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紅茶】LOST(1)

2009/05/09
此篇文章內容均衍生自キ//タ/ユメ/之連載漫畫【Axis powers Hetalia】二次同人作品

與世上所有實際的人、事、物、國家、軍隊、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阿爾亞瑟長篇文【LOST】注意事項,請先閱讀再決定是否進入觀看


1. CP如題,有雷者或沒有愛者請三思喔

2. 人名全程使用

3. 本文整體偏向黑暗化(大概),但我可以先說這絕對是HE文章

4. 無法接受亞瑟正經向、冷酷向、黑化(?)向的也請三思考慮喔

5. 無法接受阿爾被作者虐待(喂)的也要多想一下喔

6. 可以接受以上說明的就可以看了,文筆不好,敬請指教








不熟悉這裡的人老是會說這邊的天氣很糟。

即使常來但家不在這裡的人也仍然不習慣這裡的天氣。

就算是長住在此的人還是會對這討厭的氣候感到一絲厭煩。




亞瑟˙柯克蘭家的擺飾很少變動,跟他認識久的人都知道這個人非常念舊,只要東西還可以用它就會常駐在屋子裡的某個角落,如果不能用了則是會被擦拭乾淨之後擺在盒子裡收藏起來,連帶收起相關的往事。

因為自身有著定期就會打掃住家的好習慣,今天正好是亞瑟的例行掃除日,雖然說是掃除,其實也只是把東西再整理,讓一些當初擺放時沒有分類好的物品回到該有的位置上,時間不長,以他的速度半天就可以做完了。

「這是最後一樣了。」將一個深紅色木製禮盒放入櫃子裡,亞瑟拍拍手呼了口氣。

看了下手錶,似乎還趕的上下午茶時間,身體理所當然地要往廚房走去,轉身的時候眼角撇到剛才擺放木製盒的旁邊似乎有光芒。

疑惑之於雙手也自動地進行搜索,他碰到了一個小盒子,拿下一看,外觀閃耀著銀白色光芒,還有著自己家國花的雕刻。

這是哪裡來的?

努力地在大腦中尋找可能的線索,但是怎麼挖就是挖不出來,於是亞瑟將盒子打開,一張泛黃的相片跟一把已經生鏽的鑰匙靜靜地躺在盒底,他馬上就想起這是什麼東西了。

沒想到……這個東西原來在這裡啊。

目光頓時變的溫和,亞瑟拿起那張相片仔細端看,那是值得紀念的第一張相片———他與阿爾弗雷德的。

那時候的他還是個非常可愛的小孩子,照片中的兩人笑的很開心,小阿爾更是整個人緊緊抱住亞瑟。

想到那個讓人又愛又恨的人,亞瑟不禁頭微微痛了起來。

因為一想到昨天的會議又不了了之他就莫名的覺得煩躁。

「那個人就不能多想一點有建設性的議題嗎……」

雖然苦惱,但亞瑟也知道這根本就是自己再找自己麻煩,阿爾弗雷德˙F˙瓊斯這個人根本就是天生的異類,說白一點就是既危險又很白癡的存在體。

亞瑟自己都會有這麼一個疑問:「真的是他教育失敗嗎?」

「如果沒認識這傢伙的話,生活應該會輕鬆許多吧。」不自覺的喃喃自語,雖然會這麼想,但事實卻是相反的。




與阿爾弗雷德的相遇是他漫長灰色生命中唯一的色彩,他同時得到了極大的喜悅,卻也同時得到極大的痛苦,雖然有句話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但亞瑟知道,那道傷口還是會偶爾隱隱刺痛。

好事總是容易被遺忘,壞事卻會永遠刻畫在靈魂之中。

這就是世間的不平等。




『亞瑟討厭那個人嗎?』

『亞瑟不喜歡那個人嗎?』

『亞瑟不希望與那個人認識嗎?』

耳邊傳來數個細小的聲音,他笑了笑,「雖然有時候會覺得他很很煩又很欠打,可是……感情真的很奇妙,再怎麼痛都總是有別的東西可以掩蓋過去,就算那是自我麻痺。」

亞瑟知道他會習慣性地向後看,可是他身邊的那個人卻永遠只會向前看,他們都知道彼此的那道傷口並不會這麼容易就癒合,但還是要一起走下去。

「時間差不多了,我去準備茶點,大家一起去外面喝茶吧。」

放下盒子,將寂靜暫時先還給環繞在內的許多小精靈們。

『亞瑟討厭那個人嗎……』

『亞瑟不想跟那個人認識嗎……』

『亞瑟不喜歡那個人嗎……』

比方才更加細小的說話聲隨著腳步聲的遠去而漸漸消失,只剩下撫過窗戶的風迴盪在佈滿回憶的空間裡。




透過鑰匙孔傳來些微的喀嚓聲,經歷數百年歲月洗禮卻還完好如初的銅色大門被悄悄打開,迎接阿爾弗雷德的是略為昏暗的走廊。

「搞什麼啊……亞瑟不在家嗎?」照理來說這個時間他早就把該開的燈先打開了,可是他視線所及之處都是昏昏暗暗的。

難得的陽光正準備躲藏起來,天空將換上新的面貌。

穿過右邊走廊,廚房沒有人。

走過左邊走廊,浴室沒有人。

步上樓梯,喊著對方的名字,回應他的是無限的寂靜。

踏過地毯,書房沒有想要的身影。

離開書房,臥室也沒有他想見的人。

「真是的……怎麼每次偷偷來都剛好遇到他不在。」

阿爾弗雷德有點洩氣,雖然他大可以先約時間再跑過來,可是他不喜歡。

也不能說不喜歡,可是他更喜歡看到亞瑟先吃驚後害羞的表情。

想來就來,這就是他的做事方式。




抓抓頭,沒辦法只好去下面等亞瑟回來了,只是他明明記得亞瑟最近晚上都會在家,怎麼今天撲了個空呢?真是掃興。

走下樓梯,阿爾弗雷德不經意看到通往庭院的小門,他平常不會進去的,畢竟他沒有照顧花的習慣,但亞瑟找他去那邊聊天時他就會去,因為那邊開的花真的很漂亮,看的出來被人極為細心地照料著。

從庭院往外看會不會比較快看到亞瑟的身影?

這個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中,在阿爾弗雷德自己都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身體已經很自動的向那頭走去。

他拉開小門,身軀才向前踏了半步———

阿爾弗雷德倒抽一口氣。




「亞瑟———!!!」






【待續】

comment (0) @ APH相關
<< 【漢堡紅茶】LOST(2) | 趕的出來嗎我Orz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