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2新刊試閱3] 隸屬於消失的那個世界

2013/10/04

* 10/13(日)所舉辦的TALES OF ONLY2上出的新刊內容試閱

* 此為第三篇,TOX2的CH12衍生捏造,裘德蜜拉主

*人物以中文翻譯呈現,造字以下

ルドガー・ウィル・クルスニク=路德卡・威爾・庫魯斯尼克

ユリウス・ウィル・クルスニク=尤里烏斯・威爾・庫魯斯尼克

ルル=魯魯

ジュード・マティス=裘德・瑪提斯

エリーゼ・ルタス=艾莉潔・魯塔斯

ティポ=堤波

レイア・ロランド=蕾雅・羅蘭頓

ミラ=マクスウェル=蜜拉・馬克斯威爾

ビズリー・カルシ・バクー=彼茲里・凱爾斯・巴克

ヴィクトル=維克爾

アルヴィン=阿爾文

ローエン・J・イルベルト=羅嚴・J・伊魯貝爾特

ガイアス=蓋亞斯

ミュゼ=謬潔


* 總字數7千多,試閱放出一半


獨自一人坐在水池旁,星空燦爛的光輝進不了裘德眼中,他的腦中都被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事給佔據。

只不過才多久的時間,世界的歷史完全變調,自己不久前目睹一場最不願意看到的戰鬥,內心所受到衝擊與傷痛根本無處可傾瀉,形成一股看不見的苦積壓在裘德的心中無法散去。

除了那極為沉重的悲慟之外,還有一件事也耿耿於懷,那就是他們造訪的世界是自己最大期望的具現化--源靈匣量產豐富的世界。

只要有了源靈匣,這個世界的瑪那就不會衰退,精靈不會因為變成能量而消滅,也不會因為人類的自私而失去永久的自由,人類跟精靈就可以走向和平共處的道路。

事實上那個世界也確實是如此,人們疼愛著源靈匣,並視為家族的一份子。

雙手交握,裘德無法停止想著那夢想成真的世界,說來有些諷刺……一開始只是借用吉蘭特留下的技術跟研究資料,後來經由巴蘭與許多研究者的幫忙,源靈匣的實驗終於邁向有八成成功機率的階段,但卻也在這碰到大瓶頸,剩下的兩成無論怎麼推算都無法跨越,沒有確切結果展示就無法得到援助,即使殘酷卻是現實的真理。

蜜拉給予的時間是有限的,如此緊迫之下他們卻跟那個世界相遇了……那個有著自己死亡與源靈匣充滿的分史世界。

「裘德。」背後的熟悉嗓音讓裘德身子一震,他連忙整理情緒就怕露出破綻。

「蜜拉?我還以為妳睡了。」笑了笑,裘德希望對方不會察覺到他的異狀。

「睡了,可是睡不著所以又起來了。」坐在裘德旁邊,蜜拉抬頭看向充滿白色星光的夜空。

「這裡其實晚上也很容易看到星星嘛,不輸給利潔・馬克西亞的說。」高樓沒有遮去太多夜空的美好,她開心的笑著。
裘德自認不是個能藏匿心思的人,雖然認為蜜拉應該不會發現但也絕不能讓對方知道剛才閃過心頭的荒繆想法。

最好的作法是先拉遠距離,他必須盡快把那件事撇除思緒之外才行。

「那個蜜拉,如果睡不著的話要不要喝點熱--」

「裘德。」

說到一半被蜜拉突如其來的強硬給截斷,不了解對方為何產生這層變化的裘德愣住,只能靠眨眼表示疑惑。

將向上看的眼神拉回,粉紅對上清澈琥珀,後者一閃而逝的驚慌蜜拉並沒有錯過。

「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在想那個世界的事?」

「呃!」沒料到被直接詢問,來不及進行沙盤推演的裘德不知該怎麼回才好,「哪、哪個世界……蜜拉妳在說什麼啊?」

「還撐,我都看出來了。」戳破裘德欲蓋過去的事實,堵得對方是啞口無言。

無法隱瞞過去,裘德只能默默低頭算是承認,他的確是不斷思考著那「不可能的世界」。

右手傳來令人舒服的溫暖,裘德將之反轉與蜜拉的手交握,就像一年前在世精之途即將分離時那樣。

「裘德,你知道嗎?」深吸口氣,然後吐出,蜜拉也想找人傾訴自己的心情,「我不是因為睡不著而不睡的。」

「咦?」

「我……夢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造訪了那讓人悲傷的時空,而讓某些東西與自己起了共鳴。

