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6、CWT39突發公開]我與哥哥與白色棉花糖

2015/03/04

簡單的閱讀前注意事項:

◆ 濱田兄弟主,親情向,杯麵的戲份只有最後(好意思)

◆ 內有包含電影版跟漫畫版的捏他以及設定

◆ 無視正哥離開結局,時間點設為電影版結局後

◆ 有濱田兄弟的過去捏造

◆ 人物名稱以「阿正、阿廣、杯麵」稱之

◆ 為了表示台詞氣氛,有夾雜一點英文

◆ 此為CWT39場上發送的突發無料內容,完全相同沒有修改


沒問題的話,請往下走



「發明真的是件很難又很深奧的事呢……」

「怎麼了阿廣?這麼突然。」放下手中的書,阿正讓旋轉椅轉半圈,看向現在正背對自己的弟弟。

「沒有……只是想到因為我的微型機器人而發生的那些事情,就覺得很內疚。」

「任何事物都有正與反,不只是你,我也有啊。」起身,從後面抱住親愛的家人,阿正使出好乖好乖的摸頭招式。

「騙人,阿正向來都只做對的選擇。」微微嘟嘴,他的哥哥一直以來都走在正道上,這點自己是最清楚的。

很高興弟弟的讚美,阿正微笑,「我當然是要在你發現前趕緊把錯誤修正囉。」

因為他終究只是個平凡人,犯錯難免。

「噗噗--」阿正每次都這樣,「可是微型機器人已經不能用了……對了阿正。」他又想到新的疑問了。

「嗯?」

「你當初怎麼會想到要做杯麵呢?契機是什麼?」

「契機?」

「嗯。」跟著轉動自己的椅子,抬起頭,阿廣正眼對上自家哥哥,「我知道阿正一直都很關心社會福祉這塊……以前也聽你說過想要在這方面有所成就,可是總有個讓你誕生杯麵的理由吧?可以告訴我嗎?」

他真的好好奇那位屬於自己的第二個親密夥伴究竟是怎麼從阿正手中誕生的。

阿正思考了一下,也不是不能說但總覺得有點害羞……當然自己是不會老實講出心得的。

「嗯……可以是可以,但故事有點長喔。」

「嘻嘻,我今天有睡飽你放心吧。」放假睡到自然醒是做學生的天職,當然要發揮到淋漓盡致。

「真是……」揉了揉眼前那頭蓬鬆的黑髮,阿正做了個深呼吸,「聽完你可別笑我啊。」

跟最愛的弟弟面對面,阿正輕牽起對方的手。

「杯麵的誕生原因……嗯……是來自一個老是受傷的小男孩,以及在旁邊想幫助他卻又笨拙的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來幫忙的、另一個小男孩的故事。」

