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3

2015/07/08

有點多所以決定將試閱獨立拆開

飆速宅男二次衍生 / 真波山岳 X 小野田坂道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東卷表現有

(1)跟(2)有聯接,(3)跟前面兩篇沒有聯接,是後段的試閱

以下,請進

----

擱置在桌上的手機因為有新訊息到來開始左右晃動,震動聲把吃完飯就開始補眠的真波給弄醒了。

他搔搔頭,因為剛醒來所以神智還不是很清楚。 「嗯……我忘記關網路了嗎?」好險好險,換個角度想這訊息聲幫了他一次。

準備伸手去拿的真波在下一秒被像連珠砲似襲來的連續震動給嚇了好大一跳,他的手機從來沒有出現這麼異常的來訊量。

「哇哇,怎麼了怎麼了?」

手機桌面上某個圖示正在微微發光,在圖示的右上方有個小數字正以有點可怕的速度不斷增加中,真波從來沒用過這個程式,也沒什麼興趣使用,會裝全是因為上禮拜的那場騎行。

這麼說的話……數字之所以爆增難道是因為……?

「嗚哇……這是怎麼回事啊?」看著聯絡人區中那唯一的名字,真波不太想點進去看。

未讀訊息超過三十,現在這時間英國應該是……半夜吧?雖然他跟總北的卷島學長不是很熟但感覺起來就不是個會半夜起來發訊息的類型。

「該不會是東堂學長吧?如果是的話一個人連發三十幾則也有點可怕了吧。」聽說就算分隔兩地,他們家學長還是會每天利用S軟體跟對方聊天,莫非是因為卷島學長徹底無視東堂學長的連環叩而導致他現在壓力過大吧?

半好奇半疑惑地點了對話框,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照片,上面有著目前已經退社專心準備考試的東堂跟新開,兩人開心地對著鏡頭做出各自的招牌動作。

「哇、是新開學長耶!上面是發生什麼怎麼會有他們兩人的照片?」手指流暢地在螢幕上滑動,花了幾秒鐘真波來到群組對話的最開始。

看著從上次已經過目的訊息接下去的地方是被鳴子加工,寫著大大「總北、一蹴入魂」的三人合照。

拿著手機,真波沒了動作。

以總北的三人合照做為開頭,先是小野田的信息,表示之前東堂說為了增加彼此聯繫,就該常常分享自己的現況,於是他放了跟好友們的合照。

訊息的發布時間是距離現在的十五分鐘前,三分鐘後東堂回話了,說著「做得好眼鏡君,作為回禮我也來放一張吧!」,幾秒後便丟了自己的自拍上去,還不忘學鳴子加工寫上「箱學山頂的美型男東堂盡八!」

一來一回,三對一的對話就這麼持續了好陣子,中間也夾雜了幾張照片,然後在大約一分前加入了來跟東堂借課本的新開,也就是真波最先看到的那張。

「這也難怪未讀訊息會這麼多……東堂學長看起來好像很高興的樣子。」言語之中還加了不少表情符號,不知情的人或許會認為發話者其實是名少女吧。

掠過對話跟相片,不外乎都跟社團活動或自行車有關,還有從總北方送出的關心箱學三年級生們狀況的內容,這份溫馨讓東堂放了個感動到哭的表情,還順便小小抱怨了一下自己這邊的後輩們,真波有種莫名中槍的感覺。

「坂道……」手機畫面回到最開始的總北三人組合照,真波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正喊著位在照片左邊少年的名字。

衝動總是來得非常突然且無法立即抑止,他從手機相簿內選了張日前幫自己的LOOK拍下的畫面,按下送出,並留言說「看到大家聊得這麼開心,害我突然好想去爬坡喔。」的字樣。

隨即跳到電話簿,找出那個唯一的名字,撥出。

聽著耳邊傳來的輕快歌曲,真波發現他對這首歌有印象,在前陣子翻閱的雜誌裡有附送這首歌的CD,而CD的盤面是他看過卻不熟悉的動畫風格。

果然非常有對方的風格呢,用動畫歌當作來電答鈴,真波忍不住揚起了一抹笑。

喀嚓,話筒的另一邊傳來絕對不會忘記的聲音。

「喂,是坂道嗎?嗯……是我……抱歉這麼突然打電話給你……」

「哈哈,你看到我放的訊息了嗎……是啊,害我很想下午翹課去騎車呢……」

「不會啦……如果翹了一定會被東堂學長跟委員長罵吧,他也有看到所以下午說不定會跑過來查看呢……啊、對了,坂道--」

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很緊張,可是好像又很高興,怕他真的下午翹課還很認真的遊說自己放棄。

可是真波想騎車的衝動並沒有因此減少,反倒倍增許多。

「你下禮拜放假有空嗎……嗯……星期六沒有社團活動嗎?那太好了……嗯?問我怎麼了?」

所以他決定了。

「我可以去千葉找你嗎?我想……再跟你一起騎車--」


◆ ◆ ◆ ◆


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早就準備好的東堂正邊喝著飲料,邊隨手翻閱最新出的自行車公路賽相關雜誌。

看著看著,面前的電腦傳出叮咚叮咚的聲音,他知道自己等待的人上線了。

「小卷我跟你說--!」

「你可以不要一碰面就這麼大聲嗎?東堂。」

「好不容易終於盼到你有時間上線了怎麼這麼說啦!」

「好吧,那我下線了,拜。」

「嗚哇哇哇等等啦小卷!我知道了知道了啦!」連忙喚回螢幕另一端的人,如果就這麼讓他下線,下次再碰面又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雖然小卷每天都會上線但幾乎都不回覆啊!