身為精靈界的主人,掌管全精靈的她是不該哭泣,也不可以哭泣的。

就只有一年前,在她要跟大家還有裘德分開的時候,不捨跟終於得到解放的心讓她再也忍不住,那是唯一的一次。
可是因為方才那不可思議的夢境,讓自己一貫冷靜的心再次起了巨大漣漪。

「夢到了?妳做惡夢了嗎蜜拉?」

裘德難掩驚訝,印象中蜜拉是非常好眠的人,應該說就算有什麼煩惱的事也會在睡眠時完全拋開。

『充足的體力是建立在良好的休息之上』,這句話可是蜜拉常對著自己訓誡過的,到底是什麼夢讓她這麼在意?

「嗯……嚴格來講應該算是惡夢吧?但卻又不是我的夢就是……」

「……咦?」

他一頭霧水,不是惡夢的惡夢?不是自己的夢?疑惑歸疑惑,裘德並沒打斷對方的思考,只是靜靜地等著前因後果。
手上傳來的力量又增強了些,感覺蜜拉必須靠這樣才能夠把話繼續講下去。

那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夢境呢?裘德也被勾起了濃厚的好奇心。

「一開始只是意識到自己站在白茫茫的霧中……那應該是霧吧?因為很不真實所以才想說『啊、我在作夢吧?』這樣。」

在星光的照耀下,握著最重要之人的手,蜜拉緩緩道出令她心悶的殘留記憶。

「沒多久後我聽到哭聲,剛開始很小,若不是四周實在太安靜可能會錯過;等我注意到的時內心想說『怎麼好像在哪聽過這聲音?』」

啟唇繼續述說,包含她想找出聲音的源頭而到處走動,過程中還看到某些東西從眼前飄過,很模糊又一閃即逝根本來不及勾勒出那些東西長什麼樣子。

「聽起來有點像鬼故事啊……蜜拉妳在睡覺前有看什麼東西嗎?」有人說睡前讀物若太刺激的話會在腦中留下印痕,而且有極大機會反映在當晚的夢境中。

像蜜拉這樣這麼對人界感到好奇的人,看幾本鬼故事書也是理所當然的,說不定還會找特別驚悚刺激的那種。

蜜拉搖搖頭:「沒有呢,因為太累了所以今天沒看就直接睡了。」

「……意思是妳真的會在睡覺前看鬼故事書囉?」該不會就是他所想的那樣吧?

「嗯,還蠻有趣的,而且看書的晚上會睡的特別好!」露出笑容,蜜拉倒是很高興找到新的助眠工具。

「該怎麼講……真不愧是蜜拉啊。」反觀裘德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他第一次看到拿鬼故事助眠用的人……不過的確很像她的風格。

「唉呦怎麼突然講到鬼故事去了,拉回來拉回來……然後聲音突然停了,那層白霧也開始莫名奇妙的散去。」回到剛才的話題,接下來要講的地方才是最不可思議,也是讓蜜拉心情變的不美麗的原因。

「我看到很強的光,強到我眼睛完全張不開,而等到可以再張開眼睛的時候卻看到很奇怪的事……」

再開的話題止住,原本在輕笑的臉龐瞬間黯淡下來,轉變之快坐在對方身邊的裘德最能感受到。

「蜜拉。」語氣滿是著擔心,手握的力道增加了些,「如果不想講就算了。」

「裘德……」望著正對著自己微笑的人,蜜拉也想用同樣的笑容回應他。

就在這瞬間,眼前的裘德跟記憶中的某樣東西重疊,讓蜜拉打從心底冷顫,她鬆脫了兩人間的交握用力地往前面那人身上靠去。

「咦?等……蜜、蜜拉?」裘德被這突然的舉動嚇到了,上一秒還好好的怎麼下一秒就見蜜拉臉色大變?到底怎麼了?

