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2

2015/07/08
有點多所以決定將試閱獨立拆開

飆速宅男二次衍生 / 真波山岳 X 小野田坂道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以下,請進
----


*試閱2*

外頭是一片雪白世界,太過炫目的白加上太陽的折射刺的真波眼睛差點張不開,瞬間就很想躲回家鑽進暖桌就這麼窩一天。
好端端的假日他為什麼要在這種下個雪花的天氣出門呢?還必須帶著自行車?

「說起來這好像也是我自找的……但東堂學長也太不會選日子了吧。」

抓抓頭,真波輕嘆一聲還是乖乖出門前往約定的地方。
整段路程大概花了他快四十分鐘的時間,從公車上下來時真波不意外地看見計劃的召集人正坐在候車亭裡面等著他。

「呦,真難得你今天沒遲到啊。」
「要是遲到的話東堂學長一定會把我罵個半死吧。」自己多少還是知道今天的重要性,「而且……」

拉起圍巾微微遮住半張臉,即使已經不這麼難過了,但開口說出那個名字時心裡就像被細針刺到般,不痛卻無法忽視。

「而且?」東堂哪會不知道他的後輩在想什麼,所以他故意反問。
「……我不希望這種時候還讓坂道等我。」
東堂笑了,真波的回答比他想像中還來得好,「聽完我的那番話你應該也想了不少吧?真波。」
「嗯……」

真的、想了、很多很多,多到他自己都覺得明明沒有認識太久,為何回憶會如湧水般源源不絕襲來。

「但起碼你對眼鏡仔的稱呼沒變,這就足夠了。」
「稱呼?」
「是啊。」東堂張開雙臂,笑著,「若真的想開始忽略對方的話,就不會再直呼對方名字了,這就代表不管你懊悔痛恨多少次,到最後你仍然視對方為獨一無二,就跟我一樣。」
「東堂學長有時候說的話實在讓人很難回答呢。」
「這叫經驗談。」
「那卷島學長現在還好嗎?」藍髮少年滿臉笑意地向敬愛的學長發問。
「嗚呃……真波你這小子,踩人痛點踩得很大力啊。」

東堂的好臉色瞬間垮了下去,這後輩那壺不開提那壺……啊、先講出口的好像是自己。
談到被真波稱呼為「卷島學長」的卷島裕介,東堂心中只有滿滿的愛與苦惱。

「因為對象是東堂學長啊。」言下之意是就算踩稍微大力一點也不會怎麼樣。
「喂!」哇靠這小子真的學壞了喔!他是不是要叫眼鏡仔注意一下,少太過接近這傢伙啊?

很想反駁跟搬出他跟小卷之間那段可歌可泣的過往,但今天的主角不是自己,東堂深知自己今天要扮演的角色,故決定放真波一馬不去計較。

「所以你已經想好了嗎?」
「想好什麼?」
「拿什麼話題跟眼鏡仔開口。」

說到底,這個步驟可能是最難踏出的吧?
今天是IH之後這兩人的首次見面,先不管總北那邊的狀況,他還是很擔心真波……擔心這個看似大辣辣、沒心機又自由過度,可實質上卻有著纖細心思的學弟……就算對方拍胸埔保證自己已經沒問題了。

「啊……」這麼一說好像是這樣呢,「什麼都沒想呢。」

傻笑,事先考慮結果這種做法不是真波的處事原則,雖然從知道日期就訂在今天的那刻起他就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想了很久很久,久到社團的大家都查覺到有異狀而紛紛跑來關心,他還是想不出正確答案。
突然某一天,自己想起了在送別騎行時東堂說過的話。

──覺得隊服礙眼的話就脫掉它,然後自由的騎吧。

於是真波決定了,一切就看當下發展來做反應吧,想東想西什麼的真的不適合自己啊。

東堂先是傻眼,再來是噴笑,頓時有種自己的擔心根本是多餘之感,瞄了眼手表,跟眼鏡仔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
真波也注意到時間將至,由於小野田是從千葉過來,所以約好的抵達時間比真波跟東堂相約的還要晚。
起身走出候車亭,真波以不妨礙同樣等車的人之前提下,在旁邊的空曠處開始組裝愛車。
雖然不知道東堂學長究竟要帶他們兩個去哪裡,不過既然特別囑咐要帶著自行車的話,就是會用到的意思了嘛。

