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9] 戰勇。新刊「今天、明天、大後天」試閱既印量調查(2/16修改)

2015/01/13


好久沒有發新刊資訊了

這次是出戰勇本,CP走ロスアル

性質是現代大學生趴囉

自我感覺目前大概已經完成60%左右...只要最後不爆走就好了(那是你的問題

書籍資訊、印量調查連接跟試閱下面收囉!

啊、因為還沒有完全潤過,所以試閱版可能會跟最後本篇有一點點不太雷同,但影響不大!

錯字拜託請先忽略它TT(痛1000)




◇書名:今天、明天、大後天

◇主題:戰勇。現代大學生趴囉,多篇短打形式
(非連貫性故事,由許多篇構成,有些篇福時間點相連,有些沒有。全體時間流動為大1~大4。)

◇性質:A5小說本、含後記共94P

◇CP:羅斯X阿魯巴(寫到最後還是這方向最重,所以就來修改了)

◇售價:150

◇發售:CWT39第二天-L06

◇封面:

CWT39封面

這次依舊是P網的FREE素材,太感謝了TT


◇印量調查頁: 已結束,謝謝有填寫的人


以下是試閱




◇ ◇ ◇ ◇ ◇

PART 01.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阿魯巴打死都不會去選那個位置。

不、應該說打從一開始那堂課他就直接翹掉不去,這樣的話他的人生一定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可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從各方面來講。



PART 02.

「我說西碳啊。」

「幹嘛。」

椅子轉個圈,克萊爾正眼對上根本沒往他這裡看的多年好友。

「你不要這麼欺負我的直屬學弟啦,都聽到不少傳聞了。」

「喔?什麼樣的?」繼續翻著書,被喚做西碳的少年頭抬也不抬地問。

「什麼樣的喔……多半都是從研究室那邊旁聽到的。像是阿魯巴踩到你的地雷結果被你視為永久眼中釘啊、用奇怪的計謀讓你跟著他跑、明明是個新生卻這麼大膽等等……因為太多了一時要想還想不太起來,哈哈。」

「後面兩個根本不算理由吧。誰講的?」哪些人吃飽撐著沒事做?甚至還玩人身攻擊?

「班上的那群女子大軍囉,光你跟阿魯巴的相處她們可以講好幾個小時都還講不完耶,女生真可怕。」

「嘖、真是群長舌婦。」闔上厚重的法律相關書集,看書的心情全沒了。

「哈哈,這我不否認。」無奈聳肩,連他自己都覺得那些女生太可怕了,其實還有更誇張的,可是克萊爾怕西昂真的暴走於是閉口不說。

「反正就是西碳你少去騷擾人家啦,新生耶!不要讓阿魯巴變成拒絕上學兒童啊。

「哼,難得一見的有趣玩具你想我會這麼輕易放掉嗎?」

「哇……真的假的好厲害喔,為了阿魯巴小學弟著想我覺得還是叫他離你遠一點好了。」

認識西昂這麼久,克萊爾還是第一次看到原來他那孤僻好友也會有對某人產生極大興趣的一天,他只覺得不可思議、超級不可思議。

一方面對好友的交友圈終於有所擴展而高興,另一方面又十分擔心那位直屬小學弟。

不是克萊爾他想誇大,依照西昂那毒舌、冷淡又不留情面的性格,確實很有可能害阿魯巴變成拒絕上學兒童。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實在是有前車之鑑,不過那又是別的故事了在此先不提。

比這程度再好一點也可能演變成人是來上課了,但看到他們這群人就跑。

先不提西昂會不會對此變本加厲還是主動放棄,自己可一點都不想跟那可愛又好笑的學第斷絕關係啊,更何況他們還要相處一年。

鑒於內心的擔憂,克萊爾主動提醒好友還是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舉止,誰曉得西昂完全沒有一絲絲想打退堂鼓的念頭……

這下他可怎麼辦呢?