「是你在育幼院認識的小孩嗎?」

「不是。」阿正輕笑,「是……嗯、你也知道的孩子。」

「咦?」

「我相信等我說完後你就會知道了。」

◇ ◇ ◇ ◇

下課回到家中,迎接阿正的是凱絲阿姨的一臉擔憂,以及坐在她對面,臉上貼了不少OK繃的阿廣。

他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阿廣又跟同學打架了嗎?」

來到兩人身邊,凱絲阿姨看到他回來先是笑了笑。

「你回來啦,阿正。」

「嗯,我回來了,凱絲阿姨。發生什麼事了嗎?」

聽聞一問,照顧兩兄弟的女主人輕輕嘆了口氣,「如你所見,阿廣這次打得很激烈。」

「我想也是,OK繃跟紗布比以往還來得多。」

把手輕放在弟弟的頭上,阿正蹲下讓自己的視線跟對方一樣高。

「阿廣。」叫了第一聲,沒有抬頭。

「阿廣。」叫了第二聲,阿正發現對方放在膝蓋上的小手開始微微顫抖。

「阿廣。」放輕音量再叫了第三聲,斗大的淚珠順著地心引力不斷下降。

阿正停止繼續喚著自己弟弟的名字,他抱起阿廣,任由對方把眼淚鼻涕往自己肩上放。

「凱絲阿姨,我們先上去了,待會我再帶他下來。」

「嗯,今天晚上我會多做點阿廣喜歡吃的菜,要期待喔。」

這句話是說給正在哭泣的男孩聽的。

心理層面就交給哥哥阿正,生裡層面就交給負責晚餐的自己吧。

爬上被兩人瓜分的三樓,阿正先將書包放置地上,然後坐上椅子,發現身上的人完全沒有想停止哭泣的打算,他無奈笑了笑。

「別哭了,你沒看到凱絲阿姨很難過嗎?」難過自己無法讓親愛的孩子停止哭泣。

抽泣聲停止了一、兩秒,接著肩膀傳來被緊抓的疼痛,阿正知道這是弟弟對他的話所作出的反應。

他沒有喊痛,不斷輕拍著阿廣的背,用無聲的行動告訴對方他就在這,無論發生什麼都有自己在。

「你、嗚……你在生氣嗎、嗚……」

「你覺得我有在生氣嗎?」

「嗚……嗚嗚……阿正……!」

太過溫柔的聲音終於打破阿廣封閉的心房,止不住聲音放任自己大哭。

「好了好了。」不斷安慰著,阿正將放在桌上的面紙包一把抓來,「你看你,都哭到聲音啞了,別哭了。」

抽了幾張擦去弟弟臉上的淚跟鼻涕,紅通通的鼻子配上哭泣而本能皺起的臉,阿正看著這樣的弟弟忍不住噴笑。

肩膀再度傳來疼痛,這次不是用抓,而是用敲的。

「……笑屁啦!」

「不,因為你的表情太好笑了。」

哭聲漸漸緩和,「你可愛的弟弟在大哭耶!居然還笑的出來!」

「嗯,你可以跟我開玩笑了就表示沒問題了吧?」

「哼……」吸吸鼻子,阿廣直接搶走整包面紙,把自己八成很狼狽不堪的臉亂抹一番。

做為哥哥的看到這情景只能啞然失笑,他將弟弟抱進懷中,再次用手輕拍背部,這是阿正一直以來使用的安慰法。

「所以、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又跟人打架了嗎?」

「嗚……」阿廣明顯嚇了一跳,「為什麼你跟凱絲阿姨都會知道我跟人打架……」明明自己什麼都沒說。

「你當我是誰?」懲罰性地捏了下阿廣的鼻子,「而且嚴格講你還前科累累呢。」

「我才沒有!」抬頭反駁,但看見自家哥哥挑眉,又笑得一臉看起來就在表示「你確定嗎?」,阿廣的嘴都扁了。

「說吧,理由是什麼?」

面對提問,阿廣先是視線胡亂飄,飄到最後有點哀怨地看向阿正,頭隨著重心往對方肩膀上一靠。

「我被同班的人罵說是個既可憐又自大的小鬼……功課好又有什麼了不起等等之類。」

「wow,這你不是被罵過很多遍嗎?還沒免疫啊?」

「我一點都不想點免疫這種東西!」他幹嘛要去習慣被人罵還裝沒事啊!又不是被虐狂!

「嗯,說得也是。這麼說起來我也跟你差不多呢。」托住下巴,阿正想想其實這種事自己也碰過不少次。

「咦?阿正也會嗎?怎麼都沒聽你說過!誰罵的!」哪個渾蛋敢罵他家哥哥!

「說這幹嘛?除了打壞自己心情外能有什麼好處?」聳聳肩,大手對著那頭黑髮用力搓揉,「你不這麼認為嗎?」

怎麼有種可以接受又不太想接受的心情……

對於哥哥的放寬心言論,年紀尚小的阿廣還不能完全理解,可是他隱約知道為什麼哥哥要講給自己聽。

除了打壞自己好心情外能得到什麼呢?答案是什麼都沒有。那些說閒話的人不就是想要看到這種結果嗎?

說的人講完就忘了還在那邊沾沾自喜高興得跟什麼似,聽的人想怒又要忍耐,到最後就是一股氣悶在自己心中。

「你覺得你很可憐嗎?有點自大這點我不否認,不要因為你是跳級生就迷失自己,不然總有一天會反撲的。」

「喂!你這是對內心受創的弟弟應該講的話嗎!」

「嗯哼,可我現在看你完全沒有受創的樣子啊?」

「阿正!」

大笑幾聲,阿正抱住親愛的弟弟。

「既然你覺得自己不可憐,那就沒有人能夠認定你很可憐啦。」瞧、這不是既簡單又明瞭嗎?

「……我完全不覺得我有被安慰到。」

「沒關係,總有一天你會了解為哥的苦心的。」隨著時間過去,他相信一定會完全理解的。

「哼、我決定下次要給他們嚐點苦頭||用學級成績。」

「不愧是我弟,馬上就知道我想說什麼。」

離開會讓人流連的體溫,阿廣雙手撐在阿正的肩上,兄弟倆四目相對。

「那當然,誰叫我很聰明。」

「你這小子……」阿正好氣又無奈笑了笑,「就叫你收斂點你又故態復萌啦!」

「嗚哇哇!阿正你又揉我頭髮……都亂了啦不要再搓了!」

◇ ◇ ◇ ◇

「這哪裡是某個小男孩,分明就是我跟你的故事嘛……」

「嗯。」

「嗚哇,聽你應答的如此快速讓我冒出好想生氣大叫的衝動。」他家老哥這種偶爾吊人胃口的說話方式為什麼還不趕快改一敢啦,「結果呢?」

「什麼結果?」

「我從這裡面聽不出來哪邊跟你製作杯麵有關聯。」他應該沒有漏聽吧?還是阿正什麼東西沒講到?他只聽得出來自己還是很愛老哥,從以前到現在完全沒變。

「嗯……」從頭回想自己剛才說過的話,阿正笑了笑,「好像還真的沒有耶。」

「你耍我嗎?」順手拿起床上的枕頭就是往對方身上扔,講了那麼久居然沒有跟題目有關的重點是怎麼回事啦!