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裘德慌張地兩手不斷空揮,最後是看到對方沒有想從身上離開的跡象後才有些遲疑地環住。

耳邊聽到的心跳聲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讓殘留在蜜拉身上的寒意逐漸退去,有股溫柔的暖流進入她的心房,以這份溫柔作為支撐,蜜拉閉上雙眼緩緩道出自己所感受的「非現實」。

**

她只能無力地看著這一切。

哭到嘶聲力竭卻怎麼樣都阻止不了這場悲劇。

如果她沒有回來、如果她不是精靈之主、如果她跟以前那樣跟大家在一起的話,是不是就有機會讓眼前的事不會發生?

明明……保護人類、精靈跟世界是自己最重要的職責,可是如今她卻……連保護最想保護的人都辦不到!

「蜜拉!冷靜一點!」

「放開我!我一定要去!一定要去啊不然裘德他--」會死的!死在那個兇手手下!

穆潔使出全身力氣制止自己的妹妹,在這個受惠於因為斷界殼開放產生出的瑪那而逐漸恢復自然生態的世界,已經沒有多餘的能量可以讓她們吸收以維持實體化降臨人間。

她當然知道蜜拉在焦急什麼,可是如果放任她下去那人界的瑪那會一瞬間被大量奪取,失去的猶豫時間再也回不來,那以前所做的事不就白費了嗎!

就在不久前,大量微精靈不約而同地帶來求救的訊息,祂們接受精靈之主命令而守護的人類發生了異變,而且那個異變是以祂們自身力量都無法解決。

蜜拉曾經說過如果遇到這種問題的話要記得跟她傳遞情況,精靈們也知道這些人類對祂們偉大的精靈主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可是現在狀況已經不是祂們自身能夠處理的事態了,縱使在場的所有微精靈集合起來都沒辦法。

對手太強了,那是會打破世界均衡的力量。

連接靈界跟人界唯一通路的「世精之途」消失的現在,中等精靈等級以上的精靈若想到人界就必須直接吸取比世精之途還存在時更多倍的瑪那才能維持身體能力,想進一步實體化的話消耗更大,大精靈等級的更不用講,單次耗損量不是現在的人間界可以長期承受的。

種種的考量壓著蜜拉無法在第一時間做出決定,若她還是以前那什麼都不是的精靈的話就會毫不猶豫就直衝人界。

可是現在的她不是……馬克斯威爾超越一般的大精靈,加上之前她跟謬潔滯留在人界太久,這期間內消耗掉的非一朝一夕可補救回來,就因為考慮到終於快達到平衡的利潔•馬克西亞和艾連比歐斯,她錯失了可挽回最糟局面的時機。

等到蜜拉甩開謬潔不顧一切地切開兩個世界的隔閡,卻已經來不及了。

「等等!蜜拉--!」

金色長髮逐漸變成光粒消失在謬潔面前,接著在隸屬邊境都市狄魯的烏普塞拉湖畔邊出現不可能產生的非自然現象。

天色瞬間陰暗如同墨色般的黑,颳起一般人類無法阻擋的狂風暴雨,地面以巨大爆炸及劇烈撼動作為開頭,不被大雨澆熄的灼熱火燄宛如活龍般四處繞竄;四種自然元素無預警集合,將維克爾的攻擊路線從四周完全封鎖。

伊弗利特的火柱直達天際、希爾芙的烈風緊緊纏住火焰使之堅固、溫蒂妮的水給予殘存的人一線生機、諾姆的崩壞讓地面開始崩裂毀壞。

蜜拉不去理會世界究竟會如何,錯失了第一步就不能再錯失第二步,縱使未來會更加艱鉅也絕對不能無視「現在」!

藉由希爾芙的力量衝到內心最為掛念的那個人身邊,透過精靈之主與四大精靈的互相感應並確認狀況,但從溫蒂妮那頭卻傳來令人悲痛萬分的消息。

羅嚴、蕾雅跟艾莉潔已沒了氣息,治癒之力沒來得及把這三人從死亡路口拉回;阿爾文跟蓋亞斯傷勢過重,能不能撐過去是未知數但她一定會盡力搶救,溫蒂妮也囑咐蜜拉不要擔心好好專注眼前的戰鬥。

聽聞好友們的噩耗,蜜拉無法清楚訴說目前的感受,只知道憤怒正充斥著全身。

她誠心祈求還活著的拜託要活下去,其中也包含自己緊緊抱著的裘德。

活下去!

活下去!

求求你們……一定要活下去……



[試閱結束]


comment (0) @ 個人活動
<< [TOO2新刊試閱4]裘德的約會大作戰 | [TOO2新刊試閱2] 我們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