身旁那抹微笑讓他一看就知道鐵定又有什麼鬼點子,是不是真的要瞞著西昂去提醒提醒阿魯巴,叫他沒課就別來有課也盡量斟酌一下。

並不是想要提倡翹課的好處,可有時生命要先顧,學分什麼的事後再補就好了。

努力讓不讓內心所想顯現在臉上,克萊爾打定主意一定要叫阿魯巴好好避難去。友情要顧,但責任也要顧。萬一小學弟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什麼事,那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毀了。

「克萊爾。」

「嗯?」

「想躺在校門口供人觀瞻,還是把你埋在後校變成失蹤人口,選一個吧?」

兩人之間出現數秒的沉默。

舉起雙手表示投降的是克萊爾。

「好我知道了不說行吧。」

願被盯上的學弟可以順利過完這四年……啊、還是先過完一年好了。



PART 03
.
自己曾經問過克萊爾學長,為什麼他最近覺得碰到西昂學長的次數變多?

明明兩人就不同系,年級也不同,他卻會在工業設計的必修課上看到他?

而且每次碰到都要被嗆,他回嘴也回得有點累耶!

誰知道直屬學長給的答案如此驚人,可是又理所當然。

因為西碳的副修就是工業設計喔,可是你上的那堂課西碳應該已經修完了啊……奇怪?為什麼他又要再上一次呢?

就這樣,在克萊爾想不出答案外加自己也不好意思真的跟西昂學長翻臉,這種每次見面就上演的嗆與被嗆戲碼維持了好一陣子。

回想起兩人實際上的初識,阿魯巴強烈認為一定是他都沒有按時打電話回家問後老爸老媽所導致。

其實對方不提,自己真的忘記原來他們在上課第一周就碰過了,還是他硬著頭皮借課本的那個隔壁學生……老天為何如此待他?

自己過去應該沒做過什麼嚴重的壞事要這樣整他吧!

但要他想,其實他也想不太起來那天說了什麼?只記得他忘記帶課本,然後很慌張的問隔壁同學--也就是西昂學長能不能借他影印一下。

系辦公室就在教室的隔壁,就算只印個開頭幾頁也好,至少自己桌上不是白的。

結果對方回了他什麼……啊、對了!

「好啊。啊、不過我不是這堂課的學生,還是你要借這本樹海殺人事件簿去印?」

「不是上這門課的人為什麼會坐在這裡啦!」

阿魯巴記得自己一秒回了這句回答,他音量不大,卻是整間教室都聽得到的分貝範圍。

後面開始出現嘰嘰喳喳的聲響,他才驚覺好像回錯話了?

可是他這麼說也很正常啊,對方明明自己先表是不是系上的學生不是?

阿魯巴猜想自己臉上一定有出現懊悔的表情,只是沒料到那名同學的舉動完全超乎他的想像。

「說的也是,差不多要上課了我也該走了。這本書就麻煩你幫我拿去圖書館還吧,沒還的話我找得到你喔,一年級的學、弟。」

白癡都聽得出來最後兩個字被刻意加上重音。

少年退場了,像是現在已經下課般離開座位,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出教室,只留下一本厚到可以砸死人的精裝書在桌上。

阿魯巴先是愣了幾秒,「啊?」

還書?還什麼書?他是說這本封面烏漆嘛黑的書嗎?

為什麼要他還?

還有,那個人是誰啊到底為什麼使換人使換得如此自然啊──!

這件不是很愉快的事只在阿魯巴記憶裡停留不到三天,雖然很不願意不過他還是乖乖地把那本書拿到圖書館還,用投還書箱的方式。

不是他不想用臨櫃還書的方式,而是學生證還沒下來他進不去圖書館,好在書箱是放在外面,一丟就可走人什麼都不留下。

學校裡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

整理出這個結論,阿魯巴邊祈禱大學的新朋友裡不要出現像那個怪人一樣的人,邊將這份不愉快慢慢從記憶中淡忘。

一個禮拜後,他的直屬學長出現了,還加上一大袋的綜合零食。

「哈囉!你是阿魯巴吧?我叫克萊爾,是你的直屬學長。現在在念研究所二年級,工業系的研究生不好當喔,如果你有這打算的話勸你放棄比較好喔!」

「啊……直屬學長……?」什麼直屬學長?那什麼東西?