「哪有,你自己問我契機是什麼的,我也老實回答你啦!」輕鬆接住殺傷力等於零的枕頭,阿正好玩地把軟凶器回丟,沒料到枕頭會回來,阿廣閃避不及來個正面迎接。

「……這哪叫老實啦你別想敷衍我!」不甘心被砸,阿廣拿起被丟回的枕頭跟放在自己床頭邊的布偶娃娃。

看到對方展現出來的舉動,要是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那就太遜了。

「你確定要挑戰嗎?到時要收拾房間的是你喔。」雙手一攤,他是可以奉陪啦不過起碼換個場地吧,在這裡玩的話他家的笨弟弟會上演自己砸壞自己東西的戲碼。

「嗚……!」動作一停,阿正點出了在這狹小空間內進行枕頭戰的話可能發生的慘況,「誰、誰叫你打死不說……」

「也沒到不能說的地步啦。」糟糕了,這種吊人胃口的感覺會令人上癮耶。

「那還不快講!」天哪!他家哥哥為什麼這麼討厭!但執意想聽到真相的自己更討厭!殺死貓的好奇心!

「原因有三。」阿正伸出手比了個一,「第一,我不可能隨時隨地注意你有沒有跟人打架,凱絲阿姨也是。你還有過把傷藏起來企圖騙過我們的前科,所以我想說如果有人可以代替我在第一時間就發現到你的疼痛並即時治療,那我也會安心許多。」

阿廣縮了縮脖子,就算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這麼衝動了,可不代表以前的他也是這樣。

「看吧,連你自己都這麼認為。」手上的數字變成二,「二來是當時的我打算要攻讀社會福祉--你先別急著追問我,做完該做的事之前,這計劃暫時不會實行。只是它意味著不久的將來我可能會跟你分開住,這樣的話我就會想要找一個代替自己,可以隨時隨地照顧你的人……基於以上兩大原因,我絞盡腦汁思考有什麼人可以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

「你也太強人所難了吧?而且我才不需要你這麼照顧呢……」鼓起臉頰,阿廣想自己哥哥真是太操心的同時,內心也流過一股暖流,阿正不管到哪裡都是阿正,真的是永遠都把他的事擺在最前面,「那第三呢?」

「秘密。」

「啊……?你在說笑吧老哥?」

「沒喔。」阿正一臉正經,「我很認真喔,第三個是秘密,不說。」

「欸!哪有這招啦!」都聽到這了怎麼可以不聽完!阿廣二話不說直撲上去。

「喂!你別壓我…停!住手!不准搔癢!」

「誰管你!你沒講第三個原因前我不會停止的!」

「等、阿廣……噢好痛!你踩到我的腳了啦!」

無機質的逼逼聲突然響遍在空間中,倒在床上的兄弟倆一同看向聲音來源。

某個純白色的物體在紅色的充電箱裡慢慢壯大,還伴隨著有點好笑的充氣聲。

「Hello. I am Baymax, Your Personal Healthcare Companion. On a scale from 1, to 10, How Would You rate your Pain?」

看著因為關鍵字而起動的杯麵,濱田兄弟你看我我看你,兩人突然都不講話了。

「我偵測到你們兩人的腎上腺素濃度超過安定值,顯示現在處於情緒亢奮的狀態,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我只是在說有杯麵真不錯,對吧阿正。」

「就是說,這樣想想我還真佩服我自己。」

「少臭美了……不過我認同。」

兄弟相視而笑,有著「居家醫療保健小幫手」這有點饒舌名稱的杯麵只是靜靜地、又似乎有點理解的望著兩人。

如果他有安裝微笑功能的話,現在一定也跟這對兄弟一樣,會是滿臉笑容吧。




【完】



附註:

當初的後記就不另外放了,總之就是濱田兄弟+杯麵實在太可愛了
去三刷果然值得嗚嗚嗚嗚,但還是想替哥哥哭TT

謝謝!
comment (0) @ 其他雜雜
<< 2015/07/04 米英ONLY新刊情報(6/28UP) | [CWT39] 戰勇。新刊「今天、明天、大後天」試閱既印量調查(2/16修改)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