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紅茶】遊戲與計謀(中)

2009/05/30
此篇文章內容均衍生自キ//タ/ユメ/之連載漫畫【Axis powers Hetalia】二次同人作品

與世上所有實際的人、事、物、國家、軍隊、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請先閱讀以下事項再決定是否進入觀看

1. 本文出場人物:阿爾、亞瑟、菊君跟灣娘

2. CP:某個吃漢堡總有一天會吃到撐死的英雄+魔法陣等級是LV MAX的眉毛,所以分類還是放在漢堡紅茶

3. 雖然有菊君但是沒有朝菊跟米菊,對不起個人設定是這三人是好朋友

4. 人物個性偏掉有,但是偏掉比較多的可能是亞瑟(炸)

5. 字數爆了(確認蓋章),所以先放中間部份Orz

6. 請別問我上跟中字數怎麼差這麼多(掩面)

7. 錯字可能有,歡迎糾正0_0"

8. 接受以上提醒然後沒有問題的歡迎進入XD












一天下來,亞瑟經歷了一場很奇異的文化交流。

高聳莊嚴的神社、灑滿花瓣的步道、到處充滿著食物香味跟人潮的商店街、交通濉然擁擠卻又展現層層堆疊整齊次序的公路系統,還有那常常在書籍或電視上看到的的河堤邊,真的是一個不小心就很容易滑出去的道路。
各式各樣異國風味的事物讓亞瑟忍不住再次驚嘆。

精疲力盡的兩人……應該說只有其中一人,回到了本田菊的家,迎接他們的是早已經準備的晚餐跟茶點。

「咦?我記得你家不是沒有僕人嗎?」看著擺滿餐桌的飯菜,亞瑟提出疑問。

用著流利的動作分別沖泡出日式風味的綠茶跟英式風味的紅茶,本田菊只是笑著說:「雖然沒有請,但還是有人會固定時間來打掃的。」

亞瑟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個答案,不過他內心裡也很清楚是怎麼回事。
他這個異邦人來到這裡一事應該只有他眼前的人,也就是菊知道而已。
可是桌上卻有著許多英式風味的食物,他很肯定這絕對不是菊會吃的,而是特地幫自己弄的。
微笑流露在臉上,翠綠色的雙眸望向他的好友。

「讓你費心了,菊。」

意有所指的道謝,本田菊也欣然接受了。

「不客氣,亞瑟先生。」

兩人的飯局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度過,話題雖然還是會繞到現今全球局勢上面,但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分享自己的生活概況。
其中還包含不少亞瑟對某人的抱怨。

笑聲透過門縫,擴散在滿天星空的夜晚之下。




隔天清晨,吵醒亞瑟的不是他手機的鬧鐘,而是一道充滿朝氣與活力的笑聲。
只不過因為低血壓之故,他的腦袋還十分不清楚,渾渾噩噩之中只聽的出來好像是個女孩子在說話,也就表示菊有訪客來囉?
看向手機,上面顯示的時間是早上十點多,即使只有一天,但時差還是帶給他不少的影響,也只有在這種時候亞瑟才會想說:『自己的年紀真的不小了』,這種平常絕對是被他嚴正否定的想法。

換下菊提供給他的睡衣,穿回自己習慣的襯衫,不過因為是在別人家他也不需要披上外套,而是另外穿了背心就離開房間,前往笑聲的來源處。
只不過愈接近來源處,亞瑟就愈覺奇怪。
剛剛在臥室聽到的聲音應該只有兩道,為什麼現在變成三道了?還是說又有其他人來了嗎?
當他來到聲音聚集處的庭園時,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抹耀眼的金色。

「啊!菊哥哥,亞瑟先生起來了耶。」

「你起來了啊,亞瑟先生。昨晚睡的好嗎?」

「喔!亞瑟你這麼這個時間才起來啊!HERO我都等到想說直接抓你起來比較快呢,哈哈哈。」




三個人。
亞瑟看到的人總共有三個人。
一個是菊,這次招待他的人。
一個是菊的家人,小灣。他知道這個孩子,也曾經看過她,是個非常活潑善良的女孩子。
最後一個……雖然覺得他會出現也實在沒什麼好驚訝的,但他還是驚訝了。
為什麼那個超級大麻煩,那個叫做阿爾弗雷德.F.瓊斯的人也在這裡啊……