「嗯?系上的新生說明會你沒聽嗎?」

一聽就知道眼前的學弟似乎不了解目前狀況,每年都會出現幾個這種案例,當過幾次負責人的克萊爾已經見怪不怪了。

「啊、我那天……來不及……」

阿魯巴的老家位在距離大學要兩小時車程的某個城鎮,說明會的日子是訂在正式開學前,他很悲哀的因為睡過頭來不及參加了。

也就因為通學時間太長,取得父母同意後他才隻身一人在外面租房子住。

為了幫忙分擔自己的花費,阿魯巴也打算去找打工,自家爸媽雖然沒有反對卻有個大前提,那就是在不影響課業的狀況下才會允許。

「沒關係啦,那個沒參加也不會怎麼樣,放心吧放心。」

掛著笑容,克萊爾開始簡單解說直屬制度究竟是什麼東西。

「也就是說……如果我有問題可以找學長的意思?」

「唉呦學長就不用了啦!叫我克萊爾就好了!」

敬稱這種東西對克萊爾來說太麻煩了,又會無形中增加距離感,他不喜歡。

「不管是系上的事、課業的事、還是想打聽哪個教授好過的事,都可以來問我喔!只要我知道的話都會告訴你!拍胸脯打保證!」

「教授的話我想我現在還用不到……」

阿魯巴苦笑,這位學長感覺是個很活潑外向的人,應該不難相處吧?

「不然這樣吧,我帶你去研究室認識一下其他人,萬一你哪天找不到我的話還有人可以幫你。」

「咦?這麼突然可以嗎?」

「大家都是好人,不用擔心啦。」

他在意的不是這個啊!研究室是可以隨便讓人進去的地方嗎!

內心的吐槽無處發洩,阿魯巴就這麼被拉著來到工業設計系的研究室。

「這裡每個人都有分配到一個小空間,我的在這邊,快進來吧!」

前頭帶路的克萊爾轉開自己房間的門把,一道聲音也同時響起。

「叫我來的人居然跑出去鬼混了,你當我時間很多嗎?克萊爾。」



PART 04.

會在這邊遇到對方其實並不在他的設想範圍內。

雖然那天之後是有想過或許以後會在某些共同課堂上碰到對方,只是時間還沒來巧遇就先降臨了。

西昂自認他記憶很好,不管是對人還是對事。因此當他一瞧見跟在好友身後的人時,著實愣了一會兒。

「呦,感謝你幫我去還書啊,沒想到你居然進得去。」

好友突然拋出一句自己聽不懂的話,克萊爾看了看西昂,發現他的視點定在自己身後。

「你認識西昂嗎?阿魯巴。」剛進來就遇到校園名人?哇哇這學弟真厲害。

「咦?」先是被裡頭有人嚇到,接著又因為話題落到自己身上而感到不知所措。

懷抱著疑問的眼神向前看去,阿魯巴很確信他目前的交友圈內沒有這號人物的存在。

「不……不認識……」

畢竟對方有著連同為男性的他都會感到羨慕的俊帥長相,這麼給人深刻印象的人他才不會輕易忘記……嗯?

嗯嗯?

奇怪……怎麼愈看愈覺得好像在哪……

「看來你的腦袋是小雞米做的,當初真該用書角很狠砸你一下才對。」

書……?

啊……啊啊!他想起來了!這傢伙是──

「書角砸人很痛的你也不想想那本是厚到不行的超級精裝書耶!」

「學弟?」

一口氣喊完剎那間出現在腦海的回答,阿魯巴上氣不接下氣。

就是這個人,不借課本就算了還捉弄他最後甚至把人理所當然使喚的那個……那個……

「克萊爾學長……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嗯?問喔問喔。」雖然搞不太清楚現在是怎樣,但學弟有難,做學長的當然必定出手相助囉!

「請問他是……」自己剛剛是不是聽到那個人喊學長名字喊的很熟稔?

