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紅茶】Destiny

2009/07/11
此篇文章內容均衍生自キ//タ/ユメ/之連載漫畫【Axis powers Hetalia】二次同人作品

與世上所有實際的人、事、物、國家、軍隊、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請先閱讀以下事項再決定是否進入觀看

1. CP:某個吃漢堡總有一天會吃到撐死的英雄+魔法陣等級是LV MAX的眉毛,所以分類還是放在漢堡紅茶

2. 很努力擠出糖的糖文,所以大概有糖(喂)

3. 有出現英文,不過因為我英文很破所以所有錯誤歡迎達人糾正....(雖然也才一句Orz)

4. 腦袋已經瘋了(其實是爆發過度Orz)

PS:若是下面那篇【如果】有人想看的話,密碼提示是→阿米跟眉毛的年紀,4數字XD





會想將那句話說給對方聽,純粹只是一時衝動。
不過自己的一時衝動也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所以他想對方的反應八成是先開罵,然後辯解,最後是害羞到不知道要說什麼吧。
這是很制式的表現模式,但也表現出自己無可救藥的一面。

因為他永遠看不膩。







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拿到的事先預約好的車,雖然平常自己都是坐計程車比較多,不過想到之後的行程還是自己開車比較好,反正車子這種東西只要先預約了幾乎都可以輕鬆到手,而且他還記得對方家有多的停車位讓他停。

兩手空空,只帶了重要證件、信用卡、手機,以及一袋隨身不離手的藍藍路,阿爾弗雷德雖然沒有先行通知自己要來的消息,不過他卻很篤定亞瑟今天一定在家。
每個禮拜的這一天,是亞瑟的休假日,只是理由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說因為要從公文裡面抽身當然需要放假,不過為何是固定這天,對方卻沒有告訴自己正確的答案。
其實只要用點方法就很容易問出來,但也這不是什麼重大問題,阿爾弗雷德只是聳聳肩,放棄了繼續追問的機會。

反正他只要知道這天是亞瑟的休假日就好了。

車子經過馬路,然後緩緩滑近四週漸漸寧靜的社區範圍,亞瑟的住處在這範圍的尾端,據本人說是距離馬路愈遠愈安靜,但對自己來講只是覺得住這麼遠真是麻煩,要出去買個東西還不能直接走馬路一定要開車,麻煩死了。

將車停好,下車時看到那屬於屋子主人的座車也在一旁,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現在在家,拿出先前對方給的備用鑰匙,就像回到自己家一般地走了進去。

「亞瑟~,Hero我來找你囉~」呼喊聲回盪在玄關處,不一會兒阿爾弗雷德就聽到來自裡面的回應。

「聽到車子的聲音就知道是你這個笨蛋又不請自來了,進來的時候記得把衣服放好啊!不要讓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

人未到聲先到,隨之傳來的淡淡茶香讓阿爾弗雷德猜想對方可能是在客廳聽到引擎聲落在自己家門旁,而知道有人來了然後起身去泡茶吧。
亞瑟的身上總是有著淡淡的茶香味,那是跟著他好幾百年的記號,自己只要聞到或是看到紅茶,總是會忍不住想起海岸另一邊的這個人。

他果然是病的很嚴重了,阿爾弗雷德心想。



「好了,你今天的不請自來又是為了什麼事情?」

一壺茶、兩組茶杯,一盤小點心,雖然簡單,卻也足夠用來招呼客人,尤其是這個『客人』來的次數多到已經超過頻繁兩字的界線時,亞瑟常常在想乾脆不要準備東西算了,因為累的是他自己。
但已經扎根的習性並不是一夕之間就可以改掉的,所以亞瑟就算內心這麼想,身體還是會自動去做這些事情。