小卷每次都這樣,讓他等待真的這麼好玩嗎?

「不是啦小卷!我想說的是--」

「你是說小野田下禮拜要跟你們那個箱學呆毛一起出去的事吧咻?」

「咦?小卷你怎麼會?」難掩驚訝,正想著不愧是小卷這麼快就得到消息,看到視訊另一頭的卷島表情時,東堂馬上不講話了。

做了一個深呼吸,心想現在開始講話要很小心才行了。

「嗚哇……小卷你還在生氣嗎?」

「你說呢?」回答東堂的是卷島難得的微笑,可是前者看到這抹笑容反倒很想去把冷氣溫度再調低一點。

天哪小卷這次真的氣炸--真波你看看你!

「要不是我真的回不去,你們家真波應該會被我海扁一頓吧咻?」

「小卷息怒,息怒啊。」救命啊小卷的笑容包含著滿滿的殺意啊,「但也不能說完全都是真波的錯啊……畢竟比散後大家心情都很不穩定……」

基本上東堂是站在卷島這邊的,不過他還是想幫真波緩頰,畢竟當初是那種情況,真的是不可抗力。

「……我知道,雖然知道但還是會生氣。」敢欺負他家後輩的人都得死刑。

「可是這次是真波主動約眼鏡君出去,所以事情應該沒有我們想像中糟。」

就在兩校互傳訊息玩開的那天下午,真波來到東堂所在的三年級教室,表明自己約了小野田說下禮拜要一起出去,知道這事非同小可的東堂可是一回到宿舍就守在電腦前等卷島上線。

「我知道,小野田有跟我說了。」

「啊!小卷你居然先理眼鏡君嗎?太過份了啦!」

「吵死了咻,這很重要嗎?」先看跟後看根本沒差吧?雖然真要選還是會先選自家後輩就是了。

「當然重要啊!我可是每天都想第一個跟小卷講話的人啊!」

「盡八……你講這種話真的都不會臉紅嗎咻?」

忍不住移開視線,卷島就是拿擁有這種個性的東堂沒轍,對方有時就是太直白了讓他完全招架不住。

「我說小卷。」

「幹嘛?」

「……你覺得我那天找他們出去這件事,是對的嗎?」

語氣一轉,原本還很高亢的情緒瞬間轉為平淡,東堂微微皺眉,神情顯得有些落寞。

卷島無聲思考了一會兒。

「對不對我也不知道,人心這種東西可以很難說的咻……但是--」

「但是?」

「你不僅幫了你們家後輩,也代替我幫了小野田……總是就是……」雖然卷島覺得就算不說下去對方也一定知道自己想表達的意思,可是正因為是這種時候才更不能不親口講出來,「謝了咻……我並不覺得這件事是錯的。」

「小卷……!」東堂甚是感動,「如果真波可以像我一樣,常常跟眼鏡君保持連絡就好了。」

「啊?跟你一樣?那我會叫小野田馬上離那個真波遠一點。」怎麼可以讓他那可愛的後輩遭遇電話纏人魔的窘境,開什麼玩笑。

「你這麼說就太過分了啦小卷!」東堂不笨,還聽得出來對方是在拐著彎罵他,「唉,總之希望他們都能想開一點就好了……」

勝敗乃兵家常事,不管是哪種比賽有贏家就一定會有輸家,但要怎麼從這些打擊中走出才是每個選手最大的課題。

東堂是真心希望真波跟小野田兩人能夠好好相處,只要他們一天身為自行車手,未來相會的機會就會多到不行。

在比賽中除了自己以外的選手全部都是敵人,可要從這群人裡面發現只屬於自己的對手卻是相當困難的事,就像自己遇到小卷一樣,真波也遇到了眼鏡君,他不希望這份難得可貴的緣份就這麼斷了。

「我說東堂。」

「嗯?」

「你知道他們要去千葉哪嗎?」

東堂搖頭,「真波沒說,只說要去千葉。」

「那好吧……只好我再去問……」內心盤算著,與其拜託東堂還不如他自己去問當事人,說不定還比較快。

「小、小卷……?」奇怪,怎麼好像哪裡怪怪的?小卷想要幹麻?

「東堂你那天就去跟蹤他們吧,代替我。」

「啊?等等,小卷?」

「然後再一五一十的全部講給我聽。」

東堂慌了,他是知道總北的人各個都很照顧眼鏡君,其中又以小卷為最,可是這個想法真的太誇張了!再怎麼擔心後輩也不至於做到這樣吧?況且最最重要的一點是--

「不可能啦小卷他們是要去騎車耶,怎麼可能跟蹤啦!」

東堂欲哭無淚,面對怒氣絲毫未消的卷島,除了哀怨自己實在有夠可憐外,內心某一角也忍不住對真波碎碎念。

但實際上他自己是比較主張想讓兩個人私下自己去解決的,想要做到這點現在就必須要先讓遠在英國的卷島打消念頭才行,不然對方又跑去找鼻人幫忙的話就糟了。

真波啊真波,求你跟眼鏡君一切順利啊。



TBC.


comment (0) @ CWT40山坂本
<< [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2 | [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4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