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4

2015/07/08
有點多所以決定將試閱獨立拆開

飆速宅男二次衍生 / 真波山岳 X 小野田坂道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4)是後半段其中一部分試閱,跟前3篇沒有相連

以下,請進


脫去黏膩的車衣,簡單擦拭身體後換回制服,多少還是有點不舒服但小野田已經習慣了,正準備把用品放進書包裡時,手機有未讀訊息時會出現的閃光吸引了他的注意。

發送者是真波,內容言簡意賅,可是小野田看完後卻是先愣住。

「咦咦咦--?」

「怎麼啦小野田,幹麻突然大叫?」

「鳴鳴鳴鳴子同學……」小野田發現拿著手機的手正在發抖。

「嗚哇?你是收到什麼惡作劇簡訊嗎!」那種古老的手法現在還有人在用嗎?是說應該也看得出來是騙人的吧!

「怎、怎麼辦……?」

「啊?」這下鳴子真的一頭霧水。

「怎麼了?」注意到這邊的不尋常,今泉走了過來,鳴子聳肩表示他也不知。

「真、真波同學他……」面對知曉一切的兩人,小野田小聲開口,「他問明天能不能過來找我,如果不行的話假日可以嗎……這樣。」

今泉跟鳴字一愣,剛好聽見三人對話的手嶋也突然加入。

「喔?那個讓我們家小野田煩惱地要死的罪魁禍首自己找上門來了啊?」

「手嶋學長!」

「嘎嘎嘎,罪魁禍首這詞用得真好啊,手嶋學長。」對看,鳴子很是高興兩人難得意見相同。

「說真波同學是罪魁禍首太嚴重了啦……」出聲緩頰兼帶反駁,小野田認為其實並沒有這麼嚴重。

「並沒有!」三人齊聲,把小野田嚇了好大一跳。

糟糕了,看起來真波同學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變得很不好啊……這下怎麼辦?真波同學明明就是好人啊。

「話先說在前面喔小野田,就算那個箱學呆毛是好人好了,但他曾經害你這麼痛苦的事也是真的,短時間內我可是不會這麼輕易就原諒那傢伙的喔。」鳴子先發制人,長時間的相處已經讓他差不多把握住小野田的個性了。

「就是說啊。」手嶋雙手交叉於胸前,臉色不是很好看,「在合宿時聽到你講了這、麼、多,可別奢望這段時間內聽到那名字還會擺出好臉色啊,小野田。」

在放長假的合宿旅遊中,小野田曾找了今泉跟鳴子再次商討真波的事,結果不小心讓手嶋及青八木聽見了,在兩個三年級生的逼問之下,小野田才硬著頭皮把一切全招了。

簡單就是他的內心到現在都仍有疙瘩,看似已完美結束但事實不然,如同被細木屑刺進皮膚表層,不會痛卻一直有異樣感存在,讓人千方百計想把它完全拔除。

二年級的三人都認為會被痛罵,當中又以當事者小野田最為緊張,可是手嶋跟青八木什麼都沒有說。
身為隊長的手嶋在聽完後只有靜靜地給了小野田一個擁抱。

「辛苦你了,小野田。」

短短七個字換來的是哭了快半個小時的小野田。

最後眾人得出的結論是照著他自己所想的道路走吧,無論結果如何,總北的大家都會在小野田的背後全力支持。

這也是手嶋聽到真波名字出現後臉色驟變的最大原因。

「嗚喔,下午茶壞心手嶋學長現身了--喔好痛!」鳴子的頭突然受到打擊。

「不要隨便亂給人取奇怪的外號。」

「他有說來要幹麻嗎?」再次問進核心的還是今泉。

「沒有,真波同學只問可不可以過來玩。」

小野田覺得有點奇怪,是自己先說不想暫停每周的騎行活動沒錯,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玩」這個字出現在對方傳來的訊息上,之前都是「這次我們要去哪騎呢?坂道!」這種意圖很明顯的字樣,這次卻出現完全不同的詞,難道是真的要去哪裡「玩」嗎?

「之前也說了,就照你自己內心所想吧,我們無論如何都會支持你的。」拍了拍小野田,今泉知道他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解鈴還需繫鈴人,這句古語用在此刻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看著眼前的好友們,小野田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眼角,「嗯…謝謝你們……」