習慣啊習慣,習慣了真的很可怕。

「嗚!亞瑟,這餅乾是你做的嗎?」

「我早上才買回來的。」

「原來如此,我就說嘛!亞瑟做的東西怎麼會這麼好看又可以吃……會痛耶!」

「吃東西的時候就給我好好吃東西啦!還有你說誰的東西不能吃啊!」

手上拿著剛剛打人的凶器———雜誌一本,亞瑟實在很受不了這個做事莽撞又老是讓人生氣年輕人,可偏偏這個年輕人是自己最大的弱點,也可能是唯一的弱點。

他們兩個怎麼會走到這一步的,其實亞瑟不是很了解。
只是當發現時,就已經是這麼自然而然了。

普通的相處,互罵卻帶有關心的吵架,自己溫度略低的手跟對方溫度略高的手,自己纖瘦的身軀跟對方健壯的身軀。

只要阿爾弗雷德出現在自己面前,亞瑟就會覺得他那長期累積下來的攻擊力馬上減少掉一半。

就是如此地無藥可救。



三兩下就把餅乾解決,阿爾弗雷德雙手隨便拍拍,順便將對方那「給我拿紙巾擦啦混蛋!餅乾屑都掉到地板上了啦!」給徹底忽略掉。

「我今天來只有一個目的啊亞瑟。」陽光般的笑容大大的顯露出來,讓亞瑟有種今天的倫敦是晴天的感覺,但事實上此刻的倫敦依舊是陰雲壟罩。

用眼神詢問對方的目的,只不過亞瑟並不抱有什麼期待,因為他太了解阿爾弗雷這個人了,了解到他極度懷疑這個人的腦袋都是漢堡渣跟牛肉吧,因為沒營養的思想實在太多太多了。

就在亞瑟分神思考的同時,阿爾弗雷德也更換了自己的位置,亞瑟發現自己的眼前有道黑影,下一秒就是被強大的力量給緊緊困住,動彈不得。

「阿、阿爾!你在幹麻啊?」突如其來的擁抱讓亞瑟措手不及,紅潤十分迅速地爬上他的臉、耳、脖子。

「抱你啊,亞瑟你在說廢話嗎?」這一邊也是回答的理所當然,就像吃飯喝水一樣自然到不行。

他們果然溝通有障礙,而且可能比世界上最深的海溝———馬里亞納海溝還要深,只要跟阿爾弗雷德相處一天,亞瑟的腦細胞死亡數字可能還遠遠超過他埋首在公文堆一個禮拜下來的量。

其實亞瑟知道的,知道自己到了現在還是不太習慣對方的擁抱,那個感覺太過於強烈,它綁住自己的行動,讓自己無法動逃,好像是要把他整個人淹沒似的,一絲絲逃走的空隙都沒有。

但是他並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有點迷戀———迷戀著阿爾弗雷德的擁抱。



「亞瑟你知道嗎,今天早上我在看東西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句話,不知道為什麼,好想將那句話傳達給你知道,所以我就跑來了。」

唇貼著亞瑟那頭茶金色髮絲,因為角度關係阿爾弗雷德看不到亞瑟的表情,但從對方那微微顫抖,繞到自己身後並且環抱住的雙手,阿爾弗雷德笑了。

這個人無論何時何地都是這麼可愛呢,所以自己死都不願意放開。

「既然這樣打電話不就好了……還花錢特地過來你是白癡加錢多沒地方花啊!」

「可是用電話講就沒感覺了啊~」

「你真的很麻煩耶……」亞瑟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啦,你到底要講什麼?」

「在講之前……亞瑟你先把頭抬起來好不好?」

聽言,亞瑟也乖乖將頭抬了起來,但他看的見是不再嬉笑,而是一臉正經的阿爾弗雷德。

「阿、阿爾……?」

亞瑟看著那雙湛藍愈來愈靠近自己,然後是額頭與額頭的碰觸,天空藍與翡翠綠近在咫尺,自己的倒影可以在對方的眼眸中發現。

「You are my Destiny,Arthur。」

「咦……」

說完後阿爾弗雷德笑了,剛剛的正經彷彿假的一樣,又變回他原本的樣子了,但是亞瑟卻愣在那裡,雖然他們兩人之間的語言已經不太一樣,但大抵上還是可以互通的,所以這句話他根本沒辦法想成:「啊,其實是自己聽錯了!」這種可笑的想法,尤其還有他的名字……

「你……是笨蛋嗎……就為了這個……」為了這個越過整個海洋來到這裡?

「對啊,我看到這句話就想到你啊,所以才想對你說啊~」

太過直接了!
亞瑟在心理慘叫,臉紅到不能再紅,內心的激動跟害羞早就被自己的臉皮給出賣了,嘴巴開了又閉閉了又開,他完全不知道該跟阿爾弗雷德講什麼,只是覺得為什麼有人可以為了這種事不辭辛勞!

「哈哈,亞瑟你臉好紅喔!」

「混蛋!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可是我說的是真的啊~」

「不要再講了笨蛋!放開我啦!」

「不要!抱著亞瑟很舒服耶~」

「滾!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阿爾弗雷德!」

把在自己懷中激動不已又急著想掙脫的亞瑟緊緊抱住,要比力氣Hero可是不會輸的喔!況且亞瑟力氣又這麼小根本就比不過他嘛!

可是他講的一點都不假啊,因為是Hero所以是不會說謊話的喔!

「Yes,You are my Destiny,Arthur。」

再次的,阿爾弗雷德小聲地在亞瑟耳邊道出這句讓對方手足無措的話語,得到的是懷中之人停止反抗,縮在自己懷裡不動,微微溢出哭聲的回應。





【END】


comment (0) @ APH相關
<< SAI試繪,內心OS:好亂 | 好想玩遊戲(喂)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