說可以幫他省點力氣,畢竟也不是沒經歷過發燒燒過頭這種慘況,真的是力氣全失一點都不想動,連講話都懶。

正因為了解所以體貼,雖然這名詞用在他身上似乎怪怪的。

「欸、你有力氣說話嗎?還是想要──嗚哇?」

脖子後方遭受不明撞擊,反射神經本能地告訴日向再不採取行動就會整個人往狛枝身上壓。

零點幾秒的空檔跟手腕感受到的短暫痛覺過去後,代替這兩項的是後頸處的溫熱觸感和近在咫尺的淺灰色,日向連鬆口氣慶幸自己即時煞車的餘韻都沒有。

「日向,你終於回來了。」尚未停止的淚水隨著閉上雙眼而流出更多,最靠近狛枝臉頰的枕頭已經有部份演變成深色。

狛枝正笑著、正努力地用他微弱又沙啞的聲音道出從見到對方那刻起就一直一直想講的話。

隱藏著無限喜悅的、最重要的話。

終於、終於。

日子數到第十五天,自己內心缺少的最後一塊拼圖終於回來了。

「我好想見你……好想見你喔……日向……」使用著殘存不多的體力,狛枝環著日向,不斷述說自己的心意。

到底是因為發燒造成的情緒錯亂?還是真的是自己離開太久的錯?

面對這種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窘境以及狛枝的急速告白,日向的腦袋完全無法運轉出一個正確答案。

這、這到底該怎麼辦啊……?

「……唉──」日向搖頭,看樣子還是只能嘆氣,不過再繼續維持這種姿勢他會先累死的。

「欸,你先放開我吧?」他手很痠耶。

身下的人搖頭,佈滿水氣的雙眼呈現半瞇,直射進日向的視界中;高熱帶來的不適讓狛枝的呼吸非常不穩定,吐出的氣不斷往他臉上打。

日向非常慶幸他有記得關門,而不是一股腦只顧著狛枝,要是哪個人剛好經過他房門外不就死定?

這下可……真不妙啊這種姿勢跟氣氛……日向默默吞了口口水。

冷靜啊你要冷靜啊日向創,不要被迷惑了因為這傢伙現在是病人才會變成這樣的!

「日向……?」

「……還是等你感冒好了再說吧,我去幫你跟拿藥,先放開我吧。」究竟為何會感冒?又究竟為何把自己關在房間?

日向把許許多多的疑問都先吞下肚,現在最重要的是先讓狛枝身體好轉。

「……不要。」

「我說啊──」

「我不要……不要離開嘛……」

日向不得不閉上自己的眼睛,難道人只要發燒到超過一定極限就會變成這樣嗎?活脫脫像被家長拋棄的小孩嘛!燒過頭結果幼兒化了嗎!

而且這種甜膩膩的聲音是誰啦!

他覺得自己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日向……」

「啊──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不走就是了嘛!」既然狛枝不肯放手,那也只好這樣了。

日向單手繞到對方身後,運用身體的力量讓自己變回坐姿,還順便把狛枝整個人也抱了起來,這下就真的變成互相擁抱了。

「我在這裡,不走就是了,這樣可以了吧?」輕拍著背安慰著,日向無奈一笑。

停止的眼淚又不受控制的流出,靠在日向的懷中,狛枝那一直懸盪在半空的心終於慢慢往地面降落。

感受到心安又體力透支的他,呼吸漸漸變得平緩,待日向注意到時狛枝已經睡在他身上了。

「真是……」伸手拿取剛剛的毛巾,輕柔地幫忙擦去剩餘的淚痕跟滿頭大汗,這個人怎麼連生病都是這麼麻煩?還麻煩到害他被召喚回來……

日向起初還打著可以回來趁機好好休息的算盤,但看到狛枝這付模樣後就知道根本不可能了,在苗木那邊累這邊也累,根本是天生苦命嘛──!


**


「這樣就可以了,打了針會比較快好,不過水份跟食物的攝取一定要記得,可是我想日向同學是不可能忽略的。」收好緊急用護理用品,罪木開始細說照顧感冒發燒病人要注意的地方,日向也拿著筆記用功抄寫。

「真是幫了大忙,還好有妳在。」有專業知識果然就是不同,雖然罪木叮嚀的很多都是本來就知道的常識,但還真的不知道原來是用在這種時候的。

「要記得跟人家好好道謝喔,狛枝。」

蓋著厚重棉被,高燒還沒完全退去的狛枝依舊昏沉沉,但意識還算清楚。

「不好意思,給罪木同學妳添麻煩了……」說完忍不住咳了幾聲。

「該說抱歉的是我……我應該不管怎樣都要請狛枝同學開門才對……身為保健委員的我真是失格……真是對不起……」說著說著罪木當場哭了起來。

「嗚哇哇罪木妳別哭啊!」日向連忙從桌上拿過面紙,「這傢伙固執的時候就跟石頭一樣硬妳又不是不知道,所以不是妳的錯啦!」

「日向你好過分喔……」他哪有固執得像石頭一樣?

