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紅茶】LOST(3)

2009/05/22
此篇文章內容均衍生自キ//タ/ユメ/之連載漫畫【Axis powers Hetalia】二次同人作品

與世上所有實際的人、事、物、國家、軍隊、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阿爾亞瑟長篇文【LOST】注意事項,請先閱讀再決定是否進入觀看


1. CP如題,有雷者或沒有愛者請三思喔

2. 人名全程使用

3. 本文整體偏向黑暗化(大概),但我可以先說這絕對是HE文章

4. 無法接受亞瑟正經向、冷酷向、黑化(?)向的也請三思考慮喔

5. 無法接受阿爾被作者虐待(喂)的也要多想一下喔

6. 可以接受以上說明的就可以看了,文筆不好,敬請指教

7. 有錯字歡迎糾正Orz











緊繃的氣氛環繞在兩人四周,充斥著整間房間,雙方互望許久卻遲遲都沒有下一步動作。

聲音卡在喉嚨,阿爾弗雷德不知道該怎麼去理解目前的狀況。






他是不是在做夢?而且還是個超級大惡夢,不然上天怎麼給他開了個這麼大的玩笑?

OH MY GOD的,主啊請祢跟他說這是夢吧,醒來之後依舊是看到亞瑟的睡臉,或是改成已經看到對方起來然後嘮叨不停唸著自己也可以。

不要開這種不好笑的世紀大玩笑啊!






就在阿爾弗雷德內心亂哄哄外加思緒爆走之際,另一邊的亞瑟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發現他處在一個不熟悉但卻又有種『自己好像知道這裡』的空間裡面,第一時間翻找抽屜時其實並沒有發現他的目標,而是看到手上的奇特物品,因為形狀跟他要找的東西很像,只是尺寸小太多了,但沒有時間讓他疑慮,於是二話不說拿起來先威脅對方。

就結果來看這個小東西說不定有著不小的殺傷力?

不然對方怎麼會動都不敢動?






在經歷無數次的張口、閉口之後,阿爾弗雷德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


「亞瑟……你是睡昏頭了嗎?」但是他內心很清楚,對方那嚴峻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睡昏頭的模樣。


「我在問你話你是故意裝做沒聽見的嗎?」講話語調平穩,但其中所含有的怒氣卻隱隱呈現。


亞瑟從來沒受過這種待遇,不回答他問的話的人這個還是頭一個。


「我聽到啦!所以我才說你是作夢夢到腦子壞了嗎?不管怎麼樣先把槍放下啦!」


不安像漩渦般在阿爾弗雷德的內心擴散,某個念頭在他的腦海裡一閃而逝,但他不願意承認這個想法。

聽到『槍』這個字,微愣的神情出現在亞瑟臉上,他的猜想並沒有錯誤,只是十分意外,為什麼手上這個巧小的東西是把手槍,他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奇異的東西。

但是現階段也無法讓他想這麼多,該搞清楚的還是要先弄好,他不喜歡一團混亂,更加厭惡什麼事都不知道。


「這裡是哪裡?」


「啥?」


「如果你想死的話我可以馬上成全你!」誰有優勢一目了然,即使對方是個無辜的人,但該下手的時候他仍是會毫不留情。






這句話如同一個開關,當阻擋電流的隔絕體被移除之外,除了把開關關掉之外就沒有方法可以去抑止電流的流動。

擔心、害怕、緊張、慌亂,這些擾人心弦的情緒都因為亞瑟的這句話變成同一種物質———憤怒。


「喂!亞瑟.柯克蘭!你夠了喔!我擔心你擔心了整個晚上,結果你卻這樣對我,你搞什麼啊!」


阿爾弗雷德真的火了,他的苦心擔憂到底算什麼?

看到他倒在地上的瞬間那股痛徹心扉的感覺又算什麼?

照顧他一整晚怕對方萬一就這樣不會醒來的自責又算什麼?


「我不記得我認識你。」既然不認識,對方的怒火對亞瑟來說只是一種威脅跟莫名奇妙,見過太多太多大場面的他怎麼可能會害怕區區一個人的怒氣?






但是阿爾弗雷德冷靜不下來,可是他又極度需要冷靜。

事情已經走向他無法掌握的地步,不能再這樣繼續歪斜下去,他勉強自己做了好幾次深呼吸,企圖把情緒給強壓下來。

站著講話絕對不是好方法,尤其是另一頭的人手上還拿著危險物品。






「啊———!可惡!我要去洗個冷水澡冷靜一下!」話剛落下就轉身往門口跑去。


「等一下!」


「幹嘛啦!」媽的他現在真的很火大又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亞瑟還要繼續挑戰他的極限嗎?


依然不把對方的張牙裂嘴當一回事,亞瑟只是冷冷的再重複一次剛剛的問題。


「這裡到底是哪裡?」


跟剛才不同的是,亞瑟手上的槍已經不再高舉,而是自然垂落在身體旁邊。


「你家啦混蛋亞瑟!」說完後連再夾雜幾句不堪入耳的話,阿爾弗雷德非常用力開門,一股腦地向外衝。


因為反彈牆壁而造成的巨大聲響讓人懷疑這扇門是否會就此被迫壽終正寢,畢竟那個嗜漢堡為命的英雄是個名副其實的怪力份子。






冷水不停地從頭上往下傾洩,雖然以倫©敦的天氣概況來講洗冷水澡得到感冒的機率還頗高的,但現在阿爾弗雷德根本管不了這麼多。

要死了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亞瑟那傢伙不認識自己不認識他家什麼都不認識了!

媽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即使再怎麼不想承認,他還是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亞瑟喪失記憶了。

忘了他忘了他們相處的日子忘了一切。

但是亞瑟沒有忘記自己的名字,是不是表示他的記憶停留在某個階段?

但是那個階段裡沒有他,沒有阿爾弗雷德這個人。

他找不到方法可以去打開心中的死結,在亞瑟對自己這麼冷淡且又露出敵意的現在。

他知道他要搬救兵,可是要找誰?

跟亞瑟最有關係而且又跟他認識最久的……比自己還久遠以前的……

用力關掉水龍頭,拿起旁邊的毛巾隨便擦拭一番,阿爾弗雷德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裡拿出手機,在通訊錄裡尋找著那大概沒打過超過五根手指頭數量的電話號碼。

他很幸運,沒響幾聲就有人接了。


「法蘭西斯,是我,阿爾弗雷德。你現在可以來亞瑟家一趟嗎……不是啦,是發生大事了,非常嚴重的大事,嚴重到除了你之外八成沒人可以解決的大事。」


因為口氣太過嚴肅,完全不像阿爾弗雷德平時講話的樣子,電話那頭的法蘭西斯並沒有再多說什麼,只留下一句「哥哥我馬上到」,兩人就結束通話。


無力地靠在米黃色的牆壁上,磁磚的冰冷感趕不走他內心的焦慮,也無法提供他一絲絲的冷靜。

阿爾弗雷德閉上雙眼,被遮蓋的天空藍現在是一片渾沌的黑色。


「亞瑟……」






TBC.
comment (0) @ APH相關
<< 很虛的新增 | 關於17集→會讓人心臟負荷過度的一集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