向眾人報備並獲得手嶋同意後,小野田帶著手機來到社辦外頭,用力做了個深呼吸,朝要撥出的名字按下。

屬於某部電視劇的主題歌曲響起,真波三步併兩步快速從書桌上抓起手機,看見來電顯示的人名,心跳不自覺加速,他接起電話,傳來的是簡短又不失精神的問候。

「那個、我看到訊息了,明天因為要練習所以可能沒辦法,星期六可以嗎?」

「可以嗎?坂道你有空嗎?」

「嗯,只是我不確定真波同學說的『玩』是指騎車,還是真的想要哪裡玩?」

「是指玩喔!雖然騎車也很吸引人,但我想跟坂道一起出去玩。」

「是、是這樣嗎?」小野田覺得臉有點熱熱的,「那你想去哪裡呢?」

「嗯……」思考三秒決定放棄,「坂道想去哪就去哪吧。」因為這次他還是重覆上演衝動性出擊,地點什麼的根本連想都沒想。

「咦?那……」某個地點閃過腦海,但他猶豫要不要問,「那……真波同學願意陪我去秋葉原嗎?」

「秋葉原?上次你買角色卡跟抓娃娃地那個地方嗎?」真波記得那是個人聲鼎沸之地,上次還好運幫忙抽到難得的稀有卡,小野田看到卡面那瞬間的笑容讓他到現在都還無法忘懷。

「嗯,因為剛好有遊戲要發售。」他趕著要去拿首發預約,「如果真波同學沒興趣的話那可以等我--」

「好哇,我想再挑戰一次夾娃娃呢。」不等小野田說完,真波立馬回好。

「咦?真的可以嗎?」沒想到真波同學願意一起去,這回答還蠻令他驚訝的。

既然雙方都同意那就來速速約時間吧,兩人敲定後天,也就是星期六下午一點在車站碰面。

時間約好也差不多意味著要結束通話了,但小野田還打算再提第二件事。

「真、真波同學。」

「嗯?」

「那個、如果不會麻煩到你的話……」真的緊張到心臟快跳出來了,「星期六……要不要住我家呢?」

「……咦?」真波一愣,懷疑是不是他錯聽了?「坂道你剛剛說什麼?」星期六注住他家嗎?

「因為之前你有說對我家前面的那條上坡很有興趣,所以……」快講完了,撐下去啊小野田坂道!「還有星期天也可以一起玩嗎?啊、不是!我是說可以一起騎車嗎?因為最近發現了一條新的坡路,想說你可能會有興趣……」

小野田愈說愈小聲,電話另一端的人沒有回給他任何反應,兩人之間有短暫的靜默降臨。

果然還是太莽撞了吧突然約人到家裡過夜之類的,明明只是要來個一日行硬是要對方改成兩天也太為難了!

正想要開口改變說法,真波那溫柔的嗓音竄進小野田的耳裡。

「如果坂道不覺得麻煩的話。」

「咦?」

手持電話,真波走到窗邊,外頭是一望無際的橘紅色天空,讓他聯想到代表色是暖色系,胸襟開闊到連他都覺得不可思議,遠在別的城鎮的某人。

小野田心想這回答是表示他答應了嗎?

「一點都不會麻煩的--嗚哇!」
「坂道?」

大叫聲跟疑似東西掉落的撞擊聲嚇得真波對著話筒大喊,不是講得好好的怎麼突然傳來慘叫?

「我、我沒事……只是撞到桌子了……」居然撞到腳趾……痛死人啦!他以為廢棄的桌子早就搬去回收了原來還沒嗎?

因為激動而不小心做出大動作的小野田很悲慘地讓人體中堪稱最脆弱點之一的腳小指撞到桌角,沿著神經直衝腦門的劇痛讓他蹲在地上動彈不得,眼角都被逼出幾滴淚光。

「真的沒事嗎?你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像沒事啊……」

「真的真的。」明明沒人在面前,小野田卻拼命點頭表示自己真的沒事,痛歸痛但那也是一瞬間的事……他在內心告誡自己下次不能再這麼激動。

雖然發生了一段意外插曲,但兩人還是完成了最初的目的,互相道過晚安後便結束了這段時間不算長的通話。

這一晚,兩人各有所思。


◆ ◆ ◆ ◆


「很少看見真波同學便服的模樣,覺得好新奇喔。」

「這麼講的話我也是啊,誰叫我們每次遇到,身上不是校服就是車衣呢。」

「好像也是喔。」小野田笑了笑,因為衣裝不同導致真波的氛圍也變得不太一樣,讓他突然有點無所適從。

「不過你有提早來真是幫了大忙,謝謝了坂道。」真波的肩膀垮了下來,想著他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怎麼了嗎?」

「嗯……我因為怕遲到而提早出門,結果好像太早了,到這邊的時候離約定時間還有快一小時,結果……」

真波臉上盡是困擾的神情,「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都有人來問我可不可以交換電話、做個朋友、有沒有空去喝個茶之類的……搞到我很想躲進車站不出來,可是又怕進去你就找不到我了。」

小野田知道真波遇到的場景該稱作什麼,他苦笑了幾聲。

不過這也難怪,真波的外表的確很引人注意,就跟東堂一樣是格外會吸引女性的類型,他們一起去騎車時好幾次在半路或休息站都會遇到有人來搭訕,雖然他很識相地往旁邊退,可是下一刻真波就會追上來問為什麼丟下他。

他才知道真波對搭訕這種事完全不感興趣,應該說他似乎不了解「被搭訕」的正確意思。

不過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只是假裝,小野田也沒打算多問,真波同學覺得高興就好……他是這麼想的。

「今天除了拿遊戲外坂道還有想幹麻嗎?」

「真波同學不是說想去夾娃娃嗎?我前幾天來時有看到新的娃娃機喔,裡面居然有湖鳥的娃娃耶!」要不是那天他要趕著回家看預先錄好的動畫,不然一定會貢獻出身上的零用錢,只為了要把湖鳥娃娃帶回家。

