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於思春期的困惑少年

2009/05/17
媽的這什麼爛題目→欠揍

我撇這張的原意好像不是這個吧!!

這明明就只是上課下的產物→果然欠打

為什麼會套入這個標題呢→這該問你自己吧Orz

APH31-1.jpg

上色隨便(眼神死了),線條修都沒修(繼續死)

我想換電腦...家裡的電腦屬於會跑不動繪圖軟體的那一型

PAINTER整個就是死,PS勉強可以,SAI沒手繪版沒得用

其實PAINTER沒手繪版一樣不好用...

所以上色PS萬能,但是感覺依舊是渣渣XDD

背後線條代表阿爾少年內心的苦惱糾葛XDD(啥鬼)

本家的色表果然是不能採信啊(掩面)

下面收搭配圖的小小短文(算搭配嗎?只能算起點吧XD),阿爾少年中心(笑)

CP有,英雄跟眉毛=3=

(所以我到底要歸類成圖還是文章...隨便啦XDD)











19歲,基本上已經是思春期跟青春期的末期。

但對阿爾弗雷德來說,卻一點都不是。

今天的他,仍然為了相同一件事奮力苦惱著。

但是不知他痛苦的事件當事人,今天依舊一如往常的過著自己的生活。

今天是阿爾弗雷德住在亞瑟家的第二天,外頭難得地亮出了好天氣。


他其實已經感覺到了,那份蠢蠢欲動早就已經開始變質。

雖然自詡為世界的HERO,沒有什麼事難得倒他,唯獨只有這件事會讓他卻步。

只因為他知道要是一昧的橫衝直撞換來的絕對是悽慘百倍的結果。


亞瑟‧柯克蘭是個罪惡的存在。

以前的他不會這麼認為,可是現在會了。

他原本不是很喜歡開會議的,因為麻煩死了。

可是現在卻巴不得天天開,因為天天都可以見到他。

對於兩人中間隔了一個大海,這件事也讓他煩死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不嫌辛苦地三天兩頭就往對方家跑,只因為他知道與其期待對方來找不如自己先行動。

想到什麼OK去做,他也照著自己內心走了。


就算對方的手藝還是這麼破舊,碎碎唸個幾句自己還是會全部吃完。

他想看的只有對方短時間內的表情變化。

每隔幾妙就呼喚著對方的名字。

「亞瑟、亞瑟。」

就算對方一臉厭惡的看著自己,也樂此不已。


亞瑟‧柯克蘭。

世界上最美妙無比的五個字。

刺在他心頭怎麼拔也拔不走的刺。


19歲少年的青春期永遠不會結束。

但是19歲少年的思春期卻會由他親自畫下句點。




「亞瑟,讓我吻你好嗎?」




【END】






後話:

短文我果然打的比較歡樂(茶)
comment (0) @ APH相關
<< 神MAD果然很可怕XD | 雜吃也是很美好?(重點錯誤)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