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1

2015/07/08
有點多所以決定將試閱獨立拆開

飆速宅男二次衍生 / 真波山岳 X 小野田坂道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以下,請進

----


* 試閱1 *

活著,這個名詞代表著他的慾望
從跟自行車相遇的那天起,真波就再也離不開這個賦予他新的人生意義的夥伴
然後他在很偶然的情況遇見了誰也無法取代的,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只不過是很自然的遞出水壺,只不過是無法對在山裡有困難的人見死不救。
世上沒有早知道這件事,可是最敬愛的學長對自己這麼說了。

『如果你早知道會有這種結果的話,你會不去幫他嗎?』
『不、你不會的。你會幫他的,幫助在山裡受困的他。因為你就是這種人啊,真波。』

從那之後真波想了很多、很多。
在箱根的初見,CSP的再會,IH的三天賽程,最後的終點線,心臟的跳動……以及最後自己右肩的熱度。
很多、很多,多到裝不下都滿溢出來。

他從來沒跟任何人說,不過IH結束之後他每天回到家就會開始哭,懊悔、自責跟憎恨,負面的情感不斷啃蝕著自己的心。
夜晚過去早晨到來,他又必須調整好心態,笑嘻嘻又心不在焉的到學校上課,到社團教室報到,回家後就在只有自己一人的房間內哭泣,不斷重覆。

對方親手還給自己的水壺在比賽完後的當晚他就扔掉了,太痛苦了。

『能跟你一起跑真的是太好了。』

那分明是自己的真心話,可是接踵而來的現實讓他無暇去回憶當時說出這句話的心情
只有騎車時帶來的揪緊感跟想第一眼看見頂上景色的願望才是推動他拼命向上走的動力,他一直是這麼認為。
通往山頂的路向來都是孤獨的,獨自一人感受著自然、感受著當下生命的跳動,換取這些的代價就是自己身後空無一人。
真波以為這狀態會永遠持續下去,只要自己身邊沒有出現第二的像東堂學長一樣的人的話……直到那一天。

「真波同學?」
「啊……!」
「你沒事吧?我看你突然失速害我嚇一跳。」

將車速放慢來到真波身邊,藏在小野田眼神中的是滿滿擔心。

「嗯嗯。」真波搖搖頭,「我沒事,不好意思喔坂道。」微笑,真波自己也沒驚訝居然會騎到一半開始恍神。
「真的沒事嗎?還是太冷了?」畢竟他們現在是騎在雪地上,就算體溫正在提高,但實際上跟室外正常溫度是有一段非常大的落差。
「你都滿頭大汗了我怎麼可能會覺得冷。」真波笑了出來,「只是在想事情。」
「想事情?」
「對啊。」笑著回答的同時也在思考著該怎麼含糊過去,「想東堂學長實在是太賊了,自己在下面取暖卻把我們兩個丟上來。」

真波絕對不會告訴眼前對方剛才在自己腦袋裡打轉的那些事,因為他可以預見結果。
因為自己而讓對方哭泣難過什麼的……他做不到。

「說到這個……我覺得東堂學長真的好厲害喔!」
「厲害?」指爬坡技術嗎?

本來在比賽的兩人因為談開而各自放慢速度一同並行,小野田看著真波,露出燦爛的笑容。

「不僅長的很帥,騎車技巧也很強,雖然有時候會覺得他的舉止稍微誇張了點,可是聽他講話又會很自然地專心聽,跟卷島學長一樣都是很有魅力的人呢。」

小野田的微笑曾被荒北戲稱帶有太陽溫度,照的人內心暖呼呼卻不會燒死人。
真波感受的到對方是打從內心尊敬東堂,就跟自己一樣。

「可是只有東堂學長自己一個在下面取暖果然還是很討厭呢。」
「哈哈,好像也是喔,可是這樣也很有趣啊,能在雪地騎車的機會不多耶。」
「就是說啊,哪有人會在這種天氣下騎著腳踏車呢,是笨蛋吧?」
「咦?所以我們兩個是笨蛋嗎?」
「笨蛋也不錯啊,可以不用想太多事情,不是說想太多頭會禿嗎?」
「嗚哇哇,真、真的嗎?那個傳說是真的嗎?」
「我也不知道耶。」忍不住哈哈大笑,一旁的小野田看著這樣的真波也相視而笑。

啊啊,現在還能笑著真是是奇蹟……在真波內心一角湧現出這種想法。

「我們奮力看看能不能騎到山頂吧?山神的稱號不會這麼輕易讓給你喔!」

腳部重新使力,隨著踩下去的作用力,腳踏板牽動著齒論,齒論牽動著自行車本身,純白的LOOK率先衝了出去。

「啊、真波同學!」

小野田也急忙調整姿勢再起步,為了追上前方的那抹身影。
稱號什麼的,他其實一點都不在意。
他知道很多人都會這麼形容自己──遲鈍,自認這是事實所以也沒什麼好反駁的,只是高中聯賽結束後他明確感受到了。