「湖鳥……啊、是坂道一直在講的那部動畫嗎?LOVE★HIME?」

「嗯,湖鳥是女主角的名字,是個很可愛又元氣百倍的魔法少女!」講到自己心愛的作品,小野田就止不住笑。

被對方的喜悅之情感染,真波笑得溫柔,「那我就來試試能不能幫你夾到吧。」

「咦?可以嗎!」

「坂道還要去抽卡片對吧?就交給我吧!我對自己的運氣還蠻有信心的呢!」

想起上次的選卡過程,小野田煞是羨慕又有點忌妒,「真波同學的那個根本就是天運吧……」好到氣死人的運氣。

假日的秋葉原是無可避免的山人海狀態,兩人先前往小野田預約遊戲片的店家,花了點時間排隊結帳後便轉戰到只相隔一條街的大型遊戲中心。

在這裡,真波玩什麼就掉什麼,玩夾娃娃機三次就會中一次,玩九宮格抽獎品也總是抽到實用性高的,譬如杯子、文具用品、甚至是後背袋等等。

最讓小野田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瞄準獵物的射擊遊戲,獵物照顏色區分等級,級別愈高的出現次數愈少,相對分數也愈多,只要一場累積的分數達到一定目標就可以憑著積分卡向櫃檯換取禮品。

嘴裡說著從沒玩過這類遊戲,感覺好像很難打的真波,輕輕鬆鬆換走了單回合使用的積分第二高獎品,在身旁從頭看到尾的小野田根本啞口無言,想著這人其實是怪物吧麼?

而他的最大目標--LOVE★HIME的湖鳥娃娃也在真波巧妙的控制之下順利來到手上,晃了一圈下來,真波完全發揮出自己的天生好運。

取回真波寄放在車站置物櫃的自行車,在回程的電車上小野田把整張臉埋在以為要花掉好幾十個硬幣才可能入手的湖鳥娃娃中,小聲道出今天的唯一感想。

「真波同學真的是各方面都……讓人驚恐……真的……」真的太恐怖了,從各種意義上來講。

晚餐是在小野田家解決的,聽到有朋友要來住宿的小野田媽媽為了今晚使出全力,做了一桌四個人明顯根本吃不完的量。

聽著家長群講著自家兒子的過往,當事人紅著臉的抗議,還有每個家長都會問的學校生活,只可惜他們兩人不同校,對於這問題真波沒辦法給出太多解答。

「坂道的媽媽真有趣呢,我記得比賽那天她也有來吧?」

「嗯,雖然我也是事後才知道的,當初只覺得好像隱約聽到媽媽的聲音,但我一直以為是路人的加油聲,沒想到事本人我也嚇了好大一跳呢。」

吃飽喝足還小看一下電視,之後又洗去滿身疲累的兩人正在房間內休息加聊天,由於小野田是睡單人床,原本想把它讓給身為客人的真波,不過後者堅持他打地鋪就好,於是形成了一個坐上面一個坐下面的高低差景象。

小野田很驚訝真波記得自己的母親,明明經過那個彎道的時間只有一瞬間而已。

「話說回來,你家前方的那個上坡真的很驚人呢。」他體內的爬山型選手之魂正在蠢蠢欲動。

「真的嗎?以前的同學都說那條路很吃力呢,光是上來就要先耗掉不少力氣。」

「那是他們不懂那條坡道的價值。」微嘟嘴巴,真坡可不允許有人說坡路的不好。

對方的舉止換來小野田的一陣笑,既今泉跟鳴子之後,真坡是第三個稱讚自己家前面那條上坡的人,聽見那條一直以來都只能獲得負評的回家必經之路漸漸受到身邊的人認可,內心滿是喜悅的情感。

太好了,除了自己之外終於也有人不討厭它了。

「嗚哇!已經這個時候了嗎?」撇了眼桌上的鬧鐘,沒想到現在已經快十一點了。

糟糕了,不知道真坡同學平常的睡覺時間都固定幾點,萬一他是配合自己晚睡該怎麼辦?

「真波同學要準備睡了嗎?」

「嗯?我都可以啊,放假的時候我都很晚睡所以沒關係的。」聳肩,晚睡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這或許就是造成他上學老是遲到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那、那……還是……睡覺好了。」思考著是要繼續活動還是就寢,又想到明天,最後小野田決定還是睡覺吧。

關掉房間大燈只留下床頭燈,這是小野田的睡覺習慣,還好真坡不介意有亮光著實讓他鬆了口氣。

「第一次在別人家打地鋪,好好玩喔。」

「睡地板真的可以嗎?」

「沒問題的啦,反正現在是夏天,睡地板剛剛好。」

兩對眼睛互相對看,真波對看上去就是很在意的小野田露出微笑,說著真的不需要這麼擔心。

「晚安囉,坂道。」

慢了幾秒,小野田也回以笑容,「嗯、晚安了,真波同學。」



TBC.

comment (0) @ CWT40山坂本
<< [CWT40 / 腳踏車山坂本 / +3正的五次方] 試閱3 | 2015/07/04 米英ONLY新刊情報(6/28UP)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