亞瑟嘆氣了,他早該想到依阿爾弗雷德的個性,要是讓他聽到菊說要辦活動這個人絕對、百分百是衝第一。
誰不知道這個笨蛋熱愛活動已經愛到什麼境界了。
他突然覺得頭痛了起來。

「亞瑟!」

「幹嘛……哇!你突然靠這麼近是要嚇人啊!」

就在剛才亞瑟進入自我世界獨自歎息的時候,有著耀眼的金髮跟深邃天空藍瞳色的少年早已快速向他靠近,才會導致當亞瑟回神時,看到的是阿爾弗雷德那臉燦爛笑容。
不過少年並沒有回答亞瑟的問題,而是大手一抓,直接把某個因為具有良好禮儀而不方便在他人面前大聲開罵的紳士拖走。

「菊~跟你借那間房間囉!」一向自我中心慣了的漢堡英雄也不管被問到的人是回答YES或NO,不接受反對意見是他貫徹的另一項主張。

原本是四人的場合現在只剩下兩人,烏黑亮麗的長髮上有著兩朵花型髮飾的少女終於開口提問了。

「菊哥哥,你沒有告訴亞瑟先生這次的目的嗎?」

「呵呵,怎麼可能呢,小灣。要是講出來的話妳想亞瑟先生還會留下來嗎?」

「嗯……說的也對喔。要是亞瑟先生知道一定會嚇到跑回家去。」

少女不得不佩服他親愛的哥哥,只能說亞瑟先生對朋友警覺心有逐漸降低的趨勢。
俗話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就是這種意思吧,雖然說唯一不同點是,這次是螳螂跟蝗蟲聯手合作罷了。

「那菊哥哥,也就表示這次的新刊你很有自信囉?」說實話,其實自己也是眾多期待者之一呢。

聽到少女的問題,菊只是展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外加比了個大拇指動作,清楚地表達一切。




換個場景,剛剛被人用蠻力硬拉走的亞瑟.柯克蘭終究還是忍不住發火了。

「你可不可以有禮貌一點啊!」用力地甩掉抓住自己的那隻手,他想不管過多久自己可能都不會習慣這種突如其來的抓與被抓的循環模式。

只是肇事者一點都沒有反省的意思,看著被甩掉的手,阿爾弗雷德再接再厲地又牽起對方的手。
注意,這次不是用『抓』,而是用『牽』的。

「等、等一下!你的手在幹嘛啊!」

「牽你啊,亞瑟你問這什麼笨問題。」

「混蛋我當然知道!把手放開啦笨蛋!」

要是法蘭西斯.波諾弗瓦,這個最了解眼前這兩人的男子站在這裡的話,一定又會說:「打情罵俏的鬼打牆又開始了,哥哥我好難過啊親愛的弟弟就這樣又被笨蛋KY給帶走了。」

事實上這兩人就像怎麼演都演不膩似的,每天都在重複同樣的戲碼,明明雙方都很有自知之明但還是忍不住會用這種方式來當作增加感情交流的手段。
所以很常態的,被拉的人所說的話也就不會被自動接受,一概被老是愛稱呼自己叫HERO的金髮少年忽略過去。

一方面不想讓自己的手受傷,一方面也是長期下來養成的習慣,亞瑟也就隨對方去了,雖然這個習慣他一點都不想要。
亞瑟不知道會被拉到哪裡去,只能跟著前面那個人彎過好幾條走道,住處太大的缺點就在這邊,房間與房間的距離間隔太大,他也曾經問過菊沒想過要改建嗎?
但是對方也是個會念舊的人,即使房子大實際用到的地方不多,還是不忍心去拆掉那些仍然擁有許多回憶的空間。
這一點,他們兩人就十分相像。

他們已經從前面繞到後方了,但似乎還不見終點?

「喂,你到底是要去哪裡啊?」

剛剛聽到他跟菊講了句『跟你借那間房間』,到底是哪間房間啊?