「東堂學長八成是看中哪條坡道要我們去騎吧,真是難以相信,這種天氣耶……」

雪花不斷飛落,地面濕滑到行走都要格外小心,又冷到爆炸的超強寒冬。

「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從坡道開始的。」

真波心中有種難以言語的感覺油然而生。
仰望著帶點灰白的藍天,露出彷彿揮別某種雜念般的沉靜微笑

「既然找不到開口話題的話……那也只能用爬坡來創造了。」
「你說是吧?坂道。」

**

「所以最後什麼都沒比出來嗎?」
「嗯,因為雪實在下太大了,愈靠近山頂路面愈來愈難走,後來我們就折返了。」
「什麼嘛,太可惜啦小野田!雖然山神的稱號聽起來不怎麼精彩,沒拿到真的太可惜啦!」
「我、我也沒算拿啊,我怎麼可能從東堂學長手中拿走那個稱號呢!」連忙揮手,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沒懷抱這不敬的想法啊。
「不過結果怎樣?你有覺得放心一點了嗎?」一口咬下麵包,今泉直接問重點,這也是小野田之所以接受箱根那邊提議的主要原因。
「嗯……嗯,算是放心了。」笑著點頭,這次的雪山騎行確實讓掃去不少他的內心陰霾。

此時鳴子突然拍桌,並朝小野田的方向貼近。

「我說啊,你有把自己的煩惱講出來嗎?從IH過後沒多久你整個人就無精打采的這件事有告訴那個箱根呆毛嗎?」
「啊……沒有耶,哈哈。」傻笑,但小野田知道這樣並不算有回答到對方的提問。
「不打算講嗎?」接在後面發問的是今泉,聽完好友講述上禮拜日到箱根去的經過後,稍稍能理解為何對方當下沒有坦白。

今泉的問題讓小野田臉色頓時黯淡,看著這樣的小野田,鳴子忍不住撞了今泉一下。

「假仙泉你看看你啦!」
「先開問的是你耶怪我喔!」這個牽拖也太過份了吧!
「你的意思是我的錯嗎!是這樣嗎!」
「嗚哇哇!你們兩個別吵了!」為了防止受害範圍擴大到整間教室,小野田連忙從中制止準備要吵架的友人們。

今泉跟鳴子互瞪了好一會兒,「哼」地各自轉頭看都不看對方,夾在中間的事主只能苦笑。

「不是我不講,只是突然覺得……好像也沒那個必要了。畢竟嚴格說起來,一開始的確是我不對啊。」造成錯誤的人有資格去抱怨嗎?沒有吧,這種法則哪裡都沒有的。

上一秒還在吵架的兩人這秒立刻互相交換了眼神,雖然平常今泉跟鳴子老是為了許多不是很重要的事在大吵大鬧,可是對於照顧小野田這方面倒是很有志一同,況且他們好友這陣子才因為情緒不穩而發生了一點事情……

「你若覺得沒關係的話我是不會再說什麼啦……」靠在桌上,鳴子單手撐住下巴,「但要是你敢再什麼都不講,我跟假仙泉就真的會生氣囉。」

故意作出生氣的表情嚇人,一旁的今泉也頻頻點頭,讓小野田只能繼續苦笑。

「你就是因為把別人看得比自己還重才會發生那種事情,我們明明都看得出來你變得異常,但問你你又什麼都不說,要不是卷島學長親自出馬想必你會自己一個人憋在心裡,對吧?」
「假仙泉說得一點都沒錯!你這樣簡直不把我們當朋友啊!小野田。」
「才、才沒有呢!」連忙揮手否認,「我只是……不想給大家添麻煩而已……」



TBC.
comment (0) @ CWT40山坂本
<< [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1 | [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3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