「喔,你說西碳嗎?說起來還沒幫你介紹呢!」

克萊爾看向已經相處到爛的親友。

「西碳的名字叫西昂,西昂‧奧利吉尼亞。目前是法律系三年級,他也有修我們系上的課,所以你們有機會在課堂上見面喔。」

說到這,克萊爾內心出現一絲違和感。

「奇怪……難道你們已經碰過了嗎?西碳。」不然怎麼會用那種口氣說話?還有阿魯巴也是。

「三……三年級……?」

「嗯,已經邁入二字頭的三年級喔──呃噗!」

「沒事不要亂多嘴!」

某個圓狀物體正在地上不停滾動,而它剛剛接觸的地點正是克萊爾的臉,簡單講就是顏面直擊。

就在克萊爾痛到跟西昂抱怨出手太重,後者作勢要再來一次,兩個人都沒注意到的空檔裡,阿魯巴先是後退一步、兩步,接著用力拉開研究室的門往外衝。

「咦?咦?阿魯巴!」

慢了幾拍才反應過來的克萊爾錯失追出良機,事情發展的太快又太莫名其妙,明明剛剛都好好的怎麼一進來就變了調?

抓抓頭,克萊爾對還不是很熟識的阿魯巴貼了「感覺是個認真的學弟外,似乎還是個有點奇怪的孩子」這種旁人看起來均會表示「你這麼講可以嗎?」的感想標籤。

看著半敞開的門扉,西昂露出一抹微笑。



PART 05.

「哇,你怎麼今天又是一臉憔悴樣啊!」

「早啊……佛依佛依。」

「我是很想跟你說早,但已經中午了耶,真難得你早上沒來上課?睡過頭喔?」

阿魯巴課業雖然普普,可是卻很少遲到。

高中三年都跟他同班的佛依佛依最了解這點,這位老實的朋友甚至還在高二那年拿下全勤獎。

雖然兩人同系不過不同班,因此有部分課程是不會同堂上課的,但至少開學到現在只要是重疊的課,他還沒看過阿魯巴遲到或缺席,唯獨今天。

啊、沒重疊到的又是怎樣他就不知道了。

「呃……別提了,我頭都痛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該不會又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西昂學長吧?他這次又幹了什麼?抓你去夜遊嗎?」

「你怎麼知道!」天哪!他家好友有讀心術嗎?

「還真的喔!但你昨天不是要打工嗎?」

昨天是星期三,沒記錯的話是阿魯巴的打工日。

「就是說啊!你知道我幾點回家嗎?凌晨四點、四點耶!早上八點的課我根本起不來!」

講到這,阿魯巴真的忍不住抱怨,累積一晚的怒氣頓時爆發。

「你知道我昨天出店門口看到他在整個都嚇傻了嗎?」

回想起昨天,阿魯巴真心認為西昂神經有問題,只可惜這句話他不能當面罵。

晚上十一點半,才剛踏出打工的地方就看到街道旁有著一台全黑的重機。

時值夏天,即使已經接近深夜,外頭氣溫還是高的要命,跟店內的低冷是很明顯的反差。

這條馬路邊常常會臨停很多汽機車,所以阿魯巴並沒有很在意,他只想趕緊回家洗澡、開電風扇,摸一下電腦然後睡覺。

畢竟明天早八,不早點睡的話起床實在很痛苦。

阿魯巴很自然地從黑色重機旁走過,不在視線聚焦內的人、事、物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徹底實行這項概念的他一個沒注意,伴隨著慘叫,狠狠往前摔倒在地,還是兩膝先著地的那種尖銳刺痛。

嗚哇……痛死了──!