「誰過份啊?讓大家這麼擔心是誰的錯!」看在狛枝是病人的份上這次就算了,但沒顧好自己進而生病這點,日向就算不過問也還是要唸一唸。

搞成這樣又不找人幫忙,要是他沒回來是不是打算燒死在他房間內啊!

「謝謝你,日向同學,真是不好意思……」吸了吸鼻子,她確實不該哭的,明明說好要讓變堅強的不是嗎?

「哪裡,我才不好意思,妳在忙的時候還叫妳過來。」衝去找罪木時對方正在調製藥品,明明是大意不得的精密作業可是她卻毫不猶豫地捨棄掉。

罪木搖搖頭,「那沒什麼,重來就好了;那麼我先去幫狛枝同學配點藥,晚點再拿過來。」

不好意思再繼續打擾下去,對於日向回來一事最高興的非狛枝莫屬,這點島上的人都知道,大家的決定果然是正確的,能親自撬開那扇大門的就只有日向而已。

「至於溫度應該明天就會正常了,就請日向同學照我剛剛說的那些來看顧狛枝同學吧。」

「啊啊,我知道了。」

提著醫護箱走到門口,罪木揮揮手,說了「待會見」後便離開。

帶上門,看著剛剛抄寫的筆記,日向思考該先從哪項開始。

是這個嗎?還是這個……?啊不對、應該先問他要不要吃點東西才是!

「狛枝,你要不要吃點東西?看你這樣子應該什麼都還沒吃吧?」根據自己的少少經驗,這種狀況應該是什麼都還沒吃吧?可是要吃藥的話就必須吃點東西墊胃。

「可是我沒胃口……」聲音有氣無力,頭好昏好想睡覺讓自己什麼都感受不到,但又睡不著。

「不要把棉被蓋住臉啦,根本聽不到你的聲音。」這傢伙是想悶死自己嗎?就算是也不要在他房間弄!

走回床邊幫忙調整棉被,日向拉過椅子繼續盯著筆記看,至少要把一些程序記下來才不會又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待會兒來去請教花村如何做出病人專用的粥好了……應該連絡的到吧?記得他現在是跟貳大他們在一起。

「日向……」

「嗯?」從筆記中抬頭,狛枝臉上是幅度很小的微笑。

「我可以像剛才一樣嗎?」

「哪樣?」跟剛才一樣是什麼東西?

「可以……再靠在你身上嗎?」

「什──?」這要求可真是始料未及,日向完全僵硬住,「你說……像剛才那樣?」

狛枝沒有用任何表示回應日向的疑問,只是直直地盯著他看,但光靠這動作所帶來的無形壓迫就讓他產生想退讓的心情。

雙手交叉,頭一下往上,又一下往左、再往右,最後低下陷入思考。

「嗯……嗯……嗯──」沒什麼意義的低吟聲不停從日向口中溢出,到頭來只能用沒辦法的眼神回看那衝著自己笑的人。

「你真的……很麻煩耶。」

「因為我是病人嘛。」大言不慚講說自己目前是病人的這個事實,讓日向忍不住想巴下去。

像剛才類似,狛枝借用日向的拉力讓自己坐起,後者也為了讓狛枝不會因為改變姿勢而無法保暖,特地整個人坐上床,而不是只坐在床沿。

靠在日向懷中,感受著心臟的跳動,狛枝閉上眼笑得很滿足,至於抱人的則邊注意被子有沒有從背上滑下去邊碎碎唸,

「你也笑的太噁心了吧。」

「因為日向回來了嘛。」

「我才不在幾天而已你幹麻啊。」

「日向不在就很無聊啊。」

「無聊不會找事做啊。」

「我有啊,猜你什麼時候回來。」

「……那哪叫找事做啊!」

「還不都是因為──」狛枝猛地抬頭,虛弱的神采中散發出某種意念。

對上眼神的這瞬間,左右田在自己回來時講的話突然在日向腦裡活過來。

──『你是笨蛋嗎!喜歡的人不在身邊半個月很久耶!』

難不成……是這樣子嗎?

舉手捂臉,日向的眼神開始游移,臉夾也漸漸被紅熱侵襲,此刻的心情是有點不想承認又不得不承認那種。

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突然想起左右田的話呢──!

「日向?」怎麼突然不講話了?

「……沒事啦!」加重了點環抱的力量,日向故意不讓狛枝看到他現在的表情。

「既然在等我回來的話就趕快給我好起來,別以為我會一直這樣照顧你!」

「日向。」聲音很是無辜。

「幹麻啦!」不要一直叫他名字啦,煩死了!

「你耳朵都紅囉。」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一定是跟自己有關的事吧。

「──閉嘴啦你!」



TBC.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一小段的偽3(12/10 NEW) | 【CWT32槍彈本試閱】美其名是座談會,事實卻是超高校級的修羅場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