自己的周遭開始起了微微變化。

自行車讓他跟這廣大世界有了聯繫,還因此遇見了很多人。
敬重的二、三年級學長們、同學年的好友們、協助他走進自行車世界的寒咲兄妹,因為比賽而認識的箱根學園以及京伏學園,一直以來過著沒有朋友陪伴生活的自己在短時間內認識了這麼多各式各樣的人,其中就屬跟真波同學的相遇最特別。

硬要形容的話……就跟二次元作品的故事發展一模一樣。
小野田的思緒回到那個因為暈車而短暫離隊,結果卻因為忘記帶錢包差點渴死在山路邊的那個時候。

「真波同學!」

地面有不少積雪的緣故,沒有辦法像在普通地面一樣速度全開,形成了就算用正常音量講話都還聽得見彼此的距離。

「怎麼了?」
「那個、那個……」慘了!他幹嘛要開口啊!

問題浮現在腦海的時間只有不到一秒,因為衝動而決定開口詢問的思考時間更是只有零,兩個因素加起來導致現在他後悔萬分。
為什麼不多思考個幾秒再來決定要不要問啊啊啊啊!
好!乾脆用沒事呼弄過去吧!問真波同學這種問題實在太奇怪了!一定是因為自己看太多了才會有這種奇怪到極點的聯想,換成是普通人的話一定不會問的!
就這麼決定了!加油吧小野田坂道!

「如果是平常應該沒什麼大礙,但在雪地上不看前面的話很危險喔,坂道。」
「嗚哇哇哇哇!」

真的被嚇到了,小野田的手從握把上滑落,連帶車體本身的重心偏移,眼看跟地面做接觸這件事無法避免,他眼一閉做好將要面對疼痛的心理準備──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嗚哇……好險啊……你沒事吧坂道?」真的是千鈞一髮啊,要是沒拉住的話一定是整個人摔在地上吧。
「真、真波同學……?」咦?他、他沒摔車嗎?

稍微施力把對方的姿勢拉正,如果再慢個零點幾妙就真的糟糕了,想到這真波放心地鬆了口氣。

「要是讓東堂學長知道你摔車的話一定會罵死我的,哈哈。」說著你怎麼可以讓小卷的後輩受傷等等之類的……感覺很有可能發生呢。
「啊、啊、那個……」
「嗯?怎麼了?真的有哪裡摔到了嗎?」不會吧?還是剛剛要跌倒的那瞬間撞到什麼東西嗎?
「不、不是……真波同學你的手……」小野田頓時不知道該如何表示,可是不講又不行,這個姿勢實在是……羞死人啦!
「手?」順著視線往下看,真波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了,「嗚哇哇!抱、抱歉!我只是、只是怕你跌倒……所以……」

真波很少講話講到這麼結巴,要不是被提醒他是真的沒注意到自己的手從剛才抓到對方的那瞬間起就一直環在腰上,不是沒有過類似的救人經歷,但通常看到對方站穩並無大礙後他就會主動拉開距離,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但怎麼現在卻……
一時之間,兩個人都講不出完整的話來。

「對、對不起,我只是不太習慣……謝謝你救了我,真波同學。」露出靦腆的笑容,小野田真心誠意的向對方道謝。

多虧了真波同學自己才免於全身濕的命運啊!而且自己又不是沒有類似經驗,幹麻害羞啊小野田坂道!
為了趕走臉上的躁熱感,小野田用雙手不停拍打著自己的臉頰,手掌的冰冷讓他稍微冷靜下來。
看著這樣的小野田,真波忍不住笑了出來。

「所以你剛剛是想問我什麼?」
「欸、啊?嗯……」他真的可以問嗎?

腦袋快速轉啊轉,左思右想到最後還是敗給自己的求知慾。
希望真波同學不要認為自己是個怪人就好了……小野田硬著頭皮向對方提問。

「有、有沒有人說過真波同學很像……很像……」哇嗚後面太可恥啦他真的說不出來啦!
「很像?」歪著頭反問,到底是什麼問題如此難以開口呢?真波也難免好奇起來。
「很像……白馬王子……或著是騎著白色自行車的貴公子之類的……」

他看的動畫很常出現這種幫角色取得超級奇妙的稱號,每次都邊看邊覺得這些稱號好酷喔讓角色瞬間變得閃閃發亮,誰知道當有一天在自己面前出現個根本貼近二次元世界的人之後,稱號這種東西馬上變得難以開口……
嗚嗚要不是現在在雪地上,他絕對會加速馬力快速逃跑,問完就跑這種做法很扯但他絕對會這麼做,不由自主的。