抱住膝蓋緊皺眉頭,阿魯巴痛到大叫。

腦海突然閃過因為打工的緣故而穿長褲真是救了他一命,不然膝蓋現在鐵定非常慘不忍睹。

「你還真是不注意周遭呢,前面這麼大個石塊都沒看到嗎?原來你不僅沒腦漿連視神經也斷了啊。」

「就說了我有腦漿──咦?」

下意識的回頭反駁,然後訝異。

阿魯巴沒料到會在這裡遇見西昂,那個已經被他列為最不想遇到名單中的人──沒有之一。

「有受傷嗎?」

西昂蹲下來詢問,可是阿魯巴沒有任何回應。

「我說你、有、受、傷、嗎?同樣的話讓我講兩遍這怎麼行呢社長?」

黑髮少年拉住對方的雙頰,毫不客氣地用力往外拉。

「啊痛痛痛痛痛!葡繞拉窩啦啊啊啊豪痛痛痛!」

阿魯巴也不甘示弱,硬是拔開西昂那雙黏在自己臉上的手。

「痛死了你幹嘛啦……受傷沒有啦!」

雖然骨頭痛到要噴淚,他還是在內心大喊長褲萬萬歲愛牛仔褲一生一世。

「還有不要叫我社長!」那都是以前的稱謂了,為什麼這傢伙要一直拿出來玩啊!

利用雙手還殘留著冷氣低溫,阿魯巴死命撫住自己的雙頰,為的就是讓灼熱感慢慢退散。

而就在這幾秒的短暫時間內,他只有一個念頭──跑。

只因內心有種如果不趕快閃人就會招來生殺大禍之類的預感。

人、有的時候真的不能想太多。

更不能烏鴉嘴!

「決定了,社長你就跟我去夜遊吧!」

也不管阿魯巴會做出什麼回答,西昂打開後車廂拿出安全帽,接著就往那名還在跟地板作親密接觸的人懷裡塞過去。

「啊……?」

等等,他耳朵沒問題吧?這傢伙剛剛說什麼?

「當作是你讓我擔心的懲罰,只是個肋骨俠卻讓我擔心真是太膽大妄為了。」

阿魯巴發誓,若現場正好有那些戀慕西昂的女生在的話,鐵定是尖叫滿遍然後數秒之內就把這消息傳達給西昂後援會之通訊網──後面那看起來擺明就是奇怪團體的名詞是他從克萊爾學長那聽來的。

西昂笑了。

套入形容詞來講的話,優雅、高貴、沉穩、冷酷……這些使用在讚頌方面的詞通通都可以用上,擁有帥氣外貌的西昂百分百適合這些。

從開學至今一年過去了,他跟西昂的認識也很悲哀的邁入一週年,已經多次受到對方嘲弄的阿魯巴對這副神情的意涵再清楚不過了。

西昂若對誰笑得格外貼切,就是那個人倒大楣的時刻。

「我數到三,你還沒上車的話這學期的概念計算會很難過喔。」

媽的他就知道!

真的不能怪阿魯巴在內心暴粗口。

概念計算──那是他們系上二年級的必修課,是門吃掉六學分的超重量課程,教授名為露基梅迪斯。
聽其他學長姐說,包含克萊爾都表示其實這是假名,到底叫什麼沒半個人知道,除了西昂。

對,除了西昂。

因為站在自己面前,用君臨天下眼神看過來的正是露基梅迪斯教授的獨生子──西昂‧奧利佛尼亞。



PART 06.

要問阿魯巴會不會後悔認識西昂,他的答案是:會。

但再問會不會討厭西昂,甚至產生厭惡不想看見他,他的答案是:其實還好耶。

對阿魯巴‧佛流林戈來說,西昂這個人正是個令人又愛又恨的存在。

他以為他的人生不太會遇到這種類型的人,因為像西昂那種類型的通常不太喜歡自己……啊、這是以前佛伊佛伊告訴他的見解。

就好友的觀點來說是,自己這種個性的人很顯眼,會讓那種人很不爽,可是他明明就很低調,哪裡來的顯眼啊?

