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紅茶】遊戲與計謀(下)

2009/07/30
此篇文章內容均衍生自キ//タ/ユメ/之連載漫畫【Axis powers Hetalia】二次同人作品

與世上所有實際的人、事、物、國家、軍隊、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請先閱讀以下事項再決定是否進入觀看

1. 本文出場人物:阿爾、亞瑟跟菊君

2. CP:某個吃漢堡總有一天會吃到撐死的英雄+魔法陣等級是LV MAX的眉毛,所以分類還是放在漢堡紅茶

3. 雖然有菊君但是沒有朝菊跟米菊,對不起個人設定是這三人是好朋友

4. 人物個性偏掉有,但是偏掉比較多的可能是亞瑟(炸)

5. 錯字可能有,歡迎糾正0_0"

6. 接受以上提醒然後沒有問題的歡迎進入XD

7. 結束的很虛,對不起Orz

8. 會有番外篇,完全R18的番外篇,所以會上鎖XD,請有興趣的朋友(?)到時候自行點進去,看提示打PW吧XDD





兩個人的賭博雖然開始了,但開場沒多久情勢卻變的有點一面倒。
擊球跟回擊的效果音不斷迴盪在房間內,三不五時還伴隨著歡呼聲跟不該隨便出現的粗口話。

「亞瑟,要是我贏了你這局又輸我囉!」搖晃著手把,阿爾弗雷德一臉勢在必行,說實話,他其實已經放水不少了,但輸贏這種問題有時候就是講求運氣,運氣好的時候你想輸都輸不了,更別提是運氣差的時候了。

另一方面,亞瑟的神情跟阿爾弗雷德完全成反比,明明比的是自己擅長的運動,為什麼會比平常來的差勁?
看樣子在極度腦羞之下,二十三歲的青年完全忘記他們使用的器材是遊戲主機,而不是真正的在戶外打網球。
抓準發球時機跟力道,阿爾弗雷德手一揮———球落入對方的球場,順利得分。

「呀呼!亞瑟我贏了!」

雖然在歡呼,但阿爾弗雷得暗自鬆口氣,因為最後的比數是四比三,亞瑟只輸自己一分而已,他不由得驚嘆亞瑟的適應力,明明就沒怎麼碰的東西,卻可以在短時間入進步如此神速,不過既然玩個遊戲都可以適應良好的話,那為什麼自己的事情對方卻永遠適應不過來呢!

這是阿爾弗雷德不敢說出口的小小抱怨,至少現在不行。

兩人一開始就約定好賭四局,誰先搶到四就是贏家。
願賭服輸,這是一般人都該有的常識,更何況是有著紳士習性的亞瑟,就算很不甘心,但輸了就是輸了。

「可惡……」雖然生氣但怎麼樣都不能將手把當發洩品,雖然他一點都不介意把阿爾弗雷德的所有物給扔出去,但想到製造者是自己的好友,亞瑟最後是默默將之的放回地上。

雙手交叉於胸前,作為象徵的眉毛全皺在一起,「好啦你要我幹什麼?趕快說吧!」

亞瑟從來都不只望對方會講出什麼有建設性的話,不管是公還是私,他都相信阿爾弗雷德的腦袋裡有八成是藍藍路跟HERO,剩下的兩成大概就是他那奇怪的朋友TONY跟老是去淌混水的湊熱鬧個性。

「今天開始的一個禮拜,亞瑟都是我的東西YO☆」

果然是這種有夠沒內容的發言,居然說出自己是東西……嗯?等一下,他剛剛聽到什麼?
翠綠色眸子猛地往笑的十分愉悅的少年看去,亞瑟看的出來,對方雖然是笑的,但卻不是平常戲弄搞怪的笑容,而是具有認真意味的笑容。

亞瑟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你、你在說什麼鬼話啊……我哪有這麼多時間陪你……不對!應該說你那是什麼要求啊!」

「是亞瑟說什麼都可以答應的啊,而且這才第一個耶。」

「我才沒有說出什麼都可以答應這種鬼話!重點是你那是什麼鬼條件啊!」

分不清是因為憤怒還是害羞,滿滿的紅佈滿亞瑟整張臉龐,讓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地想要上前咬一口———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

輕微的刺痛讓亞瑟瞬間禁聲,他看著那太過於靠近自己的天空藍,即使多了層鏡片的阻隔,那抹藍色的深度依舊不減,就像在望大海一般,會不自覺的漸漸沉淪下去。

「第一個條件就這麼定案囉,亞瑟……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喔,從今天開始你家上司放了你一個禮拜的假不是嗎?」

為什麼你會知道放假這件事?他根本還沒講不是嗎!?
雖然很想把這句疑問喊出,但纏繞在自己口腔內的溫熱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亞瑟只能用躲避對方的糾纏來表示自己的不滿。
但很顯然的,沒什麼用就是,這點從亞瑟被吻到眼眶開始泛淚就可看的出來。

「第二個條件……」,溫柔地吻去亞瑟眼角的淚水,很快地,阿爾弗雷德就想出了第二個願望。

「亞瑟,我們回家吧!」

「哈?」

「因為回家了我才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啊!」

講的人理直氣壯,聽的人卻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上帝保佑,亞瑟根本無法想像回去之後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他以為他已經很了解阿爾弗雷德了,但有時候似乎也不盡然。
他不禁心想:自己有辦法平安度過這得來不易的長假嗎……

紳士在哀悼自己的假期,英雄則在努力收拾散落一地的遊戲。
當遊戲跟亞瑟擺在一起時,怎麼想都是後者比較重要,為了亞瑟,阿爾弗雷德都可以把工作、會議、英雄該伸張的正義等等全丟著不管了。

在阿爾弗雷德的世界裡,亞瑟最大最重要成分也佔最多,只可惜對方卻不這麼認為就是。

「OK!亞瑟,我們走吧!」語落,阿爾弗雷德採取跟來的時候相同的舉動,差別在於姿勢不一樣了。

「你○媽的阿爾弗雷德!你就不能讓我好好走路嗎你這混蛋———!」

「公主抱不好嗎?我聽菊說你應該會喜歡這種抱法啊。」

「混蛋你去死啦!」

如此吵鬧的兩人在跟菊打聲簡單的告別招呼後,便一同回到海的另一邊了。

事後,菊回到兩人原先待過的房間,從屋頂上、後方壁櫥內、電視櫃下方各取出三~五個隱藏式攝影機。
他將這些鏡頭帶回房間觀看,還不忘另外燒綠一份準備寄送到另個始作俑者的家中。

「嗯……雖然沒想像中的多,但作為新刊題材也是足夠了,就這麼決定了!」

雖然沒辦法親眼見到阿爾弗雷德先生跟亞瑟先生更進一步的畫面,但假使真的拍到,可能阿爾先生會當場銷毀吧,所以說還是剛剛好就好。

小心翼翼地收起這些影像,本田菊走出房門,打算跟自己的妹妹來場溫馨的午後聚會。




【END】(好虛|||)

comment (0) @ APH相關
<< 【極短文】Trust and True | バカバカバカ的連發XDD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