靜默降臨,因為小野田很膽小所以問完後他並不敢第一時間去窺探真波的表情,只是彼此都不說話的氣氛實在太尷尬,於是他偷偷覷了真波一眼。
小野田發現他錯了,錯在不該為了滿足那微不足道的好奇心而差點害死自己。

真波起初以為自己錯聽了,因為剛好有風聲刮過,小野田的聲音雖然不大不小卻正好抵過風吹過的噪音,讓他得以聽清楚內容,雙眼眨啊眨,花了點時間消化咀嚼,接著……

他第一次體驗什麼叫憋笑憋到腹筋疼痛。

先是用手摀住嘴,然後是肩膀不自覺抖動,為了要克制自己快大笑出來的衝動而身子開始往前彎,只是真波不知道這一連串看似自然反應的動作都在增加腹部肌肉的承受力,最後他是整個人掛在車把上悶笑到不行。
小野田抬起頭瞧見的就是這副景象。

「真、真波同學……?」
「噗、噗哈哈……白馬王子……真是非常有坂道你的風格啊,哈哈哈……!」
「咦?是、是這樣嗎──啊不是啦!對不起我居然問出這種奇怪的問題!當我沒說吧拜託當做什麼都沒聽到啊……」

最後的尾音被掩埋在小野田的手掌中,他的內心正在無限哀嚎,如果旁邊有洞絕對一定百分百會馬上跳下去然後再也不出來的想法強烈佔據著他。
自己到底在幹什麼啦!萬一真波同學真的認為他是怪人,之後完全不想往來的話怎麼辦啦小野田坂道!
嗚嗚……真的是完全想不到長期的二次元薰陶會在這個時候帶來危機。
雙手摀住整張臉,完全不敢把視線對著真波。

「啊啊──笑到肚子好痛喔。」真波仰起身子,「坂道你真的很有趣呢。」
「……我不是很像要這種有趣。」苦悶盡出,小野田忍不住心想如果有可以倒轉時間的魔法或道具就好了,這樣他就可以去阻止十分鐘前的自己了。
「哈哈哈。」擦去還留在眼角的淚水,真波忽然發現他很久沒笑得這麼開心了。

他看著對方,思緒回到幾個月前的那個炎熱夏天。

「你真的是個很不可思議的人呢……」
「嗯?什麼?」還在糾結自己發言的小野田在聽到真波似乎說著什麼後抬起頭來。

微紅的臉龐搭配無論何時都真摯的眼神,就是這個特質讓真波無法輕易拋下。

「沒什麼,至於剛才的問題,我的回答是NO喔。」搖頭笑了笑,自己是沒聽說過那種連他聽了都認為很微妙的綽號啦……啊、不過如果是東堂學長說不定有可能呢。

畢竟那個人相當會幫自己取綽號啊,聽說粉絲俱樂部的女生們也會的樣子?

「是這樣嗎?」小野田話中有著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些許失望,「我還以為真波同學肯定有呢…畢竟很受歡迎啊。」

通常愈受歡迎的人不是愈容易被取綽號嗎?真波同學居然沒有真是太意外了!
一方面有點失落,一方面又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二次元的法則在現實世界裡才沒有這麼容易被呈現呢。

「難道坂道覺得我有綽號比較好嗎?」
「不是那樣的,只是……對稱號有憧憬吧……大概之類的……」

露出有點不好意思的微笑,其實小野田野沒有很執著稱號這東西,只是周圍的人幾乎都人手一個,三年級的學長們,同年的鳴子,箱學的大家以及因為比賽而認識的他校選手們。
光從校外者部分來看的話,所有人裡面就屬真波跟自己相見次數最頻繁,自己才會無意中起了好奇心,不僅外表帥氣,個性也是好到沒話說,身高又高,純白的LOOK又這麼吸引人目光……

「嗯……可是從跑法看來,好像還是天使比較適合呢……?」那雙因為加速而產生一瞬間錯覺的光之翅膀直到現在都還烙印在自己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莫非坂道在幫我想稱號嗎?」
「咦?」

愣了幾秒,小野田才驚覺自己剛才說了什麼。

「嗚啊啊啊啊啊啊──!」這次他是真正完全陷入慌亂了。

太想逃離這個窘境,不管腳下的積雪厚度,小野田奮力一踩,黃色的BMC隨著回轉立迅速往前奔馳。

「對不起拜託忘了我剛剛說的話吧真波同學──!」

等到真波從小野田的絕叫中回過神來時,兩人的距離已經被拉開不少,但卻不是不能追上的程度。
擁有湛藍色頭髮的少年邊大笑著邊騎上自己的愛車開始向前追逐,此時真波的內心感謝著那位在山下等著他們歸來的自家學長。

「真的……是獨一無二的呢,東堂學長……」



TBC.

comment (0) @ CWT40山坂本
<< 【置頂2】CWT40腳踏車山坂本「+3正的五次方」資訊+試閱+印量調查(07/26UP) | [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2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