事實證明,人真的是百百種,哪些類型會變成自己的朋友是件永遠都無法事先預測的事。

他跟西昂就是這麼一個好例子,就連開始直呼對方名字的契機也是。

從因為頂撞學長害怕被報復而衝出研究室的那天起,阿魯巴知道自己的日子已經不得安寧。

對方不知到去哪打聽到他新住所的地址,三天兩頭就跑來按電鈴吵他,知道自己可能不會應門,就帶著克萊爾一起,讓他開也不是不開也不是。

這種讓心臟非常不好受的突擊檢查大概維持了三個多月。

這天,西昂一如往常又沒有理由的跑來,阿魯巴也真的不知道他是累了睏了煩了還是哪根神經斷了。

房間的主人把某樣物品擱在桌上。

「這個給你,拜託下次開始不要再門鈴連環按了。」

一張卡跟一把銀色的鑰匙靜靜躺在西昂眼前,這下換來打擾的人覺得莫名其妙。

「下禮拜開始我要去打工了,雖然這裡什麼都沒有但還是希望學長不要搬光我家。」

伸手拿起那兩樣很眼熟的物體,西昂知道白色卡片是樓下的門禁卡,相對的銀色鑰匙是……

「你就這麼放心把備份鑰匙給我?」他們也才認識沒多久不是?這人會不會太沒戒心了?

「不知道。」說實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去打備份鑰匙,「如果學長用不到的話那就還我吧。」

喝著從冰箱拿出的汽水,三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如果西昂是個表裡如一的人的話,阿魯巴覺得就算鑰匙在他手上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唉、自己果然是累了吧?才會弄出這麼令人瞠目結舌的舉動。

瞄著閉上眼默默喝著飲料的阿魯巴,西昂真的說不出話來。

這個人也……太好玩了吧。

西昂拼命忍住想笑的心情,但從別的角度來看這人也單純的太過危險……

家是每個人的堡壘,是自我的最後防線,他就讓一個說不上非常熟稔的人獲得從此之後都可以大辣辣進來的機會嗎?

可是西昂並不討厭,這三個月內他發現許多自己過去從沒顯露出過的情緒,這個學弟帶給他超乎想像的樂趣跟驚訝。

不過苦主應該想都想不到自己是為了這種原因才會纏著不放吧。

「我說你就別叫我學長了,跟克萊爾一樣直接叫名字就好了。」

「咦……?」

抬頭,阿魯巴眼中滿是訝異。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好幾次都想直接喊名字罵人,但最後總是很硬坳的加上學長兩字。」

西昂晃了晃手中那兩樣東西。

「算是這個的交換,只是少了稱謂對我而言根本沒什麼。」

「怎麼有種我比較吃虧的感覺……」

「那是你的錯覺,放心好了。」

不是好像,是本來就是,但西昂才不會刻意說破。

「你是本來嘴巴就這麼壞嗎?」這問題他老早就想問了。

「你知道就好。」

這根本不是答案啊……阿魯巴放棄追問。

不知怎麼,就在西昂說出可以直接喊名字的那剎那起,心裡突然放鬆許多,變得踏實了起來。

「好像有種從現在開始才認真跟你聊天的感覺……西昂。」

「原來以前你一直都在跟空氣聊天啊?天哪要不要介紹醫生給你?」

拿著飲料的西昂故作震驚,眼神裡滿滿「原來我的朋友是怪咖」的鄙視。

「我第一次覺得你是個好人!你就非得要破壞自己的形象嗎!」

阿魯巴知道他錯了,這三個月老是來煩他的西昂就是西昂,不會因為現在突然表示「欸我們互喊名字吧」而改變他的本質,自己又偏偏討厭不起他來,這才是整個事件裡最奇怪的地方吧!

未來好像會更加多災多難的樣子……救命啊!



[待續,應會有試閱2啦]

comment (2) @ 個人活動
<< [BH6、CWT39突發公開]我與哥哥與白色棉花糖 | [戰勇。算羅斯阿魯羅斯吧?] 2014聖誕節文 >>

comment

等待許可的留言 : @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5/05/17 Sun 15:37:51
Re: No title : 草本優格 @-
> 請問這本現在還能訂購嗎QAQ?

目前書還有,如果不介意拍賣的話可以到露天購買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510569587683

場次的話,5月底的ICE2也有攤,在T28,若有興趣也歡迎參考

感謝您
2015/05/20 Wed 02:01:26 URL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