「快了快了,亞瑟你真是沒耐心啊!」

「我的耐心絕對比你多出不知道幾倍有了到底是誰比較沒耐心啊!」忍不住吐嘲回去,做為紳士的要件之一就是要有耐心,再加上阿爾弗雷德這個世紀大笨蛋,他敢保證他的耐心絕對已經比以前增長了不知道有多少。




是啊是啊耐心很多可是底線都很低啊,動不動就會破掉然後發脾氣了。

這句話是阿爾弗雷德聽到亞瑟回答後的第一反應,不過這話他現在不能講,要是讓後面那個人生氣那就全盤玩完了。
雖然大家都說他不會讀空氣,實際上他也真的是懶的讀,HERO不管做什麼都是正確的嘛~

但只有一種情況例外,跟亞瑟有關的時候。

只不過這句話說給別人聽應該沒人會相信,尤其是那個名字的本人。
不會讀空氣好處可多了,就像現在。

「嗚哇?你在幹什麼放我下來啊!」

「亞瑟你走太慢了還是讓HERO我直接抱你過去吧~」

「去死啦放我下來我有腳可以自己走啦———你這個死KY———」

看吧!就像這樣,將對方的抱怨當作沒聽到然後做自己想做的事。
抱起的瞬間其實阿爾弗雷德的臉色有點變化,只是礙於角度問題,在他肩上的那人看不到。

嗯……亞瑟這傢伙是不是又瘦了?
待會要好好問他最近是不是又忙著解決公文然後沒好好吃飯了,這個人每次一忙起來就是這樣。
詭異的是會忘記吃飯就是不會忘記喝下午茶,英//國/人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終點已在眼前,阿爾弗雷德將步伐距離過大,快速往他的計劃地點奔去。




拉開門,阿爾弗雷德還記得進屋前要先拖鞋這件最基本的事項,不過從他把總數量為二的鞋子分別甩到很奇怪的方向來看,這個人似乎很急?但也可能只是他個人的習慣,也就是東西亂丟。
心思不細膩的他只想到自己的鞋子可是卻忘記他肩上的人,於是從他的側邊傳來了例行性的糾正守則。
阿爾弗雷德聽到都會背了,不會改就是不會改幹麻每次都要唸他呢?
另一方面,他又放不下對方那次數跟喝水一樣頻繁又自然的說教,他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已經被唸到開始帶點偏執傾向了?

等到雙腳重新著地,亞瑟才看清楚他到底來到哪裡。
這是個跟昨晚休憩的客廳沒兩樣的空間,有藤製椅子、有皮沙發、有軟綿綿的坐墊、有電視,還有……
他的目光停在地上那幾個不明物體上面,那是他常常在阿爾弗雷德家裡看到的……
一個荒唐又可笑的想法閃過自己的腦海,但亞瑟還是開口詢問了。

「你抓我過來不會是因為……電動吧?」

一台又一台的遊戲主機被整齊地放在地上,旁邊還有散亂的遊戲片在等著排隊,對應不同主機亞瑟猜想總數量可能有破二十片。
平日思緒靈敏的他遇到這種畫面也是會產生大腦當機的意外,亞瑟呆楞地看著少年自顧自的在忙著調主機,順便接受對方的喃喃自語,內容不外乎是在煩惱待會要先玩什麼比較好諸如此類。

亞瑟嘗試著將全部的事情串聯在一啟,他憶起這次為何而來,還有昨天跟菊的對話,再加上現在的狀況。

『放心好了,明天該到的人都會到齊。』

『是我所舉辦的,希望可以增加大家感情的活動。』

『這是秘密喔,亞瑟先生。』

回想著菊那意有所指的話語,對照今天的一切,來的人只有這個笨蛋沒有其他人,菊的妹妹一定跟著個活動搭不上邊所以自動排除。
五個大字瞬間躍入他的腦海———他被設計了。

掩面低吟,不是這樣吧?
況且真要設計他為什麼會是找這個笨蛋?換成那個紅酒渾蛋效果可能會更好不是嗎?

亞瑟沒注意到的是,他所推測出的結果離真正的事實已經八九不離十,只是重點錯誤,如果只是單純的要增進感情的話,基本上是不會有人刻意找自己的敵手來的,因為那只會破壞氣氛。




「嗚呼,終於弄好了!亞瑟亞瑟,我們來玩吧!」從剛才就在埋頭苦幹的阿爾弗雷德轉身呼喚著對方的名字,卻看到亞瑟摀著臉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亞瑟,你在幹麻?」

「阿爾……我問你……」

「嗯?」

「你跟菊說了什麼?」

「沒說什麼啊~」

「少騙人了,你就算了,要是沒說什麼菊也不會刻意找我過來吧!」

雖然口氣衝了點,但亞瑟其實沒有生氣,這點阿爾弗雷德還聽的出來。
所以他只是笑了笑,坐在地上伸出手希望對方過來,亞瑟望著那隻手幾秒,淺嘆口氣走了過去。
手與手接觸的瞬間,亞瑟便被一股力量往下拉去。

將人固定在自己的懷中,阿爾弗雷德順便放了隻手把在亞瑟的手上,自己也拿起一隻。

「我什麼都沒說啊,是菊先問我的,要不要到他家來打電動,我說好啊,反正我常來嘛~」

「那為甚麼連我都拖下水?你明知道我不愛玩這些東西的。」看著螢幕開始讀取的畫面,猜想這是款雙人遊戲,不然是不需要用到兩隻手把的。

一手懷抱著亞瑟的腰,一手按著手把在畫面上點來點去,「我想難得嘛,你之前不是才說好久沒來探望菊了,我又想到你最近有空,就敲時間敲在這時候啦,怎樣?HERO我做事細心吧?」

細心個鬼啦!
真要是細心的話就不該是用打電動這個理由而是換成別的!

雖然還是很懊惱這個人做事顧前不顧後事事欠考慮的個性,但不可否認的亞瑟還是有點高興。
對於亞瑟的表情解讀,阿爾弗雷德不稱第一的話沒人敢稱第一,從那張眼神往下斜看,嘴唇又微微嘟起的表情來看,他知道對方其實內心很高興,擺放在腰上的力道也增強了一些些。

「結果你是要玩什麼?」反正賊船都上了,就好心奉陪到底吧,只不過對遊戲一竅不通的自己能玩出什麼東西他也不敢保證。

看穿懷中人的心思,阿爾弗雷德拉開大大的笑容,「放心啦這個遊戲很簡單的,亞瑟你一定會。」

「我還以為你是要玩恐怖遊戲。」誰不知道這個人恐怖遊戲比例佔他家遊戲片中的七成之多。

「NONONO,我這次選的很正常,因為是要跟你決勝負的啊~」點選START,正式進入遊戲畫面。

「什麼?決勝負?」拿遊戲來比勝負?現在是怎樣?

發覺到某人有情緒高漲跡象,少年先在對方臉上偷了個香吻,此舉動果然順利轉移青年的心思,看著微紅的臉龐,讓阿爾弗雷得忍不住又偷吻一次,只是進攻地點變成了嘴唇。

蜻蜓點水式的帶過,他的目的只是要亞瑟不要再去注意那三個字,畢竟某些時候阿爾弗雷德對於自己的控制力沒有太大的信心。

很甚滿意地看到亞瑟紅通通的耳根,他將頭部重量擺放到亞瑟的肩膀上,「亞瑟,我們來比賽吧!贏的人可以命令輸的人做三件事情,很簡單對吧?」

「簡單個鬼啦,拿電動來比分明就是對我不利嘛!」亞瑟覺得他之前的高興都是高興假的,這個人果然是做什麼都是這麼讓人生氣。

「哪有啊我還特地挑最簡單的耶,這還是菊推薦我的,你看!只要這樣揮一揮就好了啊。」替自己辯解的同時還順便示範了遊戲玩法。

這時亞瑟才發現電視螢幕上已經跑出遊戲畫面了,是他很熟悉的網球運動。
所以說比的是運動囉?

充當起解說員的阿爾弗雷德開始細心教導亞瑟遊戲的玩法跟手把使用方法,在一連串試玩之後亞瑟漸漸抓到訣竅,揮出去的球也已經不會再出界。

看樣子好像只要揮手把跟控制力道就好了,似乎不會很難。

「怎樣亞瑟?接不接受?」

「……」

「亞瑟?」

「贏的人可以命令輸的人三個條件?」

「沒錯!」

亞瑟沉默片刻,他在思考這個賭注到底值不值得,既然要賭就要贏,天知道要是他輸了阿爾弗雷德那傢伙會叫他做些什麼。

「好,賭了!」

「OK!這才像樣嘛,亞瑟!」

十九歲少年與二十三歲青年的賭局,正式開始。




TBC.

comment (0) @ APH相關
<< 【漢堡紅茶】倉庫掃除期間限定短漫(2) | 噴死確認XD(什麼鬼標題)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