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紅茶】LOST(2)

2009/05/11
此篇文章內容均衍生自キ//タ/ユメ/之連載漫畫【Axis powers Hetalia】二次同人作品

與世上所有實際的人、事、物、國家、軍隊、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阿爾亞瑟長篇文【LOST】注意事項,請先閱讀再決定是否進入觀看


1. CP如題,有雷者或沒有愛者請三思喔

2. 人名全程使用

3. 本文整體偏向黑暗化(大概),但我可以先說這絕對是HE文章

4. 無法接受亞瑟正經向、冷酷向、黑化(?)向的也請三思考慮喔

5. 無法接受阿爾被作者虐待(喂)的也要多想一下喔

6. 可以接受以上說明的就可以看了,文筆不好,敬請指教


PS: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看(茶),不過若是有意見歡迎提出,我會努力修改的ˇ





庭院空間不大,不過放張桌子外加兩張椅子卻綽綽有餘。

只要他有空過來,都會陪著亞瑟坐在這裡享受下午茶時間。

雖然他喝的通常還是咖啡。



可是他怎麼樣都沒想到,這樣的地方卻成為他惡夢的始發點。



如今映在阿爾弗雷德眼裡的,不是一如往常的美景。

吸引人目光的花圃、散發著中世紀風格的戶外擺設,從某個角度往外看去可以看到不錯的街景。

這些通通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那倒在地上的人。

———他最重要的人。



迅速將對方抱起,連喊了好幾聲都不見懷中之人有要清醒的跡象,阿爾弗雷德慌了,利用腳長的優勢快步回到屋內,樓梯與樓梯之間傳來極大的聲響。

那是無法控制力道的腳步聲。

將亞瑟輕放在床上,不放棄的繼續呼喊著,可是掩蓋住翠綠色的膚色完全沒有即將消失的徵兆,有著天空藍的少年真的急到快哭了,他不知道在他到來前的時間內發生了什麼事,但結果卻已經足以要了他的命。


「亞瑟……亞瑟……醒醒啊,亞瑟!」


痛心的呼喊持續不停。

阿爾弗雷德只知道一件事———亞瑟還活著。

但卻沉睡不醒,一向淺眠的他聽到自己高分貝的聲音不可能不醒的,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只能緊緊握住亞瑟的手,一夜無眠的陪在對方身邊,就怕錯過了綠色再次睜開的時機。






刺鼻的硝煙味一股腦地竄入感覺神經,亞瑟眉頭微皺。

他雖然不討厭這個味道,但卻不怎麼喜歡。

即使不喜歡,但卻經常在碰觸它。

就算那是非自我意志。



對於身後傳來的聲音他完全不想理,正確來說是亞瑟根本沒聽到。

他筆直地向前走,走在那唯一的道路上。

兩旁的景物全數被他忽略,因為那些對他而言是不重要的東西,即然不重要,就不需要花太多心力在上面。

道路的終點,是什麼?

對亞瑟來說,天堂跟地獄只是一線之隔,並沒有所謂的中間地帶。






刺眼的光線穿過沒有拉起窗簾的玻璃,強烈又具有力量地照耀在自己身上。

太過刺眼的陽光讓大腦開始緩緩運作,知覺清醒之後的最初想法是:哪個混蛋拿著燈對他照?

殊不知只是因為今天的陽光很給面子,精神比以往更加抖擻罷了。

他的早晨從低吟聲中正式拉開序幕。



感覺、視覺,接下來是知覺。

亞瑟發現他無法動彈,應該說他的手被莫名的東西給困住。

雙手無法活動他就無法起身,基於反應原理他很自然地朝被囚禁的方向望去。



跟陽光刺眼程度差不多的燦金大剌剌地刻畫在亞瑟的眼中。

短暫的停頓以及無限多的問號瞬間充斥在亞瑟的腦海,回過神來,下一秒的舉動是立即抽出自己的手,然後跳下床,打開旁邊的抽屜快速尋找自己要的東西。



阿爾弗雷德其實睡的很不安穩,巨大的打擊跟無止盡的痛苦再再壓迫他的神經,即使最後依舊敗給了睡意,但他卻完全重演了亞瑟的狀況———淺眠到不能再淺的地步。

所以當手掌中的溫度消失時,他立即睜開雙眼,顧不得因為忘記把眼鏡拿下來而造成鏡片壓迫到臉部而有些許的疼痛跟雙眼不適,光是一個想法就可以讓這些東西通通從阿爾弗雷德的腦海閃開。



亞瑟醒了!

他醒了!



可是下個瞬間,迎接阿爾弗雷的的卻是讓他啞口無言的衝擊性事實。


「說!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床邊?」


不是驚嚇過度的神情,不是一臉無奈的神情,也不是習慣了隨便你啦我要起床了的神情。

更不是最常見到的,自己的睡臉被別人盯著看然後臉紅的神情。


「你是要我把話重複一遍嗎?」


如草原般的綠此時此刻透露出來的氣息都不是阿爾弗雷德所熟悉的。

那是道像是成千上萬的細針一口氣全數插在自己身上,令人痛苦萬分的視線。

沒有溫柔、沒有寵溺,沒有任何屬於亞瑟或是屬於阿爾弗雷德的情感。



那是阿爾弗雷德的漫長記憶中,僅僅只看過幾次的———冷酷。



拿著精緻小巧的掌心雷,亞瑟•柯克蘭眼神冰冷又極具侵略性地望著眼前這個男人。

那個他不知道名字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







comment (0) @ APH相關
<< 初次嘗試連五ˇ | 【漢堡紅茶